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武侠 > 半仙 > 第二八六章 小云间
    等!
    子时将近,大家都在等。
    区别在于,站在下面的人不知道在等什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而站在顶峰的人则知道在等子时仙家洞府开启。
    三大势力的领头人都在期待着,不断观察四周打量。
    师兄弟三人则是紧张,还是那句话,万一仙家洞府不开启怎么办?
    山顶上搬来了调好的计时水漏,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不大,却很清晰,似乎每一滴都敲在人的心房上。
    几人不时去看水漏上的刻度,眼睁睁看着亥时将过,子时些许微差将至。
    师兄弟三人只感觉嘴里发干,四周依然是静悄悄,只有不时吹过的风声,夜空也依然是漫天繁星,看不到丝毫月出的迹象。
    重点在于没看到丝毫仙府要开启的迹象。
    当滴答滴答水滴声中的刻度表终于下降到子时位时,山顶六人的目光都骤然离开了刻度表,快速打量四周,寻找仙府开启的迹象。
    然搜寻了好一阵,依然是不见任何迹象,众人小心观察。
    时间随着水滴声一点点过去,没任何人发出任何动静,水漏刻度表又慢慢下降了一刻,四周还是无任何异常,师兄弟三人不禁暗暗叫苦,感觉被云兮给坑了。
    说什么洞府开启要见到月光,还说什么要每年的第一个朔日,这话本来就是矛盾的,朔日哪来的月亮?这天上连一片遮挡的云彩都没有,有月亮一眼便能看到,月亮呢?反过来说,所谓的洞府开启条件根本就不靠谱。
    念及此,三人肠子都悔青了,明知道云兮所言可能有问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鬼迷心窍跑来了,这不是找死吗?
    水漏刻度表下降到了子时两刻后,盯着四周好一顿观察的天羽终于忍不住了,回头问师兄弟三人,“不是说子时开启吗?子时已过两刻,怎么还不见开启?”
    庾庆叹道:“三洞主,我们人都落在了你们的手上,这事我们敢说谎吗?问题是我们也是第一次来,你问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啊!”
    向兰萱接了一句,“那就再等等看吧。”
    蒙破沉声道:“波澜不惊,看不出有阵法要启动的样子,但愿不会是瞎忙一场。”
    峰下的人纷纷在盯着上面,就等上面一声招呼。
    妖界这边的龙行云嘀咕了一声,“他们在上面等什么?”
    秦诀摇头,盯着上面道:“不清楚,这样做应该有这样做的原因,上面不是摆了计时的水漏吗?应该是时辰未到吧。”
    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中,很快,浮牍渐渐降至三刻,然四周依然是静悄悄。
    这像是什么子时要开启的样子吗?师兄弟三人安静的很,老实的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鹌鹑,只有眼睛不时四周晃动观察,无比的心虚,已经在暗暗做最坏的打算了。
    天羽、向兰萱、蒙破,已经没了开始的期待,将信将疑的目光也已经在不时打量师兄弟三人。
    若不是觉得三个家伙不敢说谎,加之也是第一次来,他们怕是已经要揪住师兄弟三人的脖子问话了。
    等着,现场的气氛也是在忍着。
    当浮牍降至子时四刻,也就是说子时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山巅却还是平静无波,天羽忍不住再次出声,“你们确定你们没搞错什么?”
    庾庆摊手,“三洞主,我也很焦虑,你这问题让我等如何回答?”
    话刚落,牧傲铁突然抬手指天,“快看,月亮!”
    月亮?庾庆立马顾不上了天羽,也顺势看去,几人都跟着看向了空中。
    哪有月亮?
    一眼看去还真看不到月亮,不过细看之下又会发现,夜空中有一道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细细弯钩,仔细辨认确实是月亮,是一道极细的月牙,细到不注意都无法发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牙倒是越发显眼了。
    可对天羽、向兰萱、蒙破来说,月亮就月亮吧,有什么好激动的?
    庾庆三人确实有点小小的激动,随后发现四周并无任何变化,当即心凉了一半。
    月亮不出来还好,他们回头还能以“月亮”为借口当退路,现在月亮出来了也没反应,待会儿怎么办?
    然就在这时,山顶六人突齐刷刷看向了那弯月牙。
    逐渐清亮的月牙似乎迸发出了一股莫名的气息,正好喷薄到了山顶六人的身上。
    什么情况?
    六人惊疑不定,很快发现那莫名气息并非来自月牙,而是月牙下方一点的虚空隐隐在扭曲,隐隐出现了裂缝一般,气息是从裂缝里喷薄出来的,月牙像是一把利刃划破了虚空。
    裂缝如虚波,正在慢慢撕开,慢慢扩大,里面隐约有什么景象出现。
    天羽、向兰萱、蒙破皆振奋,皆意识到了,传说中的小云间开启了,仙家洞府真的开启了!
    师兄弟三人目瞪口呆之余,又同时互相打量,看得出来,皆如释重负一般。
    向兰萱忽回头问了一句,“你们刚才对月亮的反应为何如此之大,月出,虚空之门也开启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
    天羽和蒙破也下意识看向了两人。
    牧傲铁暗暗后悔了,悔恨刚才不该失态,解释了一句:“月亮凭空出现,好奇而已。”
    是吗?三方首领将信将疑。
    向兰萱盯着弯月方向道:“我大概明白了为何是朔日子时开启。子时正是朔日与次日交替之际,朔日无月,朔日过,新月始。每年第一个朔日的子时,乃新旧交替之机,意味着天地运转的冥冥之力进入了新一轮的周而复始,是一个重新启动之机。这洞府的大门利用了天地之力封印,对我们来说,也需天地之力才能开启,寻常看不到也进不去。”
    另两位微微颔首,蒙破沉吟道:“这也就是为何新年第一天的新月出现时,便是洞府开启之时。”
    天羽:“难怪非要等到每年第一个朔日子时。”
    三位说这些话时,目光依然是忍不住打量师兄弟三人,显然牧傲铁的反应过大令他们无法释怀,好在现在也没心思计较什么,他们继续盯着扩大的虚空口子观望。
    庾庆三人很无奈,但也同样忍不住好奇,紧盯着虚空缺口。
    “他们好像都在盯着空中的那轮新月看,有什么问题吗?我什么都没看出来,你们看出了什么吗?”
    下面的龙行云问秦诀和崔游,得到的答复是摇头。
    秦诀也看出了上面六人的异常,但他同样没看出任何情况。
    虚波般晃动的虚空缺口稳住了,一条较长的古老台阶凭空出现了,在台阶的尽头是一座古老的牌坊,上面隐约有三个字,细看,正是“小云间”三字。
    牌坊后面是什么则不清楚,但能看到内里也是夜晚星空,好像和外面没什么区别。
    山顶六人皆激动了,确认无疑了,传说中的小云间真的找到了!
    “走,你们三个先上前带路。”
    天羽忽然出手推了庾庆一把。
    踉跄一步的庾庆错愕回头,问道:“我们也要进去吗?”
    蒙破道:“鬼知道你们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你们不进去,我们如何安心?”
    庾庆立道:“这入口显然不可能一直开着,你们要我们进去多久?”他又不瞎,自然也发现了三方人马背着大包裹的情形,明显是做了长久的准备。
    向兰萱微笑,“有我们陪着你们呢,怕什么,到了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
    一听这情况,庾庆立刻挺直了腰板,“我们愿意为你们卖力,但我们也不能白忙,我们也想得点好处。”
    见到真的找到了小云间,他不再心虚没谱,顿时有了底气,开始讨价还价了。
    天羽沉声道:“少啰嗦,赶紧进去。”
    庾庆坚持:“没有我们,你们找不到小云间。我没别的意思,至少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吃肉,我们也想喝口汤,这不过分吧?你们若是连一点道理都不讲,说实话,我们很害怕,怕你们过河拆桥。”
    “没时间跟你啰嗦,这入口坚持不了多久。”天羽回头招手,“来人!”
    下方的妖界群妖立刻蜂拥而来。
    “上!”
    蒙破和向兰萱也陆续挥手招呼。
    率先上来的人,终于看到了小云间入口,皆震惊,终于明白了上面的六人在看什么。
    就峰顶上下的区别,下面的人竟然看不到洞府开启,只有在山顶这个角度才能看见开启的仙府山门。
    那场面,仿佛有一座山门长阶浮在空中,着实神奇。
    “将他们三个押进去!”
    天羽一声令下,指向浮空的小云间入口。
    数名妖修立刻上手,别了庾庆三人的胳膊,直接给推上了浮空的石阶。
    起先上脚踩踏的人还有点担心害怕,一脚踩了个踏实才放心拾阶而上,反正押了庾庆三人探路。
    三方头领也就是这个意思,若知道什么危险不说的话,你们三个先死!
    庾庆三人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些人的用意,心头不禁恨意满满,抢了他们的东西还要他们拿命担着,然又能怎样?无力反抗!
    师兄弟三人一路上期待进入小云间寻宝,却没想到自己会是以这种方式进入小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