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科幻 > 诈尸还魂 > 第十五章 惊变
    诈尸还魂 作者:杨杨杨小天

    第十五章 惊变

    诈尸还魂 作者:杨杨杨小天

    第十五章 惊变

    时间过得很快。我被抓到派出所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一番审讯下来现在是凌晨四点了。这个点儿正是人警惕性最差,也是最困的时候。

    那胖警察本来坐在几个监室外面的大厅里,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到后来实在困得受不住,直接跑到隔壁的房间去睡觉了。

    我那屋子里的人从进来后也都从始至终没有说话,那女的一直低着头,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醉汉则一直晕晕乎乎的说着昏话。打架的小屁孩刚开始还饶有兴趣的这儿看看,那儿瞅瞅,后来也躺倒在铁床上,不多时发出了鼾声。

    我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坐在铁凳子上思绪万千。对于我自己,我倒不是很担心,陈捷和小马尸体都没有了,刘晓莉还没死,黄成成的死跟我没关系,没什么证据。派出所只能羁押24小时,最长48小时,没有证据的话就会把我放了。

    我担心的是江超。他去找他三叔,不知道现在找到了吗?刘晓莉肚子里那什么鬼胎,不知道生出来没有?生出来是什么样子?

    冷。

    好冷。

    正想着,我忽然觉得一阵阵寒气袭来。

    我被带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背心。这监室长年不见阳光,的确有点阴冷,我刚进来的时候心里烦躁,顾不上感受外界的环境,现在就觉得冷了。

    哎,不对啊?

    这冷的感觉只集中在我上半身,特别是我头部,从腰部以下倒是没什么感觉。而且我觉得一股股凉风吹进来,越来越凉,是派出所开空调了?

    不过怎么感觉风源离我那么近呢,就好像有个人在我面前,对着我的脸吹气似的。

    我从沉思中被惊醒,想喊那胖警察把空调温度调高点。

    刚抬头,我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就张得大大的。

    喉头鼓起,胸脯挺高,巨大的尖叫声即将从我的胸腔发出。

    这时,一只干枯的手捂住了我的嘴。

    接着,另一只手掐住了我的喉咙。

    在我面前,是那个进来后一直一言不发的长发女子。她的长头发把脸挡的严严实实,所以我没有看到过她的长相。

    现在我看清了,那是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像是白纸。

    最诡异的是,她的嘴唇是三瓣的。兔唇。

    刚才那冷风,原来是她站在我面前,对准我的脸在吹气。

    这个场景成为我记忆里第二恐怖的回忆,第一恐怖的自然是小马在我面前化成飞灰。

    深更半夜,一个鬼一样的女人静静站在闭眼沉思的我面前,冲我吹着冷风。我压根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站到了我面前,以及站了多久。

    我刚要喊,她左手捂住了我的嘴,右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你……为什么……你是谁……”我的嘴被捂得严严实实的,喉咙也被掐的难受,只能哼出一些含含糊糊的音节。

    “呵……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被那女的害死……”兔唇女缓缓的张口了。她嘴里的话让我不寒而栗,因为这声音,是黄成成的声音。

    黄成成的鬼魂附了这兔唇女的身?

    “你……是刘晓莉害的你……你找我干嘛……”她的手劲儿大的出奇,只掐了没多久,我就眼冒金星了。

    “她……她还没死……她现在是半人半鬼……我打不过她……”黄成成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怨恨,但又有些恐惧。我之前听老人说,被杀者的魂魄对于杀害自己的人,是有着天然的畏惧的。特别是那些煞气重的杀人魔王,在他活着的时候也没有冤鬼能索命。看来黄成成是打算柿子捡软的捏了。

    “我先杀了你,再找她算账!”我感觉到脖子剧痛,应该是被她的指甲划破了。

    这时,那本来在呼呼大睡的杀马特小哥和浑身臭气的醉汉,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慢慢走到我身子前面。

    同样的死鱼眼,同样的动作僵硬,同样的……被鬼上了身。

    “我的脖子好疼啊。扬天,为什么要把我脖子咬断?”浑身臭气的醉汉痛苦的捂着脖子。他把头前后左右扭动了下,骨头和骨头摩擦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分外渗人。他的声音分明就是陈捷的声音。

    我已经被兔唇女,或者说黄成成给掐得快要翻白眼了。陈捷的话传到我耳朵里,我无意识的再次张开嘴,一口咬住了兔唇女的手指,死死的。

    求生的欲望让我把所有的力气用在了牙齿上,她却不为所动,依旧死死掐着。被鬼附身后,人是没有痛觉的。我想用疼痛让她松手的打算落空了。

    不过我不打算放弃。

    “嘎嘣嘎嘣”两下,我曾经把陈捷脖子咬断的疯狂劲头再次发挥了效果。兔唇女紧紧捂住我口鼻的左手,中指、无名指、小拇指被我从中间齐刷刷的咬断。

    “呸!”我把三根断指吐在地上。损失了三根手指的后果是她的手不能再像铁箍一样捂住我的嘴,我赶紧大口呼吸了几下,总算没有憋死。求生的欲望让我一个肘击狠狠砸在兔唇女脸上,把她砸的一个踉跄,掐住我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我一阵晕眩,蹲在地上,刚才兔唇女指头断裂时流出的血都进了我嘴里,搞得我现在口腔里都是腥腥的味道。

    这时,我眼前出现了双滑板鞋。

    抬起头,非主流杀马特的眼神有了些许改变,不再是木然的死鱼眼,而是充满了惊恐和不安。这种小兔子似的眼神,属于一个人。小马。

    “天哥,我感觉我肚子里有虫子,在吃我的内脏。我好疼……好疼……”他忽然抱着脑袋惨叫了起来。“虫子要从我眼睛里爬出来了!我被它们吃空了!”

    那叫声听得我肝儿颤。

    “为什么你没事?我是陪你去的,为什么我要被虫子给吃光,而你好好的在这儿?天哥,下面好冷,来陪陪我吧。”小马冲我伸出了手,“你不能抛下我不管。”

    “草!”我脚下猛的一蹬,把小马撞得退后几步。从他们三个的缝隙中钻出,我几个箭步窜到监室门口,冲外面大喊,“杀人了!你们管不管?胖猪警察,快起来!”

    我喊的声音不能说不大,情绪不能说不激烈,但是外面就跟所有的人都死绝了似的,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天哥,不用喊了,没用的,因为你现在其实是在梦里,你的身体还好好的在睡觉呢。”小马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来。

    “不过,在梦里我们也一样能杀死你。”陈捷吃吃的笑声紧跟着接上,“我们在这里把你杀了,你的肉身一样要死,而且没有任何伤口。让你留个全尸,真是便宜你了呢。我好想把你脖子也咬断。”

    “起码现在,我们可以好好折磨他。”黄成成的声音充满了怨毒。

    我猛地转身,小马、陈捷、黄成成齐刷刷的在我面前站着。

    小马的眼睛、鼻子、嘴巴里,都在不断的往外钻着胖乎乎的类似蛆的虫子。这些蛆虫从他七窍里钻出来后,依然啃噬着他身上的血肉。那些吃饱了的虫子,从背后慢慢生出灰扑扑的翅膀,扑棱两下,变成妖异的蛾子,绕着他翩翩起舞。

    陈捷的脖子和我的脖子同高,脑袋却只到我腰间。因为他把脑袋捧在了手里。他的脖颈血肉模糊,青筋和外翻的肉芽都清晰可见,当时他被我咬断脖子的时候,就是这个形象。江超当时评价我“恶鬼”,我觉得他还是太宅心仁厚了,没有把更狠的话骂出来。

    黄成成则是爬在地上。她的双臂、双腿都呈现奇怪的反关节方向,简单的说,就是手臂向外打开了270°,左右手的手掌几乎都能碰到手肘。脖子也是往后不正常的扭曲着,她向前爬的时候,后脑勺大部分都紧贴着肩膀,导致整张脸保持着朝天的姿势。

    她当初在盛唐死的时候,脖子先被掐断,凌空掉到地上的时候又摔断了四肢,就像是芭比娃娃在制造时,被粗暴的工匠把关节和头都装错了角度。

    这三个人,不,三个鬼,呈掎角之势,把我包围起来。

    “天哥,下来陪我吧。我的血肉都被吃空了,我好虚弱。”小马望着我,眼泪汪汪,他来牵我的胳膊。

    “扬天,让哥们也把你脖子咬断,咱俩两清!”陈捷把自己的头高高举起。

    “你这个臭男人,挑拨离间,不是好东西!让我一口一口把你肉咬下来!”黄成成慢慢爬到我脚下。

    我被他们围住,再无退路。

    退?

    我为什么要退?

    我忽然觉得很可笑。

    刘晓莉在屋里养鬼,算计我的时候,她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江心元对我要打要杀的时候,他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小马抛下我匆匆离去的时候,他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那个录视频的神秘人发视频给我的时候,他考虑过会对我生活造成过什么影响吗?

    我做了什么?自始至终,我都在这个阴谋里随波逐流,被摆布,被戏弄,被算计,他们都问过我吗?

    那么,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对你们负责?

    你抢别人的男朋友,被情敌设计杀了,来怪我?

    你自己不检点,上了一个又一个,被自己马子搞死了,来怪我? -~妙^^笔♣阁%%无弹窗?@++

    你抛下我跑了,不然也不会在半路上被蛾子蛊给吃了。如果留下来,蛊发作的时候江超肯定能给你解了。来怪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越想越觉得好笑,先是轻轻的笑,后来实在忍不住,变成了捧腹大笑。

    太好笑了!

    这个世界,糟糕透了。

    果然还是什么道理都不用讲最痛快呢。一切凭力量说话吧。

    “你决定开始修炼养鬼术吗?”我耳朵里浮现出视频里那个小男孩的话语。

    当时我没有给江超说完整。视频里的法诀我倒是给他透露了,但是他肯定练不成。因为有句最重要的话我没有告诉他。

    第十五章 惊变

    -

    第十五章 惊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