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温泉2()
    原来他知道她在装睡,故意这样吓唬她来着。他心眼怎么这样坏,一天天的就知道逗弄她,他分明也是个幼稚鬼。程橙蹙眉,一对杏眼恼怒地瞪着他。
    江靳舟松了钳制住她腿的手,将手里的J蛋放在地上。双手扣住她的肩膀将她翻了个面,正对着自己。小姑娘赌气似得甩了甩肩想将他的手甩掉,结果背牢牢抵在池边纹丝不动,最后只能直勾勾地盯着他。
    啧,炸毛了。
    他伸手摸上了她的下巴轻轻挠,跟逗宠物玩似得。又觉得不过瘾,拇指指腹摸上了她的唇,仔细描摹她的轮廓,却被她贝齿一张,一口咬住他的拇指。
    这一下可不轻,江靳舟还能感受到她一侧锐利的虎牙正抵着他的指腹,痛意从指尖传来。
    “好吃么。”他也不恼,反倒平静地问着她。
    怎么忽然问她这样的问题来了,程橙的生气更多变为了疑惑,连咬住手指的力道也松了些,还未等她细细琢磨,江靳舟的下一句话就砸了过来。
    “刚摸过你的比。”
    程橙一听,将他的手指连忙吐了出来,葱指捂着唇表情怪异起来,耳尖的红润不知是在池里泡久了还是因为羞耻感作祟。
    这回可不是他让她吃的,是她自个儿凑上来一口咬住的。难不成这笔账也要算他头上吗。
    “还气?”
    被他没羞没臊的话这么一逗,她的气就消了,只是刚摇了两下头,又觉得不能这么轻易原谅,转而频频点头,表示她确实还气着。
    “那就继续气着。”
    ……
    剧本不该是这样的。程橙被他的一句话话堵死了退路,哪有人这样,欺负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果然,听了他的话她脸上的小表情又丰富了起来,怎么这么好逗啊。江靳舟看着她红润的小脸,白皙的肌肤也染上一层绯红,他来前她已经泡过一会儿了,温泉不宜长时间久泡。他的双臂环上她的腰间,轻松一举便将她整个人放在了池边。
    她的浴巾早就被他丢池子里了,现在从温泉池里上来,身上未着衣服,在露天的环境里还是耻得不行,程橙伸出手臂交叉摆着,堪堪挡住胸前的春色,垂眸看着江靳舟。
    离开了暖和的温泉池,呼吸着上面清新的空气,头晕的症状倒是缓解了些。她的两条腿还泡在池里,被江靳舟用手分开,粉嫩的肉穴也跟着暴露在视野里,在他灼热的视线下一缩,吐出一泡淫水来。
    他这都还没碰呢,她就心急如焚吐水了,前头刚羞耻遮住一对奶子,后头穴里就骚水泛滥了,又纯又骚。江靳舟对上她的视线,眼神意味深长。
    ……
    他的眼神让她愈加羞耻起来,心虚地不敢去直视他。程橙索性将十指拢在他的眼上,他看不见了她才觉得没那样羞了。
    她也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看得起反应了,怎么还是这样耻。江靳舟将她的手从眼上挪开,垂眸盯着她一翕一合的粉嫩骚穴,头一低唇凑了过去。
    湿热的舌头重重舔在她的骚豆上,大力吸舔了几下,然后抬起头两手掰开了滑腻的花穴,舌尖挤进穴口,将她穴里的骚水都吃了进去。
    她的手搭在江靳舟的肩上,也不知是想他停下还是想他吃得更卖力些,她被他用舌头伺候地连脚趾蜷曲起来,浑身一股电流激荡而过,呼吸也急促起来。
    江靳舟用舌头搔刮着她穴里的敏感点,激得她小穴频频收缩,一股股骚水控制不住流出。她x被他越舔越湿,水怎么能这样多,小穴都浸染得湿湿嗒嗒的。
    江靳舟见时候也差不多,是时候该享用美味的夜宵了,他跳上岸将她打横抱起,推门离开了温泉。
    他怎么衣服也不穿就这么将她抱回房里,虽然也就一条走廊的距离,可是被人撞见了怎么办。程橙将脸埋在他温热的胸膛里当着鸵鸟,这种丢人的事情可不能被发现是她。
    江靳舟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他已经吩咐过了今晚这附近不让人靠近,房间里也早就被他开了暖气。他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他一将程橙放在床上就欺身压了上来,手掌霸道地分开她的双腿,滚烫粗长的鸡8缓缓挤开泥泞的骚穴,里面的穴肉迎了上来,迫不及待地将鸡8裹住。
    “唔……”
    程橙闷哼一声。
    他忍得太久,挺动腰胯在她湿热腻滑的骚比里大开大合地操干,鸡8抽插的速度愈发快了起来阴囊拍打在穴口。程橙被插得汁水四溅,穴里的水声咕叽淫靡。
    “嗯……呜呜呜……呃嗯……唔唔……”
    程橙不自觉地扭动腰肢挨插,被迫迎合着鸡8的操干,理智被撞成了碎块。
    江靳舟喘着粗气操弄娇嫩的骚穴,这穴儿都被他干得软烂滑腻,快速的抽插让交合处更加灼热起来,穴口处聚集了一圈白色泡沫,鸡8一下一下深陷在湿软的穴里,龟头抵在酥软宫口,激得程橙浑身酥麻。
    “不、不要了……明早还要……社……社会实践的……”
    她被操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吐气之间还夹带着细碎的呻吟。江靳舟听着她的话不知该气还是笑,身边放着大腿好好的也不懂得去抱,点名考核这些事宜都是他来负责的,也不需要她主动什么,只需要乖乖张开腿被他舒舒服服C一顿就好了,这么简单的潜规则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笨死了。
    江靳舟挺身,鸡8碾过骚穴的每一寸褶皱,每次进出间都带了绝顶的快感,淫水淋漓而出。她这穴儿又紧又敏感,每次撞进去她都会发出一声媚Y来,听得他浑身欲望翻涌,只想听她在自己身下一阵一阵娇喘。被他这么狠狠抽插,程橙的快感聚集到了顶峰,小穴一阵痉挛,含着鸡8又吸又夹,一股热流浇在龟头上。
    江靳舟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虽然把她插泄了,可他却还未射出来。他伸手将才高潮过的人儿翻了个面,从后面更深地埋进她的体内。
    呜。她这社会实践也太累了吧,白日里完成实践任务,晚上还要被他翻来覆去操弄,怎么一点歇息的时间都没有。程橙趴在枕头上承受着身后男人的撞击,到最后竟累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江靳舟还在她身后捣弄,最后在她体内射出一股白浊的精液,抽出鸡8走到她面前。果然是累得厉害,被操着也能睡去。
    江靳舟的手指剥开她额前的碎发,见她呼吸平稳,睡颜平静。他也不折腾她了,将她身子仔细收拾干净,替她盖好被子,俯身在她额前留下一个绵长的吻。
    第二天集合时间到时她还在床上沉沉睡着,江靳舟没将她喊醒。裴泽和许倾言问起她来时,他只说她是身体不适请了半日的假,至于身体哪儿不适,出于男人的直觉,他们光看着江靳舟的眼就都知道了。
    真是会假公济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