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视频
    沈知言就这么透过手机,看见她水汽朦胧的胴体,她洗完澡,在雾气氤氲的浴室里赤裸的身子,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绯红。
    程橙看着对面沈知言的眼,慌乱地伸手捂住镜头,挂断了这通误触的视频通话,调整了急促的呼吸,随即手机的震动提示了沈知言发来的信息。
    ——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只是个单纯的意外,她没有藏匿什么别的心思,可她这么想,对面的人却不这么认为。程橙正准备打出‘意外’两个字,沈知言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故意的?
    好大一口锅。她真的不是蓄意勾引,程橙敲下‘没有’两个字,才刚发出去,轮到沈知言给她拨视频电话了。
    ……
    不用想也知道她不接这电话,沈知言定会又来威胁她了。程橙拉过浴巾将身子围好,滑下了接通键。屏幕那头的沈知言扫了一眼她裹起来的身子,浴巾压出了一道印子,那道沟壑藏匿起来。
    没能看到方才的春色,有些扫兴。
    想起刚才拨过来的通话,她鲜少这样主动联系他,沈知言看着她那对灵动的杏眼,又有些……嗯,说不上来的心情舒畅,所以她接下来说的那句话,他也能当做全然没听过。
    “我刚刚手滑了……”
    程橙垂眸看着手机屏幕,沈知言还能瞧见她下巴些许圆润的弧线,想掐她的脸颊肉了,他这么想着,有些燥热起来。
    程橙摸着门把刚要出浴室,就听见宿舍门外指纹锁启动的滴声,不知是谁要回来了,她还在和沈知言通着电话,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她将手机屏幕往胸前一压,拧开了门把走回房里。
    裴泽刚回宿舍,就看见小姑娘鬼鬼祟祟快速溜上楼梯的背影,他半眯着眼露出了疑惑的眼神,怎么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
    沈知言自然也是听到那声响的,觉得自己像情夫一样被她藏起来偷摸着联系,有这么见不得人的么,他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要不要搬进那个宿舍了。
    程橙坐在床上拿起手机,对上沈知言审视的眸,他的表情怎么才一会儿就变得略带冷漠了,她愣了愣,想起了上午欠他的那句话,
    “沈知言,生日快乐。”小姑娘的声音还是有点甜的。
    “嗯。”他神情淡淡地应了,“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程橙的脸倏然红了起来,她哪能忘了,就没见过他这样把话说的露骨又直白的人。她挪开了视线:
    “我一会发你……”说完便想要挂了电话,沈知言才看了她这么两眼,还没看够呢她就想跑,是不是非要让折磨他今晚因为她睡不着才行。
    “等等。”
    程橙挪开了屏幕上的手指,眨了眨眼等他把话说完。
    “诚意呢。”沈知言的手撑在桌上,头侧靠在上面,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眼里的不怀好意都清楚写出来了,“怕你拍的不行,指导一下。浴巾脱了,我说,你跟着做。”
    这人确实是流氓吧!程橙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了,他怎么能把话说的这样冠冕堂皇,理直气壮的。
    她也太好拿捏了,心里在想什么一眼就能知道,这会儿在偷摸着诽腹他呢吧,却又不敢明着反驳他,自己给自己做了会心理建设,最后扭扭捏捏地说了句“好吧”。
    程橙坐在床上,将浴巾挑开。没了束缚,那对丰盈的奶子就这么弹了出来,所幸她曲着腿,这点儿灵动的画面都藏匿了起来。
    “腿分开。”
    程橙缓慢地将双腿分开,露出下面一道细缝来,她的阴户又白又饱满,沈知言只是看了一眼,眼里的欲望就翻滚起来,仿佛伸出手指能透过手机屏幕,分开她的两瓣阴唇,露出粉嫩的穴肉。
    可惜他不能亲自动手。
    “自己用手指分开骚比。”
    她就知道他要提这样的要求来,程橙的葱指颤巍巍地分开阴唇,嫩穴的春色就这么在镜头里呈现出来,沈知言的眼神黯了黯,压抑住体内躁动的欲望,不用想也知道他今晚注定难免。
    他的眼神炽热强烈,程橙小比忍不住缩了缩,往外吐出了一股淫水,只是她见他半天不说话,在揣摩着他下一步该不会是让她将手指伸进去吧,都没发现自个儿的x正逐渐湿得厉害。
    “沈知言。”
    她叫他的名字。
    只是他在欣赏她的x呢,好久没操她了,他的鸡8有点想她x的滋味,看来得找一天来解解馋了。沈知言审视的眼神锐利而阴沉。
    又说要指导她,结果看了等了这么久也没下一步,她的手都累了,程橙故作生气来提醒他:
    “我要挂电话了。”
    哦,还是有点小性子的。沈知言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就这么拍,腿抬起来。”
    她都被他看得全然放下了那点耻意了,洗完澡的那股热意逐渐消散,有点儿冷,她只想着早点将照片拍发过去,好穿上衣服。
    “那我挂了,晚安。”
    程橙将视频通话挂断了,单手随意拍了张照片给沈知言发了过去,穿好衣服在床上躺了会儿就睡过去了,哪知道深夜里还有人对着这么一张她的照片反复观摩,辗转难眠。
    沈知言清理完手上的白浊,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空间,紊乱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睁眼闭眼都是程橙的脸。
    她还真是个小祸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