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饺子
    晚上安排了自己负责伙食这一环节,下午的任务就相对松闲了些,去温室里帮忙摘取晚上做饭用的蔬果和给菜地里的蔬菜喷药,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程橙坐在吃饭的圆桌前,旁边的送餐车上摆了许多应季的蔬果和J肉鱼肉和猪肉。该有的调料也都置于桌上了,中间的煤气灶熄着火,一口锅安在上面。
    她还没下过厨,坐在塑料椅上四处观望。虽说他们这组会下厨的也不多,但索性裴泽在,这顿晚饭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裴泽将送餐车里的食材都细细看了一遍,种类很齐全。还有些饺子皮备着,应该是能做出不少花样来的。压力就来到了程橙这边,裴泽垂眸问她:
    “想吃什么。”
    光是把新鲜食材摆在她面前让她来组合,她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手指扣着桌面思考了会儿,许倾言给她的塑料杯里灌了些饮料,递到她面前。
    “想吃你做的。”
    可她不会。程橙摆手看着许倾言:“我不会做菜。”
    许倾言说的这话倒是让裴泽愣了愣,她平日里都是吃他或者顾昭做的,今天趁着这个机会倒是想试试她的手艺了。
    谁不想吃到喜欢的小姑娘亲手做的饭菜,何况她从前还未曾做过饭,要是真能让她下一次厨,这份荣幸应该是从未有过的。
    裴泽拿起围裙从身后给她系上。
    “我教你。”
    怎么连裴泽也跟着许倾言瞎掺和起来了,程橙抬头对上他平静的眸,眼里好像有种隐隐的期待,叫她拒绝的念头突然模糊起来。
    好吧,试试也行。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她站起身。
    “难吃不许怪我。”
    她第一次下厨,裴泽决定让她做些简单的。饺子好做,他将猪肉从餐车里取出,放在砧板上。他看了眼程橙,还在思索着剁馅这种事情要不还是他来吧,小姑娘却在接收到他的眼神后心领神会,拿起菜刀摆好了架势。
    “切片是吗。”
    ……
    见她这样蓄势待发的模样,裴泽也没什么好犹豫的,更加坚定了要自己来剁馅的念头,他伸出手将她手里的菜刀取下,免得她乱来伤着了自己,
    裴泽拿起一颗玉米用刀断成两截塞进她的手里:
    “你就负责把玉米粒剥下来。”
    程橙摸着手心里的玉米段,这一颗一颗的玉米粒看起来也不像好剥的模样,她扫了一眼许倾言,他正坐着悠闲地看着她,她决定不能让提出这个主意的许倾言闲着。
    程橙将手里的玉米分了许倾言一半。
    “你也不能白吃白喝。”
    明明是自个儿想偷懒,现在倒义正言辞的给他安罪名来了,真是拿她没办法。许倾言将空碗放在桌上,开始动手剥起玉米粒来。
    程橙这边刚将玉米粒剥干净,裴泽那边已经将肉馅剁好了,一同倒进了碗里,让她凭感觉往里倒了些调料,将馅搅和均匀。
    搅拌好的肉馅被置于一旁,裴泽取出饺子皮往她手心里放了一片,程橙照着裴泽的动作来,往手心里的饺子皮舀了些肉馅,边缘沾了些水,将饺子皮对折粘好,手指捏着按压。只是她馅料好像装得多了些,多余的从未封口的另一边挤了出来。
    “漏出来了。”
    她将没包好的饺子伸到裴泽眼前,她怕不是饿的厉害,往里塞了这么多馅,裴泽接过来替她处理好,她捏的力道也不大,待会下锅会开口。
    程橙这回长了记性,少放了点馅,饺子皮也能完全合起来来了,就是卖相不大好,没能包出好看的褶皱来,和裴泽的相比有些歪瓜裂枣了。
    许倾言看着她的杰作,这样更好,知道哪些是她包的,哪些是裴泽包的。一会儿想吃到她包的还不容易吗。
    裴泽烧了锅热水,将包好的饺子下进去。等待期间将碗筷摆出来,剩下的材料用来涮火锅,倒也简单省事了。
    江靳舟去对接工作了,这会儿才回来。正好赶上了饺子出锅,裴泽用漏勺舀了一勺放进她的碗里,刚出锅的饺子还冒着热气,程橙正准备放凉些好下口。
    裴泽将蘸料调好递到她手边。
    程橙夹起一个水饺蘸了些蘸料放进碗里,江靳舟走了过去,将手伸了过来,拿起她的筷子夹着那个裹了蘸料的饺子放进嘴里。
    她自己都还没吃呢。
    程橙看着江靳舟咀嚼吞咽,见他表情未有太大的变化,这是她第一次下厨做的东西,也不知道尝起来如何。她声音里带了隐隐的期待:
    “味道怎么样?”
    江靳舟盯着她那双兴奋的眼:
    “太烫了,没吃出来。”他将筷子还给她,“再试试。”
    程橙顺手接过了筷子,夹起了饺子蘸了些蘸料凑到他唇边,他一对黑眸深不可测地盯着她的眼,在她的注视下将饺子吃了下去,程橙等了半天等来他的一句话:
    “再来一个。”
    他虽然没回答她的问题,但见他这副模样,定是觉得好吃的才会再想多吃几个。程橙生出了些成就感,带这些欣喜的意味又夹了个喂给他吃。
    许倾言在一旁看得无话可说,什么没吃出来的借口,分明是想让她喂罢了,也只有她傻乎乎的没看出来。他夹了个饺子吃起来。
    难得见她这副贤惠的模样,她身边这两个男的倒也不算一事无成,江靳舟还要继续巡查,他的手放在她腰间轻轻掐了一把,留下句“下次单独做一份”就走了。
    程橙总算是能尝到自己的手艺了。
    她咬了口饺子,眉头立刻蹙起来。
    咸。
    估计是她往里调味时盐和酱油都不小心加多了些。程橙抬头看了眼裴泽和许倾言,见他们表情似乎也没觉得不对劲,小声问道:
    “是不是太咸了……”
    许倾言抬眸看她,往碗里又添了勺,一对桃花眼含笑看她:“好吃。”
    裴泽也配合地吃着,回她的话:“刚好。”
    难不成是她平时吃得清淡吗。程橙看着碗里的饺子,再咬了一口。
    明明就是很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