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玄幻 > 黑石密码 > 2118
    正常人,到了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应该收手了。
    但那是正常人。
    对于赌狗来说——
    “我还有一万块!”
    是的,他还有一万块,但这一万块已经没有任何实际上的意义了。
    当它被年轻人惦念的那一刻开始,它其实就已经输了!
    对赌场来说,赌场可以输无数次。
    但对年轻人来说,他能输的次数已经不多了,如果他加大了筹码,他会输得更快!
    一万块被兑换成了两枚五千块的筹码。
    想要把本钱找回来最简单的方式不是去二十块底注的赌局,二十二十的赢回来。
    而是找一个无上限的大赌桌,两三牌就把输的都赢回来。
    五千如果能赢,就是一万块。
    然后一万再赢一次,就是两万。
    只需要两牌,如果他能都赢的话,他就有了两万五。
    然后两万再赢一次,就是四万,然后是八万,十六万……
    他一共只需要赢六次,他不仅能把这几天输的钱全部赢回来,还能大赚一笔!
    连续赢六把,难吗?
    不难!
    他自己就曾经连赢过十四牌!
    这次他不需要破纪录,他只需要赢上几牌就够了!
    这次他换了一张赌桌,换了一名女荷官的赌桌。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总是认为女性代表了纯真,至少不太可能会在手法上作弊。
    这也是女荷官的赌桌总是爆满的原因,作弊需要那么高的技术含量,女人这么笨,未必能学得会。
    第一把,年轻人赢了,这让他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五千变一万,不需要劳动,不需要人脉关系,只需要把筹码放在桌子上然后聆听命运的决定!
    这就是赌博特有的魅力,一种不劳而获的魅力!
    有人向年轻人投来瞩目的目光,毕竟一局赢五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大约等于布佩恩地区工人不吃不喝一年的可支配财富。
    紧接着,他将荷官送来的两张五千块的筹码,又推了回去。
    这次下注一万!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以前从来都没有一次性下过这么大的赌注。
    巨额的赌博让他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面色红润,精神亢奋!
    整个世界仿佛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当中,色彩变得更加鲜明明亮,就连空气中的细小尘埃,他都能够看见!
    荷官发牌的动作好像都慢了不少,他有更多思考策略的时间。
    “不叫……”,他摇了摇头,他的牌面处于一个不大不小的点数上,但荷官露出来的那张牌是一个很小的点数。
    换句话来说,哪怕另外一张看不见的牌是最大的点数,他也必须要牌。
    只要要牌,就有可能会爆。
    牌面上有年轻人一万块的筹码,就加大了庄家的压力。
    这就是必然的结果。
    对年轻人来说很幸运,但对庄家来说,很不幸运,第一张就爆了,庄家全赔。
    年轻人看着手中五千块的筹码在两牌之间变成了两万,他的心跳声更清晰了!
    就像是……心脏在耳边跳动,血压和一轮轮的脉搏快速的流遍全身!
    两万块的筹码,又推到了桌子上。
    桌边的玩家们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眼光,不管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情况,在公共赌桌上一牌下两万的,绝对是值得关注的人!
    这一次,他的运气并没有那么好,一个相对较小,同时也非常尴尬的牌面。
    他选择了要牌,然后爆点,荷官甚至都不需要继续要牌就能赢钱!
    年轻人紧接着又上了五千块,那是他最后的钱!
    命运这一次依旧没有钟情于他,他输掉了所有。
    再次变得一无所有,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狂躁当中!
    只是现在缺少了一些资金而已!
    就在年轻人失魂落魄的打算离开赌场,找个地方冷静冷静时,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走到了他的身边。
    “先生,看起来你好像运气不太好?”
    年轻人抬头斜睨了女人一眼,不得不说女人很漂亮。
    三十来岁正是女人处于一种刚刚成熟的阶段,也是最充满诱惑力的一个阶段。
    她穿着一席拖地大红连衣裙,头发高高的盘着,略微画了一些妆容。
    透过略微贴身的连衣裙,能看见她的身材非常的好,一点赘肉也没有。
    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如果在娱乐场所,会有数不清的人来搭讪。
    但是在这里,搭讪的人非常少,她远比不上赌桌和筹码更吸引人!
    年轻人没有说话,准备继续离开,但那个女人的下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我可以提供一些贷款业务,不需要抵押……”
    年轻人的脚一顿,“你能给我多少?”
    女人指了指大厅边上一圈的沙发,“为什么我们不坐下来聊聊?”
    很快,年轻人拿着两万块钱离开了,他把自己的戒指,手表都留在女人那,顺带着还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
    他向女人借了两万两千五百块,约定好三天内归还。
    年轻人认为自己还得上,但女人认为他还不上,甚至一个小时都未必能撑得住。
    如果到时候他拿不出钱来,那么他有可能会被拆分,送到不同的地区去。
    随着联邦器官移植技术的成熟,全世界等待着更换器官的人有数十万之多!
    还有更多的人群是因为没有钱换不了,不是不需要。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一个年轻的,健康的,有活力的器官,在黑市上的价格已经超过一万块!
    而人体可供移植的器官,并不止一处……
    当然,如果他有什么特长的话,也可以。
    斯勒姆的火爆不仅带来了那些有着强烈饥渴的男性,也有很多女性需要在这里发泄。
    男人们的价格并不比女孩们便宜,反而会更贵,贵很多!
    事实也的确如此,二十多分钟后,男人脸色难看的从赌场里走出来。
    他刚准备回酒店休息,就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在你把钱还给我们之前,你哪都不能去!”
    年轻人刚准备跑,就掐住了后颈……
    私人借贷,高利贷,在斯勒姆已经发展成为了第三大产业。
    到目前为止行业委员会和当地政府,州政府,都没有出台什么政策来针对这个群体。
    因为管理这些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同时,对于赌场来说,客人们口袋里没有钱了,又没有抵押物,自然不可能放款。
    但高利贷愿意给他们借款,而他们借到了这笔钱之后,也会用于赌场的游戏和消费,最终还是落在了赌场的手里。
    尽管高利贷给斯勒姆带来了一些不太友好的声音,但就目前来说,在他们没有把事情搞得太坏之前,对赌场而言这些是利大于弊的。
    其实任何地方都有高利贷的存在,人们也很清楚高利贷的危害性。
    赌场里都有正规的银行,游客们不愿意通过抵押获得贷款,想要无抵押的得到赌资,那就自然要承受严重的后果。
    至于以后,林奇有计划去整顿,但短期内,暂时不动这些人——
    这不是放任,是让他们自己露出致命的破绽。
    现在收拾高利贷反而会让一些通过高利贷翻身的赌徒不满,你们不愿意借钱,还把那些愿意无抵押贷款的公司或组织给弄没。
    他们怎么能不反感?
    所以还要再等等,等更多的人受到它的荼毒时,再出手解决这些问题。
    不仅能让斯勒姆的氛围变好,还能得到人们的称赞。
    稍晚一些的时候,在一间地下室里,年轻人狼狈的坐在一把破旧的椅子上。
    这把椅子和整个斯勒姆的环境格格不入,它仿佛遭受过非人的折磨,一些焊接处的缝隙里,似乎还残留着干涸的血渍。
    “你还有两天时间,如果你找不到人来给你支付这笔钱……”
    女人微微摇头,“在倒计时结束之前,我们可以保证不对你动手。”
    “但倒计时一旦结束,你还没有能够把钱还给我们,那么我们只能通过我们自己的方式,从你的身上把这笔钱追回来。”
    “希望你别自作聪明的和我们去赌我们不会伤害你,这里不是你所知道的任何一个有法律的地方。”
    “你不会喜欢那种感觉!”
    她离开时把门锁上了,铁门,他被关在了房间里。
    房间里只有水和一个苹果,这就是他一整天的伙食。
    整个地下室里不只有一个房间,也不只有一个被关起来的人。
    斯勒姆让林奇这样的开设大赌场的人发了大财,让那些有很多女孩们的经纪公司发了大财,也让这些放高利贷的发了大财!
    当一切都安静下来时,门外传来的惨叫声,痛苦的哀求声,一直都没有断绝过。
    地面之上,依旧热闹非凡,人们永远都想象不到,在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下,深藏着怎样的罪恶!
    年轻人一开始的确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他想试试看,也许只是这些人在恐吓他。
    直到……
    第三天上午,年轻人早就被饿的迷迷湖湖。
    他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抬了起来,然后整个人都变得舒服了许多。
    他迷迷湖湖的睡着了。
    当他再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病床上,输液瓶正在向他的身体里灌输某种液体。
    他的精神变得好了许多,就是肚子依然会饿。
    我被救了吗?
    他看着走过来的医生,眼睛里充满了希望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