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姦盛宴 > 未来篇(4) 悲歌震天
    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姦盛宴 作者:

    未来篇(4) 悲歌震天

    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姦盛宴 作者:

    未来篇(4) 悲歌震天

    所有人物、背景、剧情皆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囚禁着林震天的监禁室内,依旧瀰漫肮髒腐朽的气息,角落散落着盘子碎片,酸臭的饭菜也四散一地。

    林震天死气沉沉的坐在椅上,彷彿已经腐烂。屑垢一块块结在身体上,臭气冲天的排洩物也在椅下凝结。薇竹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来,没有她的打理,这裡的环境变的加恶劣。

    「匡。」林平海将盛着饭菜的盘子放到地上,推到林震天脚下。他注意到角落的饭菜已经发出阵阵酸臭。

    「......还是没吃吗?」林平海暗道。

    那天,吃了药的林震天,和薇竹交合整整六小时才累的沉沉睡去。等他清醒后,彷彿察觉到自己做的事,变得加颓废,甚至不再进食。为了维持林震天的生命,林平海下令哈里与麦可「必要时」可以对他强制灌食。

    林平海默默看着曾经威风强势的林震天,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眼中流转,那是着对过往亲情的一丝怀念,还有些许惋惜唏嘘,多的是浓浓仇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林平海叹了口气,低沉的声音在密闭空间裡迴盪。

    「哥哥,还记得我们小时后的约定,我们发誓要一起赚很多很多钱,要比爸爸赚的还要多......然后,将那个把妈妈抛弃的无情父亲给打倒吗?」林平海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

    林平海继续低声自语着:「那时候真的好辛苦、好辛苦,我们太年轻,太过冲动,现在想想只觉得自己天真无比。不过或许是上帝保佑,我们虽然经历过几次失败,也曾差点无法翻身,但最后还是成功了。」

    「我们成功创立了l财团,虽然那时的规模还不如现在,但也达到我们的目标,超越了父亲的企业。而父亲当时还不知道l财团就是我们创立的。很轻易,我们就将父亲给扳倒,逼得他来到我们面前低头认错。」

    「那时,数不清的商业媒体、杂志争相报导我们的成功,普通人们传颂我们的事蹟。我们不但打倒了父亲,还如此年轻就创立l财团,无数的光环围绕着我们,就连我们自己也深信......」

    「......深信未来是美好的。」林平海说到这忽然闭口,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像是想起什么难以启齿的回忆。

    林震天坐在椅上,没有发傻,没有吵闹,只是如死物般一定也不动,沉默不语。

    「我错了......」林平海打破沉默道:「我以为我们能像小时候一样,互相信任、互相依赖的走下去,直到我们的儿女长大,直到他们继承我们的衣钵,直到我们老死。」

    「我错了。」林平海再次说道,眼神满是落寞,「不知从何时开始,你变了。你不再是令我敬爱的哥哥,而是变成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什么时后开始,我们的关係不再是兄与弟,而是上司与部属呢?你太过独裁、专横、多疑。你强势的主宰着l财团,不让别人插手,最后甚至......不再信任我了。」

    林平海说到这,眼神变的无比落寞。下一刻,熊熊的仇恨之火在他眼中燃起。

    「我不甘,我恨你将我们共同的心血占为己有!我恨你不顾兄弟之情,总是对我百般辄骂、怀疑!我恨你只把一切留给自己的女儿,不管傲龙的死活!l财团明明是我们共同的心血,你怎么能这样做?」林平海眼中泛着愤恨,无法抑制的大吼道。

    激动的声音在监禁室内迴响着。片刻,林平海才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的残暴造就这一切。不只是我,很多公司的元老也承受不了,纷纷离你远去,你难道看不出公司内部一直动盪不安吗?」

    「为了l财团,为了我们的心血,这一切必须改变......就算不择手段,我也要让你下位!所以傲龙趁着你出国,将薇竹抓起来,然后趁你们父女不在时,我们暗中将公司慢慢掌控......若不是你偏心,已经将部分权力下放给薇竹,或许我们还不必对她做这种事......」林平海冷冷道出事情的所有真相,「薇竹还这么小,你就已经预定她是l财团的继承人,这对傲龙公平吗?」

    「我不会让你如愿,现在薇竹不再是l财团的继承人,傲龙才是!傲龙会好好利用她,用她来贿络对公司有益的人,算是替你赎罪。以后,让我和傲龙将公司导回正途,发展到巅峰吧。」林平海将怨恨全部爆发后,颤抖着唇,缓缓闭上眼,不再看依然没有反应的林震天。

    「在这度过馀生吧,再见了......哥哥。」林平海深吸一口气,漠然的转身离去。

    这是他最后一次失态,也是最后一次叫他「哥哥」。

    寂静的监禁室内,林震天依旧孤独、颓废的坐在椅上。不过没有人察觉到,他死寂的双眼此时泛起了些许波动。

    ***

    此时某个几乎荒废的废弃建筑裡,薇竹与莫菲被送到这,准备继续服侍另一群对林平海至关重要的人物。在此之前,她们则是在被称作「白局长」的人那裡待了一个礼拜。

    这裡是l财团过去的旧宿舍,多年前让员工居住使用,薇竹年幼时也曾来过,如今却已经荒废了。

    旧宿舍一楼大厅内。

    一群男人正围绕着莫菲,脸上露着淫笑,而莫菲只是坐在地上傻笑,没有反应。不远处,两个男人将薇竹制住,恭敬站在一名老者身旁,不动声色的观看男人们对莫菲上下其手。

    只见莫菲满脸傻笑的坐在地上,任由身上的衣服被扯破、脱下,露出纤瘦又不失美感的身材。六、七个赤裸的中老年人围绕着她,贪婪的凝视这具青涩瞳体,像是恨不得马上扑上去般,跨下皆是坚硬如铁,朝天怒挺。

    一个老男人按耐不住,揽过莫菲的头,舌头伸进她的小嘴内啵啵吻着;其馀的男人也纷纷蹲下身,舔吻着莫菲的锁骨,胸前与腋下,无数隻大手在莫菲的臀部与大腿上游移。

    「嗯姆......嗯......啵啵......呜姆......」莫菲享受似的闭上眼睛,主动伸出香舌与老男人交缠,完全没有抵抗,身体也完全放鬆,任由身上每一寸部位让人玩弄。

    「不要......住手......不要再欺负莫菲了......」薇竹痛苦的喊道。莫菲又要在她眼前受人污辱,她还是无力阻止,而精神已经失常的莫菲还不明白这一切,甚至自己主动配合,这样的画面让薇竹心如刀割。

    薇竹流着泪哀求道:「我知道你们对我父亲心存怨恨,但这些都让我承担吧......求求你们......不要再让莫菲受苦了......」这群人都是l财团过去的员工,有些甚至是资深级的元老,不过如今都已辞职。

    围绕着莫菲的老男人们没有理会薇竹,依旧贪婪的侵略面前年轻稚嫩的娇躯。只见与莫菲接吻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其馀的人肆意把玩着莫菲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没有放过。

    「好甜的小嘴,亲起来真过瘾,啵啵......」

    「以前这孩子是林董眼中的红人,又是大小姐的好朋友,连我们这些老人都要看她脸色,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够随便玩、随便操,爽翻了阿!」

    过去,莫菲因为与薇竹牵绊极深,加上从小便崭露天才资质,所以高中就开始辅佐林震天与薇竹处理l财团事务,能力甚至超越不少资深人员。虽然因此得林震天器重,但也不可避免的得罪像他们这样的元老。

    「因果循环,父债女偿。过去林震天对我们做过的一切,总要有人来赎罪。这女娃也一样,仗着天资聪颖便目中无人,不顾虑我们这些老人的脸面,也是自作自受,报应不爽。」薇竹身旁的老者悠悠道。

    薇竹愤怒的转头看向老者,「如果不是你们做出图利自己的勾当,父亲会把你们辞去吗?你们自己自尊心作祟,还说莫菲目中无人?南伯伯,扪心自问,这样对待我们,公平吗?」薇竹泪眼婆娑,激动的质问。

    这位老者曾是林震天最得力的左右手,也是这群人裡面地位最高的人......同时,也是从小看着薇竹长大的慈祥老人,如今,他竟然也背叛了。

    南知礼摇了摇头:「大小姐,您太年轻,无法体会大人们的世界。所谓有光必有影,凡事皆无完美无缺,l财团也不例外。您父亲太过正直刚强,不懂迎合,这样的他终究会为自己带来灭亡。而林副董......现在应该要称呼为林董了,他虽然自私势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却是最理想的领导人,不是我们选择他,而是l财团选择了他。」

    薇竹还想开口,却马上被打断。「呜!」她痛呼一声,双脚因为被人踹了腿窝而弯曲,双膝重重跪到地上

    「跪下!替妳父亲认错!」薇竹身后的中年男人喝斥道。他是南知礼的儿子,而身旁与他一同制住薇竹的则是他的儿子,他们祖孙三人过去都是l财团的员工。

    南知礼看着美丽的薇竹,昔日备受宠爱的公主如今卑微的跪在面前,受制于他们祖孙三人,年迈的他再也难掩心中渴望,

    「大小姐......转眼间您也长大了,出落的如您母亲一样美丽。还记得最后一次抱您,是小学六年级,那时您已经是个小美人了......您不知道,那时我抱着您,心裡忍不住偷偷意淫着您娇小的身体,您的身体真的好香好软,可惜......之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

    南知礼的话让薇竹再度目露绝望。

    多少次了?她所信任的人在她面前吐漏真言,坦白出对自己的慾望?校长、伯父、堂弟,现在则是南伯伯......

    高贵......美丽......这些光环曾令她显得耀眼,如今却像诅咒般,薇竹宁可不要这一切。不要这令人称羡的虚华外表,也不要这身男人眼中的漂亮皮囊。这样她就不会因为被背叛,而一次次心碎绝望。

    「大小姐,如今您已是阶下囚,还请您委屈一下,替老朽纾解一番。算是替您父亲赎罪,也算是报答您年幼时,老朽曾经照看过您的恩情吧。」南知礼弯腰脱下裤子,在薇竹面前露出浓密的黑毛,以往颓靡的宝贝对着她狰狞怒举。

    「我不要......」薇竹抖着音道,眼裡透着厌恶和抗拒。老人的秽物离她的鼻尖很近,令人作噁的男人气息不断扑鼻而来。

    南知礼闻言笑道:「大小姐,别淘气了。您也不是处女,老朽实在不明白您在坚持什么,难道老朽就比较卑贱,比不上过去那些玩弄过您的男人?」他边说边套弄着自己的宝贝。

    「就算我的身体已经髒了,我也不会听你的话,不然不就等于承认我父亲的罪过?」薇竹倔强的凝视南知礼道:「何必假惺作态,将自己的罪都推到我父亲身上?我早就看穿你的虚伪!我无法阻止你,但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我也永远不会屈服你这种小人!」薇竹的声音虽然颤抖,眼裡却是透着坚毅。

    「喔,是吗?」南知礼轻笑一声,对薇竹无谓的坚持感到可笑,不过他也不着急,他对着自己的儿孙吆喝道:「把大小姐转过去,让她见见她的好朋友现在如何!」

    两个男人点点头,将跪在地上的薇竹转了个身,让她面朝莫菲的方向。而在那裡的一群男人们,也早已留意到这边的动静。

    不远处的秃顶男人转头看着薇竹淫笑:「大小姐,您还是乖乖听南处长的话,这样待会我们可能还会对您的朋友温柔一点。反正听说您也被不少男人干过了,何苦为难自己?两腿一开,眼睛一闭,不就过去了?」他正抱着莫菲的双腿,肉棒顶在她光滑的下体外,不断将粉嫩的阴唇磨擦出一张一合的隙缝,像是在做冲刺前的准备似的。

    而莫菲此时躺在地上,双眼迷离,娇美的脸庞鲜红欲滴,小嘴微张娇喘着。「嗯......嗯......」只见她低吟连连,不安分的扭动腰肢,显然早已被挑逗出情慾。另一个老男人将肉棒放到她脸上,她本能的用脸颊主动磨蹭,感受阳具的温热,甚至像小猫般伸出舌头舔拭,像在舔食美味一样,「簌簌......」

    「哈哈!竟然主动舔肉棒,到底明不明白自己正在被强姦啊?」周围的男人们哄笑道,莫菲这般淫荡至极的模样,与过去简直相差甚远。以往的天才少女竟如傻子般,任人欺辱玩弄也不自知。

    「簌簌......簌簌......好好吃噢......呵呵......」莫菲听不懂男人们的取笑,还在傻笑舔着肉棒。

    薇竹看见此幕,心中不禁充满无限悲哀。这样的场景她已经见过无数次,过去她多次被迫与莫菲一起共侍男人,每一次她都希望唤醒莫菲的神智......一次次,又一次次的呼唤......然而完全没有用。莫菲真的已经被虐到彻底失常,疯癫,无法挽回。

    薇竹强忍着悲伤看着这一幕,就算自己服从了南知礼,莫菲也不会恢复正常,不会因此得到善待,她太了解男人的丑恶了。

    见薇竹依旧不发一语,南知礼向秃顶男人使了一个眼色。

    秃顶男人心神领会,抱紧莫菲的双腿,下身开始前挺,硕大的龟头将小穴挤出一个洞口,肉棒一点一滴挤入,然后「噗」的一声齐根没入。「好爽......裡面好温暖......」他舒服的叹息出声,莫菲湿润窄小的花径将肉棒紧紧包覆,舒爽无比。

    「嗯......喔嗯......动动......叔叔动动......」诱人的呻吟从莫菲嘴裡发出,腰肢扭动的不安分,小穴不断收缩,主动吸紧肉棒。

    「别急,爷爷这裡也有好吃的棒棒,会喷出好多好多牛奶喔.....」另一名鬍鬚老人嘿嘿淫笑道,将肉棒塞入莫菲嘴裡让她含着,下身开始挺动,将莫菲的小脸完全压在下面。

    「呜呕......咳咳......」莫菲不可避免的呛咳一下,但随即又目露欣喜,熟练的含舔起来,「姆呜......噗哧.....噗哧......噗哧.......」

    莫菲的胸前则是趴伏着一名肥胖男,一手大力的搓揉雪嫩酥胸,大嘴咬着另一边的乳头吸吮,「真的有奶汁......好甜呢......簌簌......」

    「哈哈,看来她真的生过孩子,真够惨的,没想到这女娃也会有今天!」另一名中年男人笑道,也覆上莫菲另一颗乳头,「我也来嚐嚐......啵......簌簌......真的好甜......」

    莫菲的两手也分别被两个男人抓去握住自己的生殖器自慰;最后一名脸上有着大黑痣的男人则是抱着莫菲的腿,不断用下身磨蹭,嘴巴对着莫菲纤细的脚指又啃又舔。

    「呜姆......噗哧.....噗哧......呜嗯......」莫菲含煳不清的呜咽一声,只见她身边围满了男人,身上无一寸不被人侵犯玩弄。

    南知礼看着此景摇摇头道:「看着自己的朋友被姦污也无动于衷,自己安然的置身事外,原来大小姐是如此无情。只要您肯稍作牺牲,我便让他们待你朋友温柔一些......」

    薇竹含着泪,默默闭上眼,不再看这令人心碎的画面。她无力改变、无力阻止这一切。

    对于薇竹的不闻不问,南知礼感到有些恼怒,失去耐心,「既然大小姐如此顽固,就别怪老朽我手段粗鲁。」他冷冷令道:「抓好她。」

    薇竹顿时感觉肩膀一沉,两手臂被抓紧。

    「就让老朽品嚐品嚐您可口的小嘴吧。」南知礼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真面目,看着薇竹猥亵的舔舌淫笑。下一刻,薇竹的双唇便被南知礼吻上,粗重的男人气息不断喷吐在她脸上。但她紧紧咬着牙关,不让对方的舌头侵入。

    南知礼迟迟无法入关,眼神一冷,伸出手将薇竹的鼻子大力捏住。片刻,薇竹便因为呼吸困难而胀红了脸,「噗哈.....呜......」她牙关一鬆,南知礼的舌头便滑熘的鑽了进去,薇竹眼中不禁露出噁心厌恶。

    「簌簌簌......啵啵......簌簌......簌簌......」南知礼伸长舌头,不断在薇竹嘴裡肆意翻搅,贝齿,香舌,津液都没有放过,「簌簌......真甜阿......」忽然,南知礼感到一股剧痛从舌尖传来。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声。

    南知礼呸的一声离开薇竹的双唇,吐出的舌头还带着一点血丝。

    薇竹冷冷看着南知礼,脸上印了一个五指印。

    南知礼擦了擦嘴,看着薇竹冷笑道:「大小姐,您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阿......还记得老朽曾经向您父亲提亲,想让您和浩易结段好姻缘吗?」

    南浩易正是南知礼的孙子,也就是此时压制着薇竹,较为年轻的男人。

    「我要感谢父亲,当时就看穿你的真面目,没有让我误入歧途,葬送清白。」薇竹冷冷道。

    「您父亲当初虽然狠狠拒绝了我,但现在,林董却已经代替您答应这门亲事。虽然不能给您真正的名分,但您已是我南家的人了。」南知礼冷笑道。他没有说出口的是,林平海虽然答应这门亲事,但并不代表薇竹永远归南家所有。在必要时,南家仍须以l财团的利益为重,将薇竹作为交易筹码献出。

    薇竹一惊,心中有些不信,但以林平海的个性,确实有可能作出这种决定。不过随即她就释然,如今,婚姻对她来说还有意义吗?

    「就算是又如何?我是哪一家人有什么分别吗?」薇竹眼中闪过自嘲与落寞。

    「呵呵,我当然知道您已经不乎了。但......以后您若是想见林震天,可都要经过我的允许。或者......您想要我代替您去探视也行,只是我不保证自己会不会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事来。」南知礼脸上泛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你......无耻!」薇竹怒道,心中不禁微微一慌。父亲是她最大的弱点,若真的如南知礼所言,若真的再也无法探视父亲,亲自喂他吃饭、擦洗身体,已经痴傻的父亲无法想像会变得如何......

    南知礼嘿嘿一笑,将肉棒顶到薇竹柔嫩的唇上,「大小姐......不,好媳妇,该怎么做应该不用老朽教您吧?」

    「不......我不相信你的话......」薇竹颤抖的抗拒,眼中带着慌张,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我没说谎,就因为林董答应这门婚事,我才愿意回到公司,还帮他找回过去离开的元老们,让他们在林董手下继续卖命。」

    薇竹含着泪,不愿相信南知礼的话,但她明白这些恐怕都是真的。

    「听林董说,自从您走后林震天便不吃不喝,全身髒的要命,身体似乎变的很虚弱阿......如果您肯乖乖听话,让老朽祖孙三人好好爽快一番,我就答应让您回去看父亲,尽尽孝道。」南知礼淫笑道,龟头不断挤压薇竹的双唇,宛如在催促一样。

    「我......做就是了。」薇竹痛苦的流下两行泪,心中对父亲的挂念终于让她服软,她不敢冒险,只能选择相信。只见她轻启朱唇,缓缓张开了嘴,轻轻含住老人秽物的前端,「呜呜......」

    南知礼拍了拍薇竹的脸蛋,「大小姐,老朽年事已高,腰不太好使,还请您自己来。放心,只要您认真服侍,老朽说话算话,往后一定经常让您探望父亲。」

    「呜呜......呕......」薇竹悲哀的闭上眼睛,不再倔强反抗。她轻摆头部,含着南知礼的秽物开始吞吐。

    「喔......」南知礼舒服的闭上眼,双手情不自禁搭在薇竹头上摆放,「好舒服......没想到真有一天,能让尊贵的大小姐含着我的宝贝......再吸紧一点......再含深一些......舌头也转一下......」

    「呕......噗哧.....噗哧.....」薇竹眼中闪过悲哀屈辱,但还是依言服从,将腥臭的肉棒含得紧深,香舌轻轻舔拭起来。

    「还是爷爷厉害,三两下就把大小姐制的服服贴贴。」南浩易佩服道。以往高高在上的人物,竟在他眼前放下身段,主动做这种不堪之事。他看着肉棒在薇竹嘴裡含进含出,恨不得自己的肉棒也让薇竹含一含。

    「早就对美丽的大小姐幻想已久,作梦都会梦见您的倩影,现在总算能一亲芳泽,摸其体肤。阿,不该再叫您大小姐,应该叫好老婆才对,嘿嘿......」南浩易一想到薇竹以后就是他的妻子,便兴奋不已,双手开始在薇竹身上胡乱抚摸游移。

    「虽然大小姐已经是你的老婆,但毕竟身子早就髒了,上不了檯面。养在家当小妾还行,但正妻还是要再娶一个,才不会有损我南家门面。」南正心看着儿子笑着叮咛。

    「好了,都不用忍了,让我们一起享用大小姐美妙的身体吧。」南知礼摸着薇竹的头,对两人笑道。薇竹则依然流着泪,含着他的肉棒不停含吐。

    不远处,围绕着莫菲的男人们纷纷露出羡慕的表情。虽然他们也觊觎薇竹的美色,但碍于南知礼的地位而不敢表现出来。现在又知道薇竹已成南家媳妇,染指的希望加淼茫了。

    只见南知礼祖孙三人皆面露淫邪,对着美丽的薇竹上下其手。

    南浩易边解着薇竹上衣钮扣,边胡乱抓揉,显得急不可待。薇竹身上的衣服本来就轻薄,连内衣也没穿,之前玩弄她的男人根本没有正常的衣服让她穿。此时被南浩易粗鲁的对待,衣服马上就被弄得皱乱。

    南正心则是拿着剪刀,俐落的将薇竹的裙子剪开。因为薇竹跪在地上,所以下半身衣物无法用正常方式脱下。片刻,薇竹的裙子唰一声落下,露出性感的蕾丝内裤,翘挺的臀部曲线浑圆美丽,向下则是修长的雪白美腿。

    薇竹没有反抗,也已经不能反抗了。她流着泪,认命无比的摆动头部,「噗哧」「噗哧」的不断含吐南知礼的阳具。

    「喔......喔......」只见南知礼开始低吼出声,满是皱纹的额上微微见汗。他低头看着薇竹痛苦的表情,心中充满成就感,「好舒服......大小姐......您真是太美了......我好爱您......」南知礼忍不住抓住薇竹的头,下身主动挺动起来。

    「咳噗......噁呕......呕......」薇竹呛咳一声,乾呕起来。突如其来的冲刺让她忍不住推着南知礼的大腿抗拒。

    「噁呕......呕......呕......」

    「咳咳......噁呕......呕呕呕......」

    薇竹流着泪不断呛咳连呕,粗大的肉棒不断刺激她的舌苔、喉咙,痛苦又噁心。

    南知礼抓紧薇竹的头冲刺抽插,每一次都让肉棒完全没入薇竹嘴裡,深达喉咙。片刻,南知礼低吼一声,下身重重撞击上去,在薇竹嘴裡释放慾望。「喔喔......」他爽快的按紧薇竹的头,不断挤压,浓密的黑毛将她的口鼻完全掩盖。

    薇竹翻着白眼,口鼻被完全密盖无法呼吸,一股股腥臭黏稠的液体不断涌入食道,噁心又呛鼻。

    片刻,南知礼放开了薇竹。

    「咳咳!......噁呕呕呕呕呕呕......」只见薇竹马上双手撑地,将口朝下不断乾呕狂吐。哪怕已经经历过这么多次,她也无法习惯这腥臭呛鼻的味道。

    「换你们了,爷爷我先休息一下。」南知礼有些疲累的对南正心、南浩易道,年迈的他毕竟不比当年。他挪出位子让儿孙方便行事,自己则坐下来慢慢套弄宝贝,希望待会能重振雄风。

    「谢谢爷爷!」「谢谢爸。」

    薇竹此时身上的衣物已经几乎被剥除,仅剩内裤还没被螁下。南正心、南浩易两人不顾薇竹还在呛咳,直接粗鲁的将她按倒在地上放平。当他们从正面看到薇竹完美的身体时,都不禁深吸一口气,眼中透着渴望,勐烈的慾火在心中燃烧。

    只见薇竹软弱无力的躺在地上,眼角含泪,娇美的容颜透着绝望,嘴裡还有刚刚咳出的浊白,惹人生怜。她轻薄的上衣敞开,露出不大不小的雪白酥胸,形状极美,一手即可掌握,粉红色的乳头小而尖挺,诱人可口;酥胸以下的平坦小腹则无一丝赘肉,腰肢纤细,完全没有产后痕迹。再往下则被深色的蕾丝布料掩盖,让人不禁想一探究竟。

    南浩易嚥了口口水,但还是强忍着渴望道:「爸爸你先来吧。」南家的家教极严,长幼尊卑的观念极注重,所以顺序才会是南知礼、南正心,最后才是他。不过爷爷能不能重振雄风还是个问题,所以现在才让父亲直接补上。

    「那爸爸就不矫情了。」

    南正心伸出手稍微触摸薇竹的下身,隔着蕾丝布料也能感受到少女的惊人柔软。他嘿嘿一笑,将薇竹的内裤往下拉,穿过雪白的双腿,最后像麻花捲般挂在她左脚踝上。祖孙三人皆目不转睛,紧盯薇竹双腿间的高贵阴部,因为已经被除毛过,所以那处光滑无比,粉嫩的阴唇一览无遗,还能从隙缝中看到一丁点粉色软肉。

    「真美......看不出已经被不少男人干过了,不愧是大小姐,简直就是天生尤物。」祖孙三人纷纷讚叹。

    不远处,围绕着莫菲的众人皆是心痒难耐,但却无法欣赏到大小姐高贵阴部的美景,只好对着莫菲出气,干得加勐烈。

    薇竹流着泪,眼中满是屈辱。南正心将她的双腿分开,灼热的硬物顶住她的下体。她悲伤的别过头,这是她每次被男人姦污时的习惯,她不愿看到姦污她的男人的丑陋嘴脸。。

    「那个......爸爸......可不可以请您不要射在裡面,我怕爷爷待会会嫌髒......等我们都用过几次,最后再一起射在大小姐裡面,行不行?」南浩易有些尴尬的道。

    「你这臭小子,明明自己嫌爸爸和爷爷髒,还牵拖到爷爷这来,实在是有够浑蛋!」一旁的南知礼不禁笑骂道。

    「无妨,爸爸,我们就听易儿的话吧。」南正心笑道。他抱起薇竹触感极佳的一双美腿,将其缠在腰间,龟头开始在薇竹粉嫩的阴唇上摩擦。

    薇竹眼中再度闪过屈辱,羞愤的闭上眼,只想快点结束。

    南正心腰身一挺,龟头突破薇竹的阴唇,肉棒直接挺进花径之中。「喔......」他舒服的叹息一声,只觉得裡面窄紧、温暖、柔嫩,肉棒彷彿回到家般,被温暖的小穴包覆。

    「呜......」薇竹咬着牙低吟一声。

    南正心抱紧薇竹的双腿,下身向前挺动,抽插小穴,少女阴唇因而不断收缩外翻。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肉体撞击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让一旁的南浩易羡慕无比。

    南浩易看着薇竹紧闭双眼,痛苦的皱着柳眉,他虽垂涎这完美无瑕的脸蛋,但又看见薇竹嘴角的浊白,内心不禁感到排斥。他将视线转到薇竹胸前,那裡高耸雪嫩,风景同样美丽诱人,他情不自禁的趴伏上去,将头埋进去嗅其乳香。

    「哈阿......真香......」南浩易埋在薇竹胸前,不断用脸颊磨蹭着,只觉得薇竹的胸部滑腻又温热,「我要吸了......簌簌簌簌......啵兹啵兹......簌簌......」他含着薇竹柔嫩的乳头,贪婪吸吮,产后的薇竹当然如莫菲一样能够分泌乳汁,香甜可口的乳汁不断涌进嘴裡,被他饮下。

    南正心一边卖力操着薇竹的小穴,一边笑道:「呵呵,大小姐的奶水好喝吗?」不过南浩易没有回话,依旧啵兹啵兹的吸吮着,显然早就沉浸在乳香世界中。

    「年轻人就是冲动,何必吸的如此猴急呢?大小姐已经是我们南家的人,以后她替咱南家延续香火,还怕吃不到她的奶水吗?」南知礼笑骂道。他仍在套弄自己的宝贝,感觉.......好像快起来了。

    「呜......嗯......呜......嗯......」薇竹紧闭着眼,痛苦的不断低吟,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只见南正心下身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趴伏在薇竹胸上的南浩易都能感觉到摇晃,他含紧嘴裡的可口,不让薇竹的乳头从嘴裡逃脱。

    「呜呜......嗯......不要......」薇竹痛苦的咬着牙,双手忍不住握拳,明白接下来对方即将射精。果然,耳边传来南正心大喝一声。

    「易儿,爸爸快射了,快帮我把大小姐的头扶正。」南正心边抽插边吼道。

    南浩易闻言连忙从薇竹胸前爬起,向前将别过脸的薇竹强行转正头部。

    南正心下身迅速抽离薇竹的小穴,将肉棒放在薇竹脸上不断套弄,「噗噗!」浓稠的浊白精液马上从龟头缝隙射出,一条条黏稠液体不断落在薇竹娇美的脸庞上,有些还射偏到头髮上。

    薇竹痛苦的闭眼抿唇,屏住呼吸,屈辱的眼泪流了下来。一条又一条温热黏稠的液体落在脸上流淌,噁心无比。

    片刻,南正心满足的看着薇竹屈辱的表情,自己的精液在这完美无瑕的脸蛋上流淌,颜射身分尊贵的大小姐,令他倍感成就。他将软掉的肉棒放到薇竹唇上,将残留的精液涂抹乾淨。

    「父亲,该您了。」南正心转头对着南知礼道

    「再等等,让浩易先吧。」南知礼摆了摆手恼怒道,他还在套弄着自己的宝贝。

    「谢谢爷爷!」南浩易惊喜道,迫不及待的放开薇竹的头,蹦跳几步抱起薇竹的双腿,肉棒对准小穴毫不犹豫直接挺入。

    「喔......舒服......」南浩易毫不怜香惜玉的直接挺动下身,勐烈抽插着薇竹的小穴,他把再次别过脸的薇竹强行转正头部,看着脸上带着湿滑精痕的薇竹道:「老婆,别把头转过去,看看妳未来的老公阿!以后老公一定每天疼爱妳,把妳插的又美又爽,让妳替我生一大堆孩子,妳说好不好?」

    「不......呜呜呜呜......呜嗯......呜嗯......」薇竹被迫看到南浩易丑陋的嘴脸,不禁痛哭出声。一想到以后恐怕要和这种人共同生活,想要探视父亲还得看人脸色,不禁悲伤地哭了起来。她的双腿被南浩易高高抬起,疼痛不断从下体内传来。

    一旁的南正心趴伏到薇竹胸上,学之前的儿子一样,吸饮薇竹的奶水,「啵兹......簌簌......簌簌簌簌......」薇竹另一边的乳头也被他挤捏,乳白色的汁液不断溢出到酥胸上面。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肉体撞击声与薇竹的哭泣声又传到不远处的众男人那,让他们再也忍受不住,慾望爆涨。

    「妈的......实在是......羡慕死老子了......我也好想干干大小姐阿......」肥胖男压低声音骂道,显然怕被南知礼那边听见。

    「没指望的,以后在公司还得听南处长的话,还是安分点吧。」这个男人同样也是压着声音说话。

    「这女娃也是极品,以前都吃不到,现在能干到该知足了。大家别再想着大小姐,把所有的欲望发洩在这女娃身上,狠狠操翻她吧。」鬍鬚老者低声劝说着。

    「好。」

    「也只能这样了......」

    莫菲只觉得男人们操干自己的力道忽然加大,跨坐在肥胖男身上的她晃动着胸部,纤瘦的身体被顶的一上一下,下身和对方结合得加紧密;紧緻的后庭也被抽插的加大力,稍微带了点疼痛;握住肉棒的两隻手也被抓紧,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

    「嗯阿......这么用力......莫菲会坏掉......嗯嗯嗯......好舒服......簌簌簌簌......嗯阿阿......」只见莫菲满脸情慾的喊着淫声秽语,全身早已沾上不少精液。她卖力的扭动腰肢配合,含着面前的两根肉棒簌簌作响,欲求不满的换来换去,恨不得将两根肉棒同时塞进嘴裡品嚐。

    南知礼祖孙三人疑惑的将目光投向这边,他们没听到众人刚刚的私下交流,只觉得这群人似乎比刚开始还要凶狠,操干莫菲的力道似乎越来越大。

    片刻,南浩易挺动的速度也开始变快,肉棒不断大力撞击到薇竹小穴深处,他眼中淫光大放,「爸爸,换我了!」

    「好!」南正心应了一声,不紧不慢的擦了擦嘴角的乳白,然后向前将薇竹的头强行转正。

    「射了!」南浩易兴奋的叫了一声,他抽离薇竹的身体,将肉棒对准薇竹的脸直接射出,年轻力壮的他精液量可比南正心强多了,射的又多又持久。

    不远处的莫菲忽然高喊:「簌簌.....好烫......好好吃......莫菲还想要......叔叔再给莫菲多一点牛奶......簌簌簌簌......再喷多一点......簌簌簌簌......」她完全不知道薇竹此时的心情,还欲求不满的对男人索求。

    「莫菲......」莫菲的淫声浪语传到薇竹耳裡,让她感到悲哀讽刺。她再一次痛苦的屏住呼吸,屈辱的承受黏稠温热的精液射到她脸上,和先前的精液溷在一起流淌,脸上的精液量多到塞住她的眼鼻,让她无法张眼,只能张口呼吸。

    南浩易学着先前的南正心,将最后的精液涂抹在薇竹唇上,带着无限成就感欣赏着薇竹满是精液的娇美容颜。

    「爷爷好了,该换我囉。」一旁的南知礼笑着对南正心父子吩咐道:「帮我把大小姐翻过来,让她把屁股翘高,爷爷我喜欢从后面来。」

    「好。」「是!」

    南正心父子依言将薇竹的身体翻转过来,让她双手撑着地,掘起翘挺的臀部对准南知礼。南浩易还「啪啪」拍了薇竹的屁股两下,嘻笑一声:「爷爷请。」

    南知礼看着薇竹雪白浑圆的美臀,以及微开的粉嫩阴唇,不禁讚叹:「大小姐真是绝代尤物,就连屁股都这么漂亮......」他爱不释手的把手搭在上面抚摸,不时将手指伸进臀瓣内,轻轻抠弄那处紧緻皱摺。

    薇竹双手撑着地,屈辱的不断哭泣,以这样的姿势让人玩弄后庭,简直羞辱至极。

    「噗!」南知礼抓着薇竹的臀部,从后面挺了进去,「大小姐,以后您便是我南家人,我们祖孙三人会好好待妳,把妳当作真正的家人,还希望日后您放下身段,与我们相亲相爱。」他一边狠狠的挺动下身,一边淫笑道。

    「父亲......救救我......」薇竹此时终于在南知礼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悲伤无助的哭喊着。过去两年多她活在地狱裡,往后的青春又要葬送在这家人手中,她只觉得未来一片灰暗,充满绝望。

    「我就是妳父亲阿好媳妇,来嚐嚐爸爸的肉棒吧。」南正心嘿嘿淫笑道,抓着薇竹的头,将肉棒塞进她的嘴裡抽插。

    「不......呜呜......呕呕......呕呕......」薇竹边哭边抗拒着。只见她四肢着地,前面小嘴与后面小穴同时被人抽插,好不狼狈。

    南浩易视线寻找了一番,蓦然眼睛一亮,「爷爷,这裡就让我玩吧!」他将手伸进薇竹的两片臀瓣,摸索到一处紧緻皱摺,手指向裡面不断深入。

    「老婆大人的屁眼把我的手指夹的真紧阿。」南浩易笑道,手指不断抽插着薇竹的菊花。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片刻,南知礼也射在薇竹浑圆的美臀上。南浩易则马上接棒,肉棒继续挺进薇竹的小穴抽插。南正心则抱着薇竹的头,下身仍然不断挺动,还没在薇竹嘴裡射出。

    薇竹绝望的流着泪,不断祈祷着这一切快点结束。

    旧宿舍一楼大厅内,男人的淫笑声,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响彻不绝,伴随着薇竹绝望的哭声,还有莫菲欲求不满的淫浪呻吟,两个战场响着不同格调,但对男人来说皆是梦寐以求的淫乐盛宴。

    数个小时过去了,窗外的天色已暗。宿舍内,老旧的大灯也已经开启,为昏暗的大厅带来些许光明。

    南知礼祖孙三人这裡早已结束,毕竟人数远比另一边稀少,他们坐在地上,一边休息,一边观看不远处的战场。

    薇竹虚弱无力的被南知礼抱在怀裡,两眼空洞,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她的身体沾满精液,尤其脸上和下体裡的精液最多。一旁的南正心父子,还不时抠弄着她的下体和乳头,但薇竹已经疲累的没有力气反抗。

    此时莫菲那处的战场也终于停歇,男人们皆是疲惫不堪,无力再战。随着最后一个男人射完精,莫菲也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翻着白眼,嘴裡泛出些许白沫。

    「好了,结束了吧?如果没有人要继续,我就通知傲龙少爷来将莫菲带走了。往后,还请各位与老朽共同为l财团尽心尽力,创造佳绩。」南知礼将薇竹放到地上,站起身对着众人笑道。

    「一定一定,也恭喜南处长与林董结为亲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众人纷纷拱手笑着道贺。

    「呵呵,谢谢各位。」南知礼也笑容满面的回礼道。众人的道贺不是没有道理,大家都明白与林平海结亲自然是好处多多,不仅得了薇竹的身子,往后南家在l财团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南处长......我们还有一个请求......」

    「嗯?」南知礼眉头一挑。

    「我们都觉得今天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以后恐怕很难再遇到了。可否......最后再让这女娃和大小姐躺在一起,让大家拍个照留念呢?」中年男子把话说完,其他人也纷纷露出尴尬的表情,显然有着相同的想法。

    「哈哈,有何不可!」南知礼哈哈一笑,心情极好的他豪爽的一口答应。

    众男人眼中纷纷露出惊喜,连忙将地上的莫菲抱起,抬到薇竹的身旁放平躺下。然后将薇竹与莫菲摆佈好姿势,让两人并列在一起,接着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只见莫菲翻着白眼,已经失去意识,白沫与精液不断从嘴裡冒出。她身上除了脸部以外,其馀部位都沾染远比薇竹还要多许多的精液,平坦的小腹甚至略微鼓起,阴唇已经外翻,浓稠的精液不断流淌出来,整个人宛如从精液海洋打捞出来一样。

    而薇竹则是双眼空洞,脸上布满乾掉的泪痕与精液,看起来不知被颜射多少次了。她的身上同样沾上不少精液,只不过大部分都已经乾掉,下体同样变的乾燥。为此,南知礼还特地将薇竹的小穴掰开,让众人可以清楚拍摄到内部未乾的精液。

    「喀擦!」「喀擦!」「喀擦!」「喀擦!」

    众人纷纷按着快门,将两大美女被干到不成人形的模样拍下,闪光灯不停在薇竹与莫菲身上闪烁,甚至还对着她们的下体近距离特写。

    近三十分钟过去,众人才心满意足的拍完照。之后,稍微将环境作整理后,便纷纷离去。

    莫菲被林傲龙带回去,没人知道她的下一站是何方。而薇竹则是被带回南家,往后必须日日侍奉南知礼祖孙三人。

    ***

    一个礼拜又过去了。

    薇竹被带回南家,可以说日以继夜都被南知礼祖孙三人姦淫玩弄。这段时间,她一边受尽折磨,一边苦苦哀求南知礼放她回来探视父亲。终于,最后南知礼鬆了口,答应她的请求。

    昏暗的长廊上,薇竹捧着一盆水赤足步行着。如同过去一样,在探视父亲的同时,她会为父亲擦洗身体,打扫环境。

    麦可与哈里在前方领路,依然对薇竹的裸体充满兴趣,还在回味着上一次享用这女人的滋味。片刻,他们在囚禁林震天的监禁室门外停下脚步,为薇竹打开铁门,他们紧紧盯着薇竹的裸体,毫不掩饰眼中的慾望。

    薇竹冷漠的穿过他们,对他们的视线视而不见。然而,当她踏进门内,看到监禁室裡的场景,手中的钢盆却「匡」的一声摔到地上。

    「不!」薇竹尖叫一声,发疯似的冲向前去,「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不要阿......」

    麦可与哈里好奇的看向门内,而监禁室裡的场景同样令他们面色一变。

    只见监禁室裡鲜血四溅,林震天已经倒在地上,双眼上吊,脸色发黑,显然已经断气。他的脖子、手腕、身躯都划着触目惊心的深刻伤痕,全身沾满鲜血。他的身边散落好几块盘子碎片,不少片大块的碎片尖端还沾染着鲜红。

    堂堂l财团前董事长竟然自杀而亡!

    「不......不要......父亲你怎么能丢下我......我不要阿......」薇竹抱起浑身染血的林震天,凄厉的哭喊。蓦然,她注意到牆上黯红色的五个醒目大字。

    -- 女儿 对不起

    鲜血写下的五字歪斜扭曲,透着椎心刻骨的怨恨、懊悔、自责!

    薇竹当然明白他是在为什么事道歉。

    「我根本不怪您阿......父亲......您醒醒阿......」薇竹颤抖的抱着林震天,悲戚的哭道。然而冰冷的触感却不断从林震天尸体传来,让薇竹不禁仰头放声大哭。

    「哇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凄厉悲戚的哭声蕴含着无尽悲伤、绝望,彷彿穿透牆壁,直达天际。</br></br></br>

    未来篇(4) 悲歌震天

    -

    未来篇(4) 悲歌震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