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45()
    顾昭被拉去当工具人了。
    他自个儿C就算了,他还得给他拍素材,真够恶趣味的,标题他都给许倾言想好了,‘纯情女高中生’。
    许倾言将她抱到浴缸里,里面没放热水,程橙的肌肤碰到浴缸的白瓷,凉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许倾言的手摸着她的腿,仔细打量上面被江靳舟和顾昭压出来的粉色指印,连腿根也撞红了一大片,两瓣阴唇也没合拢。
    他伸出两根手指分开她的x,怎么这样可怜。小穴湿漉一片,上面糊着黏腻白浊的液体。穴口还没合拢,不停往外吐出男人的黏精。许倾言的手指顺势滑进里面,手指搅了搅,黏腻的水声晃荡。
    程橙夹了夹腿,鼻腔发出了慵懒的嗯哼一声,眉眼都是被滋润过的春色。别的不说,今天她这里可吃得饱饱的。许倾言伸进第二根手指,在里面微微蜷曲起,带出部分精液来。
    顾昭看得连摄像机都握不住了,现在这儿可都装了他的精液。方才驰骋在她身上的感觉又翻涌上来,他跨间的物件又起了反应。许倾言是怎么忍的,他看着这样淫靡的场面是每时每刻都在煎熬。
    许倾言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流落在程橙身上,被热水浸过的身子没那样酸累了。许倾言调小了水流,对着她的x冲洗,手指在她的骚比里抠弄,里头的精液被冲洗出来不少。他又将她的身子翻过去,将她后穴里的肛塞取出。
    那股胀意顿时散了不少。程橙趴在浴缸边上,翘着T任凭许倾言的抚弄。他手上的动作是恰到好处的轻柔,让她都生了些倦意。可许倾言又怎么会让她就这么睡着了。
    他的指腹在她的后穴打转,盯着她那处被撑开出一个小圆的穴口,手指不经意间滑入,一起的还有温热的水流。先前塞在她后穴的肛塞是死物,他的手指可比那玩意儿会折腾多了。指间在她的后穴里上下摩挲,替她清洗。
    肚子逐渐涨了起来,程橙不安分地扭动腰肢,撑起身子让自己好受些,她起身挣扎时觉得腿软,手一滑,头稍稍一偏,头发被打湿了一大片,贴在她的后背上。许倾言伸手抽下挂着的浴巾,将人捞起,带回沙发上。
    江靳舟看了眼她被许倾言抱在怀里,跟猫儿一样的倦懒,还未多看两眼,怀里突然多了条毛巾。他的视线转向许倾言,将交叉搭着的腿重新,分开眼底波澜不惊。
    “帮个忙。”许倾言看了眼她的湿法,抬了抬下巴,
    什么时候也轮得到他来指使他了。江靳舟收回了视线,小姑娘被许倾言翻了个身,推到江靳舟的怀里,那湿漉的发丝蹭过他的手背,有些痒。
    到底是去洗澡还是去跟人家戏水的,头发能洗成半湿半g的,程橙趴在江靳舟的腿上,他垂眸看着小姑娘白嫩的耳尖,伸手用毛巾将她湿漉的头发细细擦拭。
    许倾言将她的T抬起,从抽屉里取出润滑液抹在鸡8上,扶着硬挺的鸡8对准那微微张开的后穴,硕大的蘑菇头抵在穴口,前精蹭在上面。他的手禁锢住她的臀瓣,不让程橙有逃离的机会,挺身将鸡8缓缓插入紧致的后穴里。
    到底是不同于肛塞,鸡8插进来时那股胀意更为强烈,将她的注意力都牵引过去,指尖抓在江靳舟的腿上,不经意间收拢,又抓又挠的。
    白眼狼一个。江靳舟将她的秀发撩到耳后。
    她这儿咬的比前面还紧,鸡8撑开里面的褶皱,塞得满满当当。湿润过后的鸡8在里面抽插起来,她先前已经被撑开过一段时间,现在进出倒不算太困难。前后两个性都销魂得紧,许倾言挺着胯,抽出七分又一撞到底。
    程橙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身子都要被撞散了。
    “什么感觉。”顾昭看得又兴奋又好奇,他还没C过她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还能什么感觉,绞得他头发发麻。她前面的x会吸,后面会夹,生来就适合挨操,哪哪都能将鸡8伺候得舒舒服服,许倾言怀疑她就是来榨他的精的,要能天天将人压在身下玩弄就更好了。
    “爽。”
    许倾言言简意赅。
    能这么爽啊,顾昭看他舒展开来的眉眼,肖想着现在插在程橙后穴里的鸡8是他的,被她又夹又吸……他越想便越心痒,下次他也玩玩。
    “唔唔……”程橙被许倾言顶弄得腰肢酸软,要不是他那双手一直抓着她的腰,她怕是早已瘫软在沙发上了。
    许倾言大开大合地操干着她的后穴,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了射精的欲望,挺腰在她后穴里射了个满满当当,精液被堵在里面,胀得程橙的小手无处安放,只想着他赶紧将鸡8拔出来,让她好受些。
    许倾言将鸡8抽出,那精液一股脑往外涌,白浊顺着她的腿滑落到沙发上,那腿终究是禁不住这么长时间的操弄,膝盖一软重新倒在沙发上。程橙觉得自己放假来休息了这么久的两条腿今儿是着实狠练了一番,努力动了动却没有抬起来的力气。
    她将脸埋进江靳舟的跨间,声音闷闷地传来:
    “我腿废了。”
    “嗯。”她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
    嗯?他怎么说的这样轻描淡写。
    程橙抬起头,眼里带了些委屈,生气,还有不可置信。
    “我回不了家了。”
    她这样酸软的两条腿,指不定走两步就磕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她是没脸回家了,也不知如何找借口搪塞过去。
    她的担心太过多余,倒不如关心一下自己的骚穴什么时候消肿。
    江靳舟的手盖在她的眼睛上,眼睑传来他掌心的温热。
    “我处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