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逗弄 гōusёωu1.čōm
    这只有她俩在的四四方方的小教室里,程橙被沈知言一只手捏着两边脸颊还忽然被他咬住唇,沈知言使得力还不小,程橙秀眉一皱,伸拳在他肩上砸了两下。
    “要破皮了。”她含糊不清地抗议着。
    哪儿那么容易破皮,娇气。倒是她这唇,怎么这么软这么甜呢,沈知言稍微松了力道,由咬变为轻轻的啃,偏偏她又被他钳制着躲不掉。
    他这是饿疯了吧,吃什么不好来咬她的嘴。程橙的拳头转为掌去推他的胸膛,只是掌心刚触碰到他的胸膛时手上的动作忽地一滞。
    他的心跳的好快啊。她的掌心按在他的左胸膛上,能感觉到心脏快速跳动的节奏,沈知言的身上还很烫,灼得她抽回了手。
    跳得跟鼓打一样,面上却看不出什么,他是怎么做到这样不动声色的。
    沈知言这吻吻得更加激烈了,撬开她的贝齿开始侵略她的领地,小姑娘能怎么反抗呢,只能‘唔唔’地发出带点娇态的反抗声,听得他是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沈知言倒希望她哑了,这声音能这么勾人的。
    她的丁香小舌被迫和他纠缠,臣服于他强烈的攻势之下,她本就坐在窗边,现在侧坐着后背都被他欺身压下来抵到墙边了,十指揪着他的肩,胸脯随着剧烈的呼吸而起伏,整个人坐得都要从椅子上摔下去。
    沈知言的手摸上她的柳腰,他和她凑得这样近,都能看见她澄澈的眸里倒映着他的身影,再往下看,还能看见她脸颊上异样的绯红。
    倒是她,被他眼里的气势压得不知所措,沈知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比人的气势,程橙索性闭上了眼,睫毛轻颤。
    她的吻技依旧拙劣,完全被他带着走。
    沈知言又开始转变攻势,吻得缠绵,一点一点侵占她。他放在她腰间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游动起来,指腹顺着她的脊骨一点一点滑上去,小姑娘的身子分明还颤了颤。
    午休铃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起,程橙忽然回过了神,张开双眼,一对湿漉朦胧的眸瞧了眼紧关的门窗,而后又委屈地看着他。
    这起床铃都响了,指不定谁会突然推开门进来,就能看见他们在教室里做些暧昧不清的事情,她这腥风血雨的体质还不得光速传开了。ⅴìρyzщ.℃óⓂ(vipyzw.com)
    她这对眼睛真是……
    比她这张嘴还会表大。
    沈知言抬手覆盖在她的双眼上,再次眷恋地咬了咬她的唇瓣才起身离开,饶过她这一次。
    程橙坐直了腰,即刻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一股血腥味从舌尖蔓延开来,之前还真给他咬出血了。她看了眼沈知言的唇瓣,那上面晕开了她的血,有些红。
    沈知言的视线也在打量着她的嘴唇,程橙对上他的眼神后立即伸手捂住了嘴,防止他再次为非作歹。她方才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会儿还在缓着呢。
    见她这点小动作,他看得心情更好了,这么好欺负呢。沈知言去拧开桌上的矿泉水灌进嘴里,她给的这水怎么也跟掺了糖似得,甜。
    她整个人就是糖做的吧。
    一声突兀的‘滴’声响起,教室里的灯倏然打开。这电来的也是凑巧,上午下课后停的电上课前就给接回来了,程橙的位置在后排,她起身将空调扇叶拨下了些,正巧能吹到她的座位上。
    这暑热总算能消散了些。
    然而这课上到一半,程橙就开始冷起来了,不仅直哆嗦,还打了个喷嚏,手边也没件外套,她也不在最后一排,得转头喊人帮忙才行。
    这空调这么猛地对着她吹,她当自己身体多能耐呢。沈知言瞥了她一眼,起身去将扇叶拨了上去。这课还在上着呢,他就这样突然起身,程橙诧异地看着他回到座位上,一股暖意从心底里涌出。
    她悄悄伸手过去,轻声说:“再给你一颗糖。”
    拿些小奖励来打发他,把他当宠物来驯呢是吧。真想谢他也可以用些更实际的方式。沈知言看着她要缩回去的手,立刻伸出手去抓住她的手指。
    程橙的手指被他捂在手心里,抽也抽不回来,只得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还挤眉弄眼的,看看他的脸,又看看自己的手指,秀眉挑了挑,像在问他究竟要做什么。
    哪有这么多原因,就是纯粹想摸摸她,看她什么反应罢了。
    她这番小表情倒是灵,他怕是要更上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