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照片 ®ōusёωu1.čō㎡
    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程橙去小卖部买了跟冰棍,坐在矮墙上舔舐。明明天还没回暖,但就是馋得厉害,她张嘴咬下一小块冰,唇齿间都是微甜的凉意。
    她坐在墙边低头看地上的碎石,两条腿不停晃荡。突然一团黑影窜了出来,程橙心下一惊,看清那玩意儿以后立马将腿抬了起来,置于墙上。
    这不是沈知言养的那只狗吗。程橙坐在矮墙上和它四目相对,过了个冬它也胖了整整一圈,沈知言将它喂得挺好。程橙咬了口冰棍,它在这,那……
    她抬起头,撞进一对幽深凌厉的眸里。他果然在这。程橙眨了眨眼,好些天没看见他了,没想到这学期体育课跟他们班排在一块。
    开学以后这狗越发活跃了,这会儿总爱四幢埔跑,没点省心。沈知言走了过去,垂眸看了眼她手里的半截冰棍。只见小姑娘伸出粉嫩舌头舔舐了一口,随后咬下一块,许是太冰了,眉头皱起来,樱唇微张,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好体育课不上,跑这里偷吃来了。
    “好吃?”
    程橙点了点头。
    沈知言俯下身咬住她手里的冰棍,好大一口,剩了的半截冰棍被他咬了一口之后,另一半从棍子上脱落,直直掉到地上,小黑狗在一旁嗅了嗅,伸出狗爪蹭两下就嫌弃地摇尾巴远离了。
    沈知言嚼碎嘴里的冰块,凉意直冲脑门,激得他皱了皱眉。
    他怎么这么欺负人,二话不说就来抢她吃食。
    程橙从矮墙站起来俯视他,又气又恼。却又因为怂而不敢将沈知言怎么样,想了想也就半截冰棍的事儿,又蹲了回去,掰开他的手指,将棍子放进他的掌心,让他把垃圾处理了。
    ……ⅴìρyzщ.℃óm(vipyzw.com)
    沈知言一跃坐到矮墙上,盯着她的侧脸看。她的脸颊肉明显了些,瞧着好像很好摸,他隐下了那股指尖的痒意:
    “过年吃了什么。”
    提到这个,程橙眼里闪烁了一下,想着沈知言应该是没她吃得丰富的,她要好好给他介绍一下才行,g一勾他的馋心。
    裴泽远远就瞧见沈知言朝她过去,俯身贴近她,而后两人又并肩坐在矮墙上,那俩背影越瞧越扎眼,他停下手里挥拍的动作,
    “不打了?”见他收手,他的球伙问他。
    “嗯。”
    裴泽将球拍放回器材车上,
    小姑娘正侧着头跟他说话,提起吃的就眉飞色舞的,沈知言的视线不经意间瞧见那个逐渐靠近的身影,不动声色收回眼神。
    “今天我生日。”
    嗯?话题怎么转这么快。程橙怔了怔,竟一时不知要回他什么,回过神来‘生日快乐’四个字才刚吐出俩字,就听见沈知言的声音,下一秒他人立马靠了过来。
    “给我个礼物。”
    裴泽的角度只能看见沈知言的身子挨过去,像是亲在了小姑娘的脸上,亦或是唇角,他看不真切,却觉得分外吃味,他知道沈知言看到他了,也知道他刻意这样做来给他看,却还是心生了嫉妒,这大概就是男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吧。
    程橙的脸红得厉害,这么冷的天里难以身子燥热上一回,她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眼神控制不住飘忽,小声嘀咕:
    “就不能换个礼物吗……”
    “我亲自动手?”
    就不能好好商量吗,怎么还威胁起来了。
    她正纠结着,一道人影落在了身上,程橙抬头看见裴泽的脸,只见他的视线先朝她身边的沈知言看过去,随后才回到她身上,朝她伸出手。
    “打球?”
    程橙看着那只骨骼修长的手,好像确实很久没有运动了。她思索了一下,将手搭在上面。裴泽合拢五指,将她的手包裹进掌心里,她一跃而下,被他拦腰扶稳。
    见他们离去的背影逐渐消失,沈知言收紧的拳松了松。
    程橙洗完澡站在镜子前,抹开镜面上的雾气,上面聚集了些许细细的水珠,她看着镜子里很快又聚集起来的一层薄雾,将她的身体又重新模糊了。
    她想起今天沈知言在她耳边对她说的那句话。
    ——给我张你的照片,裸的。
    不愧是沈知言,贯会提这样直白露骨的要求。
    她叹了口气,抓起手机打开沈知言的对话框,她才洗完澡,指尖都是湿漉的,她点开上面的拍照键时却误滑了一旁视频通话的键。
    听着叮叮咚咚的等待提示音,程橙紧张地想去关掉那误触的视频通话,却手滑将手机摔到了地上,等她再捡起来时那视频通话已经显示接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