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闷热
    天气越发炎热了,上午最后一节课铃响了以后还停了电,程橙在座位上坐立不安地扇着风,这会儿食堂肯定人挤人,指不定得多闷热,她趴下来,脸贴着课桌指望凉快些。
    夏天到了,各处开着空调,导致最近学校经常停电。课室里的人陆陆续续都走了,程橙见时候差不多了准备去小卖部买瓶冷水降降温。
    她刚走进门,收银台那边传来了冷漠而又熟悉的声音在报着数。那声音她天天在耳边能听到,程橙抬头看去,果然是沈知言。
    没想到他的兼职都做到学校里来了。
    现在学校到处都停电了,收音机用不了,他在人工算着账,旁边还有一直在店里工作的阿姨在给他报着单价。程橙稍稍侧头,能看见他T恤后背濡湿了一片。
    她从冰柜里取出两瓶矿泉水,停电时间不长也不短,摸着瓶身还是有些凉的。程橙走到收银台前,伸出付款码给他用手机扫码。
    “四块。”声音没什么起伏。
    程橙付了款,将其中一瓶矿泉水推到他面前。
    沈知言这才有了反应,抬眸对上她的眼神,见到她时有过一瞬的波动,很快又恢复往日的冷静。
    “我先走了。”程橙拿起剩下那瓶矿泉水,留下句话,也没等他说些什么便离开了小卖部,走去饭堂。
    太热了,她根本睡不着,翻来覆去觉得一股燥意迟迟消散不去,距离午休结束还有十几分钟,她索性起身回了课室。
    课室的窗户关得严密,窗帘也都拉上了,盖得严实,往日里她来得并不早,不清楚从前是不是也这样关紧了门窗,程橙疑惑地推开门,见座位上沈知言正脱着上衣。
    她一怔,险些要退出去重新掩好门,只是自打她推门的那一刻,沈知言就察觉了她的存在,视线直直地盯着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滞,快速换上了新的T恤。
    见他都将衣服换好了,她好像也没有退出去的必要。程橙故作镇定地回到了座位上。方才他脱衣服时,她看到了他身上那道疤,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却还是觉得骇人,那些和他在小巷子相遇的场景又从记忆里翻涌上来。
    他桌上还摆着那瓶她买的水。
    “没睡?”
    程橙点了点头:
    “好热,睡不着。”
    他不也没睡吗,看刚刚的架势显然是刚从小卖部回来换掉湿衣服,这水都没打开喝一口,早就放成常温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高强度连轴转,她好多次想开口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现在更是愈发好奇了。
    程橙思忖了一下,打算从另一个角度切入:
    “你怎么不在宿舍住。”
    沈知言闻言转过头,眼神细细打量她的眉眼想看出些她的小心思来,最后动了动唇:
    “你很想跟我一起住?”
    ……
    饶是程橙再笨也能品出来他话里的含义,他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将她的话都解读成别的意思了。她脸一红,想着平日里被他各种没羞没臊的言语堵得够惨了,这回怎么也得脸皮厚一次。
    “想。”
    沈知言在听到她的话之后有了些不大明显的反应,眼神有过一瞬的……喜悦?而后挪开了眼神不去看她那对明亮的杏眼,怕是再看多两眼他就得做些什么控制不住的事情来了。
    “再等等。”
    加上暑假打工,他应该能自己交了那栋宿舍楼的住宿费。她既然话都说了,他看在这瓶水的面子上是不是也该圆一下她的心愿。
    这下轮到程橙怔住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有这意愿,听起来也不远了。本来是想套出些他这么拼命打工的理由来,没想到反而被他绕了进去。
    算了算了,还是不问了吧。
    程橙从抽屉里摸出一颗糖来,掌心打开放在他的桌上,他的生活这么苦,也许是她这辈子也无法经历的,总得有些甜的地方。
    沈知言看着桌上那颗糖,陷入了短暂的缄默。随即他伸出一只手去捏住小姑娘的两边脸颊,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虎口处,被迫抬头看着对上他的眼神。
    “对我这么好?”
    忽然被他这么掐住脸,程橙还不得小J啄米一样连连点头,生怕点头点慢了他就要欺负起人来。
    他明明一无所有,这人怎么还往他身上凑对他这样好,是真的怕他还不够对她死心塌地呢吧,沈知言一度怀疑自己怕不是被她下了蛊,要不然怎么什么都想听她的。
    他的视线顺着她的眼睛往下,细细打量她的樱唇,小姑娘脸还被他捏住了,唇瓣显得格外饱满粉嫩,看着也分外诱人。
    他俯身咬住了她的下嘴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