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电影 гōusёωu1.∁ōm
    难得休息的早了些,江靳舟查男寝情况去了,程橙洗完澡坐在床上百般聊赖,屋里有台液晶电视,索性拿了遥控器找部电影来看。
    她从行李里翻出了些薯片,熄了灯坐在床上。看了没一会儿房间门就被扣响,猜测可能是江靳舟回来了。
    程橙爬下床去开门,抬头见裴泽就杵在门口,也不知他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正准备开口和他说话,一只手抵在门上将门推的更开了些,原来不光是裴泽,连许倾言也在。
    “你们……”
    “不欢迎串门?”许倾言的手忽然搭在裴泽肩上,将他带过来,瞥了裴泽一眼:“他问我知不知道你住哪。”
    程橙抬眸对上裴泽的视线,他将手上的棉衣往她怀里塞,语气平淡:“明天下雪。”
    这棉衣是出发前两天晚上她收拾行李时塞到裴泽那儿的,她行李箱小,装不下这么占空间的衣服,见她一直拉不上行李箱的拉链,他便帮她拿了些占空间的物件放自己箱子里了。
    许倾言往里头看了看,见房里一片漆黑,只有电视里闪烁着画面。
    “在看电影?”
    程橙点头,抬手将房里的灯打开了,照亮了里头的装潢布置,许倾言匆匆扫视了一圈:
    “江靳舟还挺会来事。”这可比学生宿舍强多了,电视书柜茶几也有,也不知是来实践还是来度假的。许倾言收回了视线,“不如一起?”ⅴìρyzщ.℃óⓂ(vipyzw.com)
    程橙思考了一会儿,时间还早,她倒是不介意一起看电影的,正好自己也闷得慌。只是担心一会儿江靳舟回来看见他们的话……
    她的视线在裴泽和许倾言脸上徘徊,裴泽要是不感兴趣也不会还站在门口等她回话了,至于许倾言的话,她说不可以他就会乖乖走了吗……
    江靳舟回来了他们走就是了,程橙往屋内挪了些,让他们进来。自己走到行李箱前翻出了些零食,她带了许多来解馋,衣服装不下也是有原因的。
    裴泽将灯重新关上,三人坐在她的床上集中注意力开始看起电影来。
    熄了灯的房间格外昏暗,外面的天也黑得厉害,唯一的光源便是电视屏幕里随着画面忽明忽暗的光亮。房里除了电影配音以外就剩下程橙时不时咬断薯片的蹦脆声。
    她才洗完澡,身上都是清香萦绕在四周,叫人难以忽视她的存在。这电影还怎么专心看下去,看了没一会儿一双手就环上了她的腰间,将她一抱,后背抵上了一个温热的胸膛。
    裴泽的呼吸声还在耳边。
    也不光他手不安分,许倾言的手指也摸上了她的脚腕,她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开,见他也没有继续更过分的举动,便也放由了。
    他们真的是来看电影的吗……程橙只想赶快将身上的异样抛诸脑后,专心鉴赏电影剧情。电影情节开始还正常的逐步步入正轨,只是随着剧情的发展,越发出现一些成人的片段。
    男女主干柴烈火,情到深处时将衣服一件件褪去,屏幕里的画面淫靡起来,斑驳的夜色下勾勒出暧昧的曲线。镜头缓慢在交织的肉体上掠过,安静到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不止是电影里的还是身边这两人的。
    “喜欢看这些?”
    她分明听到身后的裴泽声音沉沉的传入耳边,热气还裹在她白嫩的耳尖。
    ……
    程橙恰巧咬断一片薯片,大气也不敢出,只能囫囵吞咽下去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冤枉,这只是她随手点开的电影,没想过尺度会这样大的。
    许倾言的手配合地往上抚摸,探进了她松垮的睡K里,指腹摩挲在她光滑的小腿上,程橙心下一惊一把钳制住他愈发肆意的手,将怀里的袋装薯片塞进他的手心里。
    “饿了吧,吃点……”
    程橙心里祈祷着他们可别乱来,她挡不住他们心里萌生的念头,万一他们真色欲熏心了她怎么拦得下来,一会儿江靳舟回来了得出大事。
    她听见了许倾言的低笑。
    许倾言看了眼薯片袋,里头仅剩下一些碎渣,他就这么好养活么,要阻止他也好歹装的像一些。许倾言重新拆了包薯片递回给她。
    好在电影也不敢过多深入赘述这段情节,画面一切又回归了正常的故事线发展。她很快又沉浸在了跌宕起伏的剧情里,电影已经过了大半,正是高潮阶段,她看得认真,丝毫没发觉裴泽的手从环住她的腰变成了钻进她的睡衣里。
    她坐在床上时肚子的肉软软乎乎的,想来也是吃得好又少出门的缘故,即便这样也还是瘦的,还是肉多些好摸,不管是肚子还是胸前。
    电影的声音掩盖了门被开锁的声音,江靳舟推了门进来,只见房里黑漆一片,电视播着电影,依稀辨认出床上不止一个人的身影。
    他将灯打开。
    这是什么样的场景。小姑娘被男人圈在怀里,那人的手也没个安分,钻进她的睡衣里不知在做些什么,指不定肉着那两团穴乳细细把玩,另一个男人坐在她身边,她跟个没事人一样咬着薯片看着电影,身上衣服都在,偏偏又觉得哪哪都被人觊觎着,看着跟赤身裸体一样。
    江靳舟的开灯让程橙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她对上他冷漠的眼神还怔了会儿,觉着裴泽放在她腰间的手忽然烫的厉害,立马挣脱起身,跳下了床连鞋也未穿。
    虽然吧方才姿势是暧昧了些,但确实也是什么也没做的,他应该不至于会生气吧。程橙小跑到江靳舟身边,
    “我们在看电影。”
    嗯,他没瞎。
    江靳舟低头看着她一对洁白的玉足,虽说开了暖气,地板还是凉的。小姑娘又不听他的话光脚乱跑了。好在没趁他不在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不然是想他发疯么。他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
    他才从外面回来,身上冷气也太重了,被他抱在怀里还能感受到他身上丝丝冷意,凉的程橙禁不住抖了抖。
    将她放回床上,江靳舟拿起遥控熄了电视,语气冷漠。
    “查寝缺席各扣二十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