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X围(微)
    天气暖和起来了,程橙看着衣柜里叠整齐的内衣,叹了口气。奶子明显大了些,再加上生理期快到了,隐隐胀疼,穿着这些不和尺寸的内衣时常勒得不舒服。
    看来要换了。程橙在房里没找着软尺,于是跑下楼去问裴泽要。
    “找到拿给你。”裴泽从柜子里抱出一个大纸箱,那东西他用得不多,给压箱底里,具T放哪还得找一阵子。
    程橙点点头跑回房里。明明前不久她才拿来量过腰围,过年那会儿吃得好,量完之后她还伤感了一晚上,将软尺随手一放也不知丢哪儿去了。
    程橙的视线在房里来来回回找了一圈,最后低头发现侧面的床底下露出软尺的一角来,原来是被她踢到床底去了。她弯腰从床底抽出来,脱了上衣开始量着x围。
    程橙捏着软尺的一端,抬了手臂绕过后肩伸到前面来。软尺将她的x绕了一圈到胸前,她低头看那上面的数字。
    裴泽从箱底找到了软尺拿上楼给她,走到门口见她房门虚掩着,他伸手推开,一眼便看见小姑娘一头黑丝垂在后背,下面露出一截白皙的腰肢,两条藕臂在身前不知捣鼓些什么,他走近了才看见她衣服都没穿,手里拿着软尺在量着奶子。
    原来问他要软尺是想量这对穴乳,怎么不一并让他帮了这个忙。
    程橙的奶尖被软尺压住了,看不见下面粉嫩的奶头。裴泽呼吸重了些,伸手拦住了她将软尺放下的动作,小姑娘抬起一对杏眼诧异地看着他,视线又落到旁边打开的门上。
    原来她忘了锁门。
    “我帮你。”裴泽将她的手指掰开,四指伸进了她的r缝中,指背蹭到她滑腻的肌肤上。
    好像很久没操她了。
    他眼里那股想将她吞噬的欲望太过明显,程橙的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声音都在发虚:“……我我已经量好了。”大意了,她不该去找裴泽要软尺的,多仔细找会儿就好了。
    现在她就算把话说出花来,也拦不住裴泽的。
    裴泽垂眸看了眼量尺上的数字:
    “有误差。”
    他怎么看了一眼就知道有没有误差了,倒也不用这么精确……
    “是这样量吗。”
    裴泽将卷尺缩紧了些,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她的奶子被压出两道勒痕来,丰盈的乳肉溢出,那卷尺上的数字变小了,他抬眼,像是在请教她一样。
    ……
    “松开点,量……乳头……”最后两个字显然声音小了许多,程橙说完咬住了唇,脸上泛着肉眼可见的红晕。
    她抬手托起两个穴乳,好让他快点量完就走。
    哦,原来要这么量。裴泽看她托着奶子的动作,将她的手挪开,替她来做这个动作。她的两团穴乳压在他的时掌心和手臂上,裴泽用另一只手去收拢软尺,眼神落在她不经意间露出的奶头上。
    他多看了两眼。
    程橙见他一动不动,五指在他眼前晃过。
    “量好了吗。”
    “嗯。”裴泽松了软尺,那对奶子没了遮挡以后暴露在裴泽的视野之下,乳晕粉红,乳头挺立,那方才触摸过的软腻感还停留在指腹。
    可算是量好了。程橙叹了口气,正想着要重新穿上衣服,裴泽却忽然问她:
    “用手能量吗。”他低头用指甲缓缓刮蹭着她的奶尖,像在思考一道题目一样举一反三。
    用手怎么量?程橙露出疑惑的表情,下一秒裴泽就将她的双手手腕钳制住抬到头上,用手里的软尺绑起她的手腕,打了个结。她的双手现在完全被束缚住,
    程橙的太阳穴跳得厉害。
    裴泽张开手掌,用指腹去比划了她后背的尺寸,一点一点从后面绕到胸前,奶尖卡在了他的虎口处,蹭得有些痒。最后将量了几次加起来,嗯,跟他估的差不了多少。
    裴泽的手握住一只奶子,指缝中溢出些雪白的乳肉来。他的眼神黯了黯,松开手指,食指指尖挑逗着那挺立起来的奶尖。
    又粉又翘,可爱得紧。
    他玩得她的奶子玩得呼吸越发重,两只手张开将她的乳儿拢在掌心里,跟俩面团一样又肉又搓的,怎么玩都不腻。
    程橙不由自主发出嗯哼的呻吟,她的奶子本来就胀疼,被他这样又肉又捏的,这会儿更疼了。她被他这么玩弄奶子,忽然觉得下腹处有股热流控制不住,有些许不同于以往情到深处而流出淫水的感觉。程橙愣了愣,她好像……
    “裴泽。”她念他的名字,“我生理期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