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科幻 > 诈尸还魂 > 第四十章 飞剑又见飞剑
    诈尸还魂 作者:杨杨杨小天

    第四十章 飞剑又见飞剑

    诈尸还魂 作者:杨杨杨小天

    第四十章 飞剑又见飞剑

    “呦,天哥,你回来了?这几天你们都去哪儿了?”

    进门的是个健硕的小伙子,寸头,胸肌十分发达,跟俩咪咪似的,肌肉紧绷,看着活力逼人。

    他叫简樊,是我之前说的这屋里的最后一个租户,目前还在念书,平时大部分时间在学校,偶尔才回来,也没见他带姑娘回来过夜,不知道租这房子干嘛。

    “噢,是二狗啊。你怎么知道我们这几天不在?”我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话里的信息。他如果这两天没有回来的话,是不可能知道我们不在家的。

    这小子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最痴迷的本书叫《陈二狗的妖孽人生》,里面主角叫陈二狗,十分虎逼加牛逼,他把自己的qq昵称、游戏名统统改成了“陈二狗”,向外人介绍自己也叫陈二狗,我就也喊他二狗。

    二狗性子活泼外向,人也不错,相比刘晓莉和马建国,我跟他的关系更亲密些,算是好哥们。

    听到我的问话,他明显愣了下,接着摸着头“嘿嘿”傻笑了两声,把话题岔开,“你今天气色很不错啊。”

    不对劲。

    我本来只是随口问问,没多想,他这个反应倒是不由得不让我多想了。

    “天哥,晓莉姐呢?回来没?我有点事想找她。”二狗探头探脑的朝刘晓莉的房间打量。

    “她……”我斟酌了会儿,“死了”两个字在我嘴里咂摸了半天,在想要不要告诉他实情。

    接着突然发生的事儿却让我没来得及把这话说完。

    “砰砰砰”,屋里忽然传来敲击的声音,声音却不是来自大门。我跟二狗同时朝窗子望去,见几只火红色的小鸟儿在撞我家窗玻璃。

    是江超的鸟?

    我一个箭步到了窗边,把窗户打开。

    七八只小鸟扑棱棱的飞了进来,围着我转圈儿,然后在我面前挥舞着翅膀翩翩起舞。

    我有些懵逼,什么情况?那小子不是出门去买飞机票了吗,干嘛让他的鸟回来?难道是怕我自己在家闷,让这些小鸟给我表演节目?

    江超的心思虽然细,但也不至于考虑到这个地步吧,简直是把我当他的爹,不,当爷爷来供着了。

    二狗看得饶有兴致,“这从哪儿飞来这么多鸟?”他瞅了会儿,忽然大叫起来,“天哥,快看,这些鸟是在写字儿呢!”

    我忙望去,只见这几只火雀先是摆出个奇怪的阵型,四五只在一起,摆成个圈儿,有两只垂下来,最后一只抓着那两只鸟的脚,呈45°角在半空悬浮着。

    这是什么字?我比划了半天也没比划出来。

    二狗眼睛眨也不眨,又拍了拍我。这时那些鸟儿又变化了形状,这次的很简单,八只鸟儿围成了个圆圈,在空中停了好几秒。

    几秒钟后,它们又回复了第一次的状态,再过几秒又变成了圈,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

    “第一个是g……”二狗又比划了下,“第二个是a?”

    他扭头冲我乐,“天哥,这些鸟说你是gay。”

    “滚!”我一拳砸他肩膀上。

    他夸张的叫了两嗓子,挠挠头,“不开玩笑了。我看这鸟的形状,真像是写字儿。第一个字母是g,第二个是o。合起来不就是go!”

    go!go?走?

    我心里猛地升起股危险感。

    逃!?

    这是江超给我的预警吗?

    几乎就在我浮起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魂儿一阵战栗。三日还魂功成后,我神魂强大,对于危险的来临也有了感知,勉强达到了所谓的“未卜先知”的地步。只不过,我只能在危险来临前几分钟感知到,离历史上据说能“前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的牛人们,比如诸葛亮、李淳风、袁天罡、刘伯温等等差远了。

    我集中精神,200米内的一切瞬间皆在我掌握。

    一道雪亮的白光刺破长空,直直朝我家飞来。光芒来得快极,我刚感知到,眨眼间它已经出现在我家客厅窗户门口。

    “砰!”我一个虎扑,把二狗压在身下。我俩本来站在刘晓莉门口说话,这一扑倒,两人都进了刘晓莉屋里,百忙中我还用脚一带,把门关上了。

    “天哥,你……你真是gay?”二狗有些慌乱,“我……我还是处男,我第一次想给姑娘……”

    “滚!”我又是一拳打在他肩膀上。听到他说“我还是处男”,我眼睛一亮,“脱裤子!”

    “不不不!”二狗吓得用双手紧紧抓住皮带,“天哥,这样不好。你别这样。”

    “去你大爷的。”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有飞剑来对付咱们!你快点脱裤子,尿!晚一点儿咱们都要死。”

    二狗翻了个白眼,“天哥,你想诱惑我脱衣服,麻烦用点心好吗?这话连初中小妹妹都骗不了。噢,没准儿,当时陈老师艳照门的时候,阿娇的脑残粉还有为阿娇辩解,说是陈老师中了毒,阿娇在帮他吸出毒液而已……你说这些小姑娘……”

    他正在絮絮叨叨,刘晓莉的房门发出一声巨响,那声音巨大无比,像是个两三百斤的胖子在用力踹门,我感觉天花板都有点摇晃。楼上马上传出个公鸭嗓的男人声音,“楼下要死人了!晃你妈哦!”

    “干你妹妹!”我回骂了声,这时,刘晓莉的木门传来第二声巨响,这从建材市场上买来的便宜门终于承受不住,整个塌了下来,朝屋里砸来。

    我和二狗闪到一旁,一柄精致的小剑凌空飞进来,当头就朝我斩杀下来。

    剑身虽然看着跟玉质的一样,没有给人视觉上的压迫感,不像是钢刀铁剑一样,看着就像是能把人剁成肉酱,但我知道,最高明的剑客,都能达到“草木竹石皆可为剑”的地步,拿根木棍子也能达到铁剑的效果,更何况剑仙?

    我的肉身被它劈中,估计会比饺子馅儿还细腻。

    瞬息之间,我的魂魄出了窍。

    肉身是魂儿的保护壳,同时,也是牢笼,能阻止精神外溢。这对寻常人是好事,但对修道者是双刃剑。修道者施法,靠的就是精神干涉物质,所以施法的时候,一般要灵魂出窍。

    这时,肉身就很脆弱,需要有护法,或者什么法器把肉身保护起来。

    修道人的目标之一,道家谓之“羽化”,佛家称之“涅槃”,最终目的,就是舍弃肉身这个皮囊,使得灵魂不依附任何东西也可以长存。

    魂儿出窍后,我的肉身马上变成了一具干尸,极为骇人。飞剑斩了上去,就在差一寸就到我头顶的时候,我的魂儿双掌合十,夹住了飞剑。

    握住飞剑的时候,我觉得像是握住了个烧红的烙铁,疼得我惨叫一声。双臂一震,把手里的飞剑狠狠一抛,飞剑总算是离开了我头顶,被扔到墙壁上,发出“咚咚”的巨响。

    “楼下201,你妈死啦!等我下来找你!”

    “快用童子尿泼它!”百忙中,我继续催促二狗。现在我介于阴神和阳神之间,魂魄凝练,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让活人看到我,听到我的声音了。

    兴许是各种玄幻小说看多了的缘故,二狗倒是表现出来异于常人的镇定,即使看到飞剑斩杀、我的肉身枯萎、看到我的魂儿飘在他面前,他也没有吓尿。当然,我现在倒是希望他吓尿,那就省事儿多了。

    他倒也干脆,唰啦就把腿上的牛仔裤脱了,露出健壮的大腿。让我意外的是,他穿的是条超人内裤。

    “尿哪儿?尿飞剑上?我现在没以前猛了,尿不了那么高啊!”看着比他头顶还高的飞剑,二狗犯了难。

    “……尿你内裤上!然后用内裤包着那剑!”飞剑瞬间又来到我面前,我挥舞着王八拳,和它对拼了几下,好在运气好,这几掌都打在剑脊上,要是碰到剑锋,我的手马上就废。

    二狗嘟囔了几声,我看到他的超人短裤迅速湿了。随后,他开始慢腾腾的脱。

    “你丫快点!”我大吼。

    趁我分神,飞剑剑花抖动,一招“白虹贯日”,直上直下的朝我劈来。我勉力朝旁边一闪,剑锋擦着我耳朵过去,不过把我肩膀削掉了一大块。

    这一剑疼得我几乎元神都散了,我再没法飘在空中,直挺挺的摔在床上。

    “唰!”看到我受伤,飞剑似有灵性,飞火流星般朝我肚子插来。

    “来吧宝贝!”这时,脱得赤条条的二狗挥舞着超人内内,眼疾手快的兜头把飞剑包裹在里面。

    飞剑像是被蒙着头待杀的猪崽,死命的挣扎,在半空中摇头摆尾,差点没把二狗摔飞出窗外。我看到这情景,也上去搭一把手,死死按住飞剑。 -~妙^^笔♣阁%%无弹窗?@++

    半分钟后,飞剑终于不动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我魂儿回窍,满头大汗,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一样。对付这飞剑前前后后还不到一分钟,但已经凶险万端。

    二狗也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这小子也累得更呛。

    我看着他白花花的大腿,无力的摆摆手,“去你屋里找条裤子再穿上,别再我面前晃。”

    他点点头,扶着墙站起来。

    这时,已经像死狗样的飞剑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二狗的脖子狠狠刺杀过去!

    剑锋瞬间刺入了他的脖颈。

    第四十章 飞剑又见飞剑

    -

    第四十章 飞剑又见飞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