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发圈
    ……
    难怪沈知言心事重重的模样,她想起那团黑不溜秋的身影,那狗平日里爱上蹿下跳的,如果不是她狗毛过敏,应该会和它处得很好吧。
    她和那狗接触过几次,听到这样的噩耗,自然做不到无动于衷,却也无法和陪它这么久的沈知言感同身受,一时哑然。
    要怎么安慰他呢。
    讲台上老师锐利的视线望了过来,程橙只能在纸上写下一句话,递给沈知言:
    ——放学带我去埋它的地方看看。
    今天轮到程橙值日,往日里裴泽定会在课室里多待会儿跟她把值日做了再一起回宿舍,但今日的情况特殊。她接过裴泽手里的扫把,和他交待:
    “裴泽,你别等我了,先回去吧。”
    她忽如其来的话有些反常,裴泽心存了疑惑,却没有直接开口问她缘由,课室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收拾好书包,瞥了一眼那个还在座位上坐着看窗外的人。
    许是他审视的目光过于强烈,沈知言侧头回应他的眼神,两人向来都难以看透,裴泽不傻,才同桌第一天呢小姑娘就不跟他回宿舍了,她们之间定然商量好了什么。
    裴泽收回眼神,路过正在擦黑板的程橙时,在她身侧留下一句:
    “早点回去。”
    “嗯。”
    上面的粉笔字迹够不着,程橙搬了椅子过来,踩上去将上头的黑板擦拭干净。沈知言看她这副模样,倒是想起了过年前她在他家时,也是这么站在椅子上。
    他起了身,走到她身侧。
    程橙放下手,垂眸看着他。
    “你是不是等急……”
    她话音未落,被他拉着手往下一拽,整个人失了重,被沈知言稳稳当当抱进怀里,反手将她压在讲台边,程橙的腰抵住了讲台边缘。
    好熟悉的剧情。
    沈知言帮她回忆起了一些被他压在家里胡作非为的事情,但这可是在学校,天都没黑,窗帘也没拉上的,她的手抵在他胸前,开始语无l次:
    “你你你……这里是学校……”
    搂一下反应就这样大了,还没脱敏,看来是操得不够多。以后各式各样的场合来一遍她大概也就习惯了。
    “不弄你。”沈知言将她的手指掰开,接过黑板擦,“还剩什么。”他也不是那种会让她一个人在这里自己g完活的人。
    “擦黑板,还有拖地。”
    “去坐着。”
    沈知言替她将后续的值日都一并做完,领着人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处灌木丛里,抬了抬下巴,暗示那地上突起的小土堆就是埋葬的地方。
    狗是被车撞死的,他找到的时候它就在路边躺着,死相并不好看。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死亡了,只是将它安静地葬在附近的灌木丛里,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其实已经麻木了。
    程橙没去问他死因,明显感觉到他接近这处时情绪更加压抑。她蹲在那鼓包前,想了想,抬手将马尾上的发圈取下,一头黑丝垂落在肩上。那狗平日里不是最喜欢偷些女孩子的小玩意儿藏起来,它应该也会喜欢她的发圈吧。
    程橙将发圈放在土堆上,心里祈祷了它转世能过好些。
    放了还能招魂不成。沈知言沉默地看着她天真的动作,谁料小姑娘抬头拉住他的手,一对杏眼水灵地看着他,想让他一并蹲下来。她这么一副表情他哪还有拒绝的余地,依着她蹲了下来。
    “愣着干什么。”程橙扯了扯他的衣袖,“跟我一起祈祷。”
    ……
    沈知言看着她专注地盯着地上的土堆,她浓密修长的睫毛投下两片阴影在脸上,指腹有点痒。上回她睡着时他见裴泽就伸手去蹭她这圈睫毛,感觉应该和羽毛一样挠人吧。
    其实他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下午跟她提这件事这是……稍微有些寂寞。哪知道她还会跟他跑来这里做一些看起来格外幼稚的事情。
    但他并不反感。
    程橙祈祷完,这才想起好像还不知道这小黑狗的名字,只是沈知言这样的人也会给宠物取名吗。她好奇地问他:
    “它有名字吗?”
    “小土。”
    ……他是真心实意的?果然不该问他的,她就当没听过这个名字。程橙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一堆槽点难以言喻。她站起身,缓冲那股久蹲的眩晕感。
    “我们走吧。”
    沈知言垂眸看着那土堆上的发圈,鬼使神差伸了手将那发圈收进手心里握紧。
    程橙走在前头,压根没注意到沈知言这点小动作,哪会知道他还有跟狗抢东西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