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言情 > 小妻太娇嫩,枭爷轻点宠 > 第2章 给我系上
    第2章 给我系上
    她再次被丢到床上的时候已经犹如一条死鱼动弹不得,累,太累,比她跑一千五还要累!
    而那个始作俑者却站在床边慢条斯理的穿着衣物。
    尘埃在阳光中细碎飞舞,男人高挑俊美,身材更是让人无法挑剔,每一条肌肉的线条都是恰到好处,多一分太壮,少一分太羸弱。
    不过是穿衣这么平常的事情,苏小鱼像在看偶像剧男主的镜头。
    不,他比起那些做作的男人不知道帅了多少倍。
    她本不是一个花痴少女,但男人浑身上下的气质以及浑然天成的优雅感真的很吸引人!
    男人瞥了一样床上直勾勾盯着他的女人,像极了一个傻掉的呆瓜。
    不过随便瞥了一眼,她不经意间露出的肩膀肌肤便让他喉结滑动。
    “怎么,还不够?”
    “不不不,够够够。”苏小鱼怕极了,生怕他再狼性大发。
    见她疲惫不已,男人决定放过她。
    他丢了一条领带过来,“会打吗?”
    苏小鱼不擅长撒谎,下意识点了点头,点完头她就后悔了,这不是自己往坑里跳。
    “给我系上。”男人命令道。
    苏小鱼瘪着嘴起身,在他狼性目光中连忙裹了一圈浴巾悄然下地。
    他的身高应该接近一米九,她一米六八的个子不穿鞋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矮小。
    轻轻踮起脚尖,拿着领带往他脖子上一套,她只是知道怎么打,没有实践过,动作并不熟练。
    男人垂眸看着身前的小女人,像是一个刚刚学写字的孩子,初次拿笔写得歪歪扭扭。
    虽然不好却写得认真,都说认真的人是最美的。
    带着水汽的发丝微卷散落在她的两侧,显得脸更小。
    苏小鱼很漂亮很精致,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大眼睛小嘴巴尖下巴,肌肤白皙。
    从前这样的女人不少,他却没有一点兴趣,为什么昨晚会真的动她?
    本只是好奇这位厚脸皮非要嫁入墨家的女人是什么样子,谁知鬼使神差要了她,今早竟也没忍住。
    小女人似乎有些着急,鼻尖上都沁出薄薄的汗珠。
    她的身上有股浅浅的香味,肌肤在阳光中更是白皙,像是婴儿一样,看不到一点毛孔和瑕疵。
    “好了……”
    在他不知觉看入神,耳边传来她轻快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也许是终于打好了领带,她开心的展颜一笑,将男人最后一点自制力彻底拉爆。
    腰间突然多了一双铁臂,苏小鱼脸色大变,还不等她拒绝,身体轻轻一推她便倒了下去。
    弹性极好的大床惯性弹起她的身体,又被男人重重压下来。
    四目相对,苏小鱼紧张得咽了口唾沫,“那个……”
    “女人,你有毒。”男人落下这一句话封住了她的唇。
    苏小鱼无奈看着天花板,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是一个替代品,而他不过是一个检验货物的检察员,从昨晚到现在,他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这一场混乱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男人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电话震动了数声,他这才放开了苏小鱼。
    苏小鱼被他滋润后更显娇艳无比,一头墨发随意散落在枕上,小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体力真差。”他认真的评价。
    苏小鱼瞪了他一眼,似乎是畏惧他的威严又不敢太过分,这一眼就像是小娇妻撒娇,一个眼神差点让他又有了感觉。
    要不是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今天不会放过她。
    小东西不甘又不敢气呼呼的模样让他觉得十分好玩,手指揉捏她柔嫩的小脸。
    “苏小姐,你合格了。”
    欺负了她这么多次,最后还说这样的话,她实在忍不住回了句:“我又不是猪肉。”
    “呵……”男人低沉的笑声悦耳,俯身在她耳边留下一句话,“我们会再见面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具让他感兴趣的身体,他没说结束那就不能结束。
    男人西装革履离开,要不是这满床的狼藉,苏小鱼一定会被他的表面所欺骗。
    见面?自己不过是一个冒牌货,而他也只是个检察员,她们之间不会再有一点瓜葛。
    换上给她准备好的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逃一般离开了那罪恶的地方。
    她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有人扯下了床单。
    华贵的别墅,一个打扮时尚得体的贵妇坐在窗边优雅的端着咖啡。
    管家恭敬立于一旁,“夫人,你瞧。”
    那貌美贵妇一举一动都透着无尽的优雅和贵气,眼尾上挑,扫了一眼白色床上的血渍。
    “身子倒是干净,只可惜生在了苏家。”
    “夫人,你的意思是……”
    “通知苏家,让苏落和二少完婚。”
    管家大吃一惊,“所有媒体都通知了,苏家大小姐和大少的婚事,怎么就变成了二少?”
    “那可是苏家自己告诉媒体,与我墨家有一点关系?我可从未在媒体面前说过一句话。
    呵呵,汤丽的女儿也配嫁给北枭?简直是痴人说梦。
    她苏家不是想和我墨家结亲么?我自然要好好成全成全。
    大少也好,二少也罢,不都是墨家的少爷?我可没有出尔反尔。”
    贵妇小口抿了一下咖啡,眯着眼惬意的回味着咖啡的醇香,好戏就要开场。
    管家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最后隐去只剩下恭敬,“是。”
    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厦顶楼,男人负手而立俯瞰楼下的如蚂蚁搬食的车水马龙。
    门推开,暮光推门而入,“枭爷,夫人改了主意。”
    墨北枭身形未动,“嗯?”
    “说好的苏家大小姐和你联姻,夫人改成二少和苏落。”
    “她不是改了主意,而是一开始就没想让苏家的女儿嫁给我。”
    “是啊,那苏家不过就是仗着以前救过老爷子,老爷子欠他们一个承诺,非要逼两家联姻,否则墨家就会落个不仁不义的名声。
    夫人这一招还真是厉害,反正说好的墨家,让她女儿嫁给二少也是嫁入墨家。”
    “随她。”墨北枭整理着袖口,昨晚的女人是不错,但他的妻子不是苏落配的。
    “对了枭爷,昨晚的那个女人不是苏家大小姐。”
    墨北枭的脸色这才有一丝变化,“她是谁?”
    “苏家二小姐苏小鱼,应该是夫人刁钻提出要验货,那苏大小姐不是干净的身子,便要了二小姐来。”
    耳边浮现女人不甘的声音,“如果能选择,我一定不会来!”
    本以为她是装作坚贞,原来竟是冒名顶替。
    有意思,墨北枭嘴角邪肆勾起。
    苏小鱼,既然来了就别想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