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言情 > 六指诡医 > 第3105章 撤退
    王富华和岳敖一前一后,完全是一副大马金刀舍身决战的样子,前者用罡正的阳修开路,后者则用更为灵巧的灵修作为“射手”,对着阿閦佛展开了全方位的攻击。
    老和尚也不甘示弱,袈裟、禅杖以及一身的法光全都用上了。
    三个人你来我往,攻杀皆是高阶修为,一时间,打的光芒摇曳,火星四射。
    “老和尚,我看你有多少耐力!”
    王富华突然使出了徂徕大法,两手朝远处一指,就动用了搬山之法,将一座高达数十余米的小山拔来山头,狠狠贯向了老和尚。
    山虽小,可却也重达数万斤,一时间,沙尘四起,地动山摇。
    阿閦佛抬头看了一样,马上默念咒诀,双臂之上陡然又生出两手一头,呈现出了四壁双面相的模样。两只手朝天无限增长,金光环绕,乌金渡边,竟然真的将小山在看空中给接住了……
    “老和尚,真有两下子,我来!”
    岳敖见王富华此招未能起到作用,双手直接做浑天诀,启动灵修招引令,朝着老和尚身下一扫,一道银光掠起,咔嚓一声,大地就被这道银光劈开了了……
    地面轰轰隆隆朝两侧开裂,直接在阿閦佛的身下形成了一道黑暗不见底的深渊。
    在地面剧烈的颤抖中,阿閦佛脚下一个失空,瞬间就坠落在了黑渊之中。
    “老和尚,你去地下念经吧!合!”
    岳敖大念咒诀,双手一个抱拳的动作,面前两尺宽的大地裂隙骤然合拢,对撞在了一起。
    整个地面严词合缝,看不出来一点痕迹,谁能想到,三秒钟之前,一个和尚被埋在了其中?
    “收!”王富华也趁机收势,那座庞大的小山头轰然落在了地面上,正压在了阿閦佛刚才消失的地方,犹如一座坟。
    两人配合默契,相得益彰,彼此猛地一几掌,朝着远处的多宝如来道:“下来就是你了!”
    多宝如来吓得够呛,他哪里能想到,刚才刚击杀了木河洛的阿閦佛,此刻竟然如此简单地被王富华和岳敖干掉了。
    难道说,这世间有些人就是相生相克的,这两个家伙专客阿閦佛?
    “你们……你们两个别过来,等我唤一个帮手过来!”
    多宝如来正惊慌失措准备朝法光如来求援,却忽然听见嗡嗡两声震动,脚下的大地随之颤了颤。
    然后所有人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就看见嗖的一声,一道杏黄色的光芒从大地深处直冲云霄,一刹那间,将周围数千米都照亮了。
    岳敖和王富华,乃至多宝等人纷纷举起手遮挡住耀眼的光辉,然后就看见一个跏趺而坐的佛身傲然出现在了原地。
    “无量寿佛!两位施主,老僧还没死呢!”
    阿閦佛竟然神奇地从地下逃生了出来,不单单破碎了地面,还把小毒王搬来的山都撞的四分五裂,随着滚滚风沙坠落到了四周。
    多宝如来惊慌失措的脸上马上转忧为喜,高声道:“我就知道,佛道之争,必是我佛高出一头,阿閦佛威武。”
    王富华和岳敖故作惊愕,双双施展掌力,将刚才击飞的那些碎石搅动上了天际,一股脑地朝阿閦佛和多宝如来砸了去。
    “两位,这是黔驴技穷了吗?”阿閦佛冷嘲一声,一跺脚,地下骤然生出一抹戾气,在地上盘旋了一圈就卷胁着隆隆飓风迎了上去。
    风和石针锋相对,碎裂的竟然是这几百个石头,而且不是裂开,而是碎如糜粉一般。此刻,那风就像是斩铁如泥、吹毛立断的神兵利器,将车斗大的巨石斩落成尘,然后一个急转,朝岳敖和王富华追了上去。
    “不好,快走!”岳敖惊慌不已,赶紧拖着王富华朝大营这边溃退而来。
    咔咔咔!
    身后戾气像是滚滚雷火一样砸在了地上,就在两人周身肆虐着,等王富华和岳敖“逃”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衣衫褴褛,满面风尘了。
    “阿閦佛爷,以一敌二,真乃是弥天大勇!”多宝如来振臂高呼道。
    阿閦佛则摇摇头,喃喃道:“可惜了,没能在杀一个,让他们逃走了……”
    “佛爷休要自怪!”多宝如来宽慰道:“此等血战,您能全身而退就是成功,更何况,是你击退了他们。以我之见,这两个家伙也就是退的快了点,否则,必是您的掌下亡魂。”
    远处的旃檀佛和法光如来也双双迎了上来,两个人都变了脸色,再不是原来那种不亲不热,不远不近的感觉了,而是双双朝阿閦佛拱手行佛礼,俨然是已经彻底把他当成了救星。
    再说我们这头,王富华和岳敖灰头土脸的回来就抱怨道:“这当群中演员也太辛苦了,不单单要被揍,还要显得惨……”
    而木头则悄然出现在他们两个身后道:“我要是真有死的那天,你们两个能有今天这表现,跟孝子是的,我也就知足了……”
    “呸呸呸,这种话也说!”岳敖白眼道:“刚才你死的那瞬间,我差点真哭了出来,恍如一切都是真的。”
    “可不是嘛。要么说,这世界上最会骗人的都是那种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呢,就像是一串葡萄,还没下树就一脸无害软绵绵的,保准是一肚子坏水。”王富华附和道。
    “怎么把我说那么坏啊,这不是剧情需要嘛!”木头朝我道:“这两仗打的够可以吧?死的死,逃的逃,把咱们的威名都败光了,也不知道看到这场景,手下的兵将怎么想。”
    我正色道:“不管他们怎么想,传令下去,按照道教,全军上下,兵勇手持黄麻布,中将穿白衣,总之,要有国丧之势,然后直接撤退!”
    “还撤?撤哪去?”
    “回到伽蓝河东!”我大声道:“总之一句话,把戏演完。只要阿閦佛获得信任,能重回须弥山‘面圣’,我们再打回去就是了!”
    王富华嘟囔道:“真是太窝囊了,这戏赶紧结束吧。另外,我预约一下子,那个多宝如来,将来一定要交给我。不杀他,我这群演白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