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言情 > 小妻太娇嫩,枭爷轻点宠 > 第22章 喝完就放你离开
    第22章 喝完就放你离开
    经理一看这有戏啊,果然自己最适合干这行了,要是连最麻烦的墨北枭都搞定了,自己前途是一片光明。
    为了不打扰墨北枭的雅兴,他赶紧离场。
    这就苦了苏小鱼,她本是为了躲酒出来,没想到又遇上一个大魔头。
    “枭哥,干嘛这么凶巴巴,对待美女得温柔,小妹妹,来,和哥哥喝一杯。”
    “我不会喝酒。”苏小鱼不认识这个人,但他总归是墨北枭的朋友,应该没有那么坏吧。
    “没关系,哥哥教你,来,像这样……”洛痕是几人里面最离谱的一个人,就他的感情生活很丰富。
    见到苏小鱼这样漂亮的美女,自然有些感兴趣。
    眼看着他的魔爪就要碰到苏小鱼的手,墨北枭再次开口:“你耳朵是不是聋了?”
    苏小鱼隔着好几米也都感觉到墨北枭身上那摄人的寒,一个妩媚的女人见他生气赶紧贴了上去。
    “枭爷,犯不着和她生气,我来陪你喝酒。”
    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鼻,墨北枭反胃,“滚!”
    奇怪,昨晚苏小鱼身上也有一种很浓烈的香水味,偏偏她味道在她身上就像是迷魂香,把自己迷得晕头转向。
    其她人身上的味道不管是什么香味,但凡靠近他就会不舒服。
    女人被吼得一愣一愣的,连忙朝着颜归扑去,“颜少,枭爷好凶。”
    然而颜归拒而远之,“别过来。”
    “宫……”
    “滚远点。”宫影更是冷漠不已。
    乐得洛痕哈哈大笑,“来我这吧,这他们几人能碰你才怪,一块璞玉一心等着他的梦中情人回国,一个臭石头心里只有他那童养媳,至于枭爷喜怒无常没弄断你的手就算你命好。”
    宫影不悦他这样的称呼,“你舌头是不是不想要了。”
    洛痕撇嘴,“分明就是童养媳还不承认。”
    “洛少。”妩媚女人扑入洛痕怀中,洛痕照收不误。
    墨北枭的眼睛只盯着苏小鱼,苏小鱼在他充满寒光的眼神挪动着小碎步,还真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苏小鱼也不知道怎么了,分明她是被人强行拉来的,墨北枭那眼神就像是看着红杏出墙的妻子,而她居然还有着深深的负罪感。
    他板着脸的时候真的很可怕,苏小鱼嗫嚅着唇小声道:“枭爷,喝,喝酒。”
    希望他喝了酒脸色能稍微好看点。
    墨北枭不接杯子,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苏小鱼心里没底,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喂枭爷怎么会喝?”妩媚女人不忍看下去,这个新人也太蠢了,一会儿连累她们怎么办。
    苏小鱼本来就不是来陪酒啊,她哪知道敬酒的规则。
    “来,你给小美女示范一下。”洛痕戏谑一笑,苏小鱼心里很不安。
    只见那个女人先是自己抿了一口,接着捧起洛痕的脸将唇映了上去。
    这香艳的场面让苏小鱼脸色大变,这,这些人真会玩。
    “学会了么?小美女。”洛痕妖娆的舔舐着唇边溢出的美酒。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头回看到墨北枭居然主动开口要一个女人过去,说不定墨北枭真的开窍了,洛痕看热闹不嫌事大。
    苏小鱼已经吓得满脸通红,她一心想要逃离墨北枭,怎么能对他做这样的事情。
    索性将酒杯一放,“枭爷,那个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手被一道大力擒住,转眼她就被带到了怀中,洛痕在旁边吹了一声口哨。
    颜归和宫影也放下了酒杯,看着这一场好戏。
    “咚咚咚……”
    苏小鱼听到自己心脏极速跳动的声音,之前她和墨北枭有过亲密的举动,可那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今天周围还有很多人,要是被人知道她的身份怎么办?
    小手抵在他的胸前抗拒,“枭爷,放,放开我。”
    墨北枭看她的眼里只有寒意,擒住她的手是那么强劲有力,她挣扎不得。
    他不发一言,选了一种烈酒一口饮下。
    “枭爷……唔……”
    苏小鱼被迫被他用这样的方式灌了烈酒。
    颜归和宫影对视一眼,不对,墨北枭这状态很不对,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对一个女人这样?
    只有洛痕一个人最兴奋,“靠,我是不是在做梦,我看到了什么!!手机,快拍下来。”
    苏小鱼眯着眼,双手捶着墨北枭的胸膛,然而没有丝毫作用。
    一口酒被迫饮下,十分烈性,苏小鱼哪里藏过这样烈的酒。
    “咳咳……”呛得她不停咳嗽,喉咙犹如被火烧被刀刮。
    “学会了么?”恶魔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小鱼用手擦干嘴角的酒液,生气的看着墨北枭。
    她又没做错什么,这个男人干嘛要这么对她。
    “你混蛋!”苏小鱼心中觉得屈辱难堪,一巴掌朝着墨北枭脸上打去。
    墨北枭抓住她的手,“想打我?”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苏小鱼红着眼眶,这会儿喉咙和胃里都烧得厉害。
    她不过就是来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会被人扯进来,墨北枭私下里将她当成玩物也就罢了,这里还有很多人在场,她有多难堪!
    当真把她当成了不要尊严的女人任意欺凌。
    这条笨鱼还敢和自己生气?偷偷来这种地方陪酒不说,还想打自己。
    “凭什么?就凭我是墨北枭,怎么,陪别人可以喝,陪我就不能了?”墨北枭也怒了,一想到这个女人坐在别人身边笑颜如花。
    来这里的男人又有几个是规矩的,说不定还会对她上下其手。
    一想到那样的画面墨北枭更是愤怒,他松开苏小鱼,一口气往桌上倒了一排酒。
    “你不是想走,喝完这些酒我就让你走!”
    “枭,过分了。”颜归不是洛痕那个傻子,他已经看出墨北枭和这个女孩摆明了是认识的。
    就算有的陪酒女会假装成大学生,但也装不出来她身上那种干净纯洁的气质。
    这个女孩没有化妆,身上穿得也就是普通的裙子,她不是陪酒女。
    苏小鱼红着眼,“我喝了这些酒你就放我走?”
    “是。”
    “好,我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