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科幻 > 诈尸还魂 > 第十章 小巷中的人头
    诈尸还魂 作者:杨杨杨小天

    第十章 小巷中的人头

    诈尸还魂 作者:杨杨杨小天

    第十章 小巷中的人头

    我把嘴巴慢慢靠近他的脖子,近到脖子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因为长时间的快速跑动,江超身上都是汗水。汗味混合着人肉的味道,让我品尝的渴望变得迫不及待。

    如果被他知道他正背着的朋友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咬他脖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近了,更近了。

    我张开了牙。

    紧接着,我痛哼出了声。

    因为江超忽然停住了,惯性的作用使得我鼻子碰到了他脑袋。鼻子算是人身上很柔嫩的器官,被撞击后那酸爽,不能忍。

    又酸又疼的感觉让我脑袋清明了不少,接着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刚才是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觉得他很好吃?巨大的恐怖笼住了我的心。

    “你先下来。”江超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从他身上下来,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现在我们已经奔到了城中村的中心,再跑个十来分钟就能到大马路上。现在挡在我们前面的,是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人。

    小马。

    他站在前面,背对着我们,像是在等我们,不过姿势有点奇怪,左胳膊向前甩,右胳膊向后,两条腿一前一后迈开,看起来像是在跑步的时候被定格了。对,你可以想象下快闪,就是这种画面。

    这小子抛下我逃走我能理解,不过他现在站在这儿干嘛,大半夜还玩什么快闪,凹什么造型?这些年轻人不知道脑子都怎么想的。

    “喂,站这儿干嘛?”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马应声而倒。

    “蓬”,摔在地上。

    然后,我看到了今生可能都无法忘记的景象。

    他的身体摔成了四五截,两条大腿各自一截,身子以脊椎骨为中心分开,左胳膊连着一大块皮肉是一截,右边大部分身子又是一截。

    最后,是脑袋,脑袋最惨,先是像个皮球一样,“咕噜噜”朝前滚了几下,好死不死的碰到了那个尖叫鸡。

    “呜呜呜呜!!”那个造型怪异的鸡又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而小马的脑袋随即发出“噗”的一声轻响,化成了飞灰。

    我这么说你可能更好理解一点:你可以想象自己用面粉捏出个人的脑袋,然后把它摔在地上,看着它在你面前变成一堆灰扑扑的粉尘。

    这个画面后来多次在我的梦里出现,每次带给我的感觉却都是那么新鲜,跟第一次见到时的冲击力一样。正因为如此,我后来患上了很严重的失眠。

    小马的脑袋变成飞灰之后,身体其它的四截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噗”“噗”“噗”,连续几声轻响后,他身体的其他部位也化作了飞灰。小巷里有穿堂风,那些飞灰被卷飞起来,“簌簌”的打在我脸上,有些还进了我的眼睛。

    必须感谢我妈,给我生了个强壮的胆,我才没有当场把苦胆弄破。

    漫舞的飞灰中,扑哧扑哧飞起一群蛾子,灰扑扑的,比起正常的蛾子要大一些。蛾子身上跟洒了荧光粉似的,微微发着光。这些蛾子跟之前中年男人用的貌似是同一品种,不过我记得之前的蛾子可不会发光,灰头土脸的很平凡。

    “三叔养的妖蛾变异了啊,把人的血肉吸空,壮大自身。”江超的声音有些凝重,而且意外的带了些愤怒。“这么做太过分了!不能原谅!”

    他之前一直是温和的性子,从来不对人说恶语,现在说出这种话,已经算是非常重的了。

    我跪在地上,吐了个天昏地暗,把这几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吐的同时,眼泪也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哭?为小马?为陈捷?为刘晓莉?好像都有点,但是又都不全是。

    可怜的小马,只不过是跟着我来看个热闹,甚至他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经让他离开,但没想到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脱。

    老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我从小就对这句话嗤之以鼻。这不过是无力反抗的弱者用来自我安慰的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你别牛逼,你欺负我,你早晚会死的。”

    小马做错了什么,要惨死在街头,连全尸都没有剩下?

    “是我大意了。我当时来找你的时候也看到了慌慌张张逃跑的这孩子,不过急着救你,就没管他。”江超的声音也很沉重,“看样子,他是之前吸入了妖蛾身上的粉尘,那粉尘里面有妖蛾卵。妖蛾卵在他身体里面迅速长大,把他吃的只剩了层皮。”

    我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也顾不上哭了。妖蛾的粉尘?我也吸入了。“看看我体内有没有?”就算是死,我也会选择体体面面的死,而不是被蛾子吃光。幸好江超给我检查后说我体内没有蛾子卵。回忆了下,应该是妞妞血的缘故。我是直接把她的血喝下了肚,而小马,我是在他脸上淋了些,虽然也有些流入了他的嘴唇,但是毕竟比我喝的量差远了。思来想去,也就这一个差别了。

    “妞妞呢?”想到妞妞,我转身在四周望了下,却没有发现妞妞的身影。这么说来它没准还没死。狗本身就是克制法术之类的,蛾子卵进入它体内也未必能存活。想到这我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哦哦哦~”村里的鸡开始打鸣。眼看着天快要亮了,我们不敢再多呆,奔到马路上打了辆车直奔我家。这时候路上的车也多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过去了好几辆出租车,但是江超却不让我拦,直到过来辆黑车,他才拉着我坐了上去。

    “68。”到了小区后,黑车司机收了我一张100的,把零钱递给我。我刚要接,江超凑上去,用拇指扣着中指,对准那胖司机的鼻子弹了弹。

    我看得清楚,他的指甲留得很长,指甲缝里塞满了细细的粉尘。我本来以为是指甲的老泥,但是看到司机吸入那粉尘后,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呆滞,就知道这粉尘不一般。

    胖司机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慢慢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江超拉着我就走。“那粉末是我家族秘传的蛊毒,平时藏在指甲里,需要用的时候,弹两下,把它洒到饮料里,或者直接让别人吸入。这样对方就会把最近发生的事忘记。昨天晚上死了俩人,失踪了一个人。这三个人都跟你有关系,不是你房客就是你房客的男朋友,你被警察怀疑的嫌疑很大。你现在想想,怎么弄不在场证明吧。”

    我恍然大悟,同时对江超的缜密心思高看了一眼。几个小时前,在仓库的时候,他就用种奇怪的液体把陈捷的尸体化掉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想必那时他就想好了应对策略。

    我越来越觉得他神秘。大学的时候,他跟大家关系都挺好,但是没有特别跟哪个人关系亲近,总是独来独往的,而且整天鼓捣些神神秘秘的东西。正好我也喜欢玄学的东西,在同班同学里我跟他关系还算是最好的,但说实话我也觉得我不是非常了解他。现在看来,他身上的故事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回到家里后,我迫不及待的问了他几个问题。

    一,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二,那个中年男人到底是谁?

    三,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妙*筆*閣~]  更新快

    可能是代码写多了的缘故,我现在和人讨论事情的时候也喜欢按照一二三四列出来,并且要求别人最好也这么回答,算是强迫症吧。

    江超一一回答了我的疑问。

    一,他不是刻意找我。他们家族最近出了大事,就是他那三叔叛逃了,还把家族的宝贝巫毒罐偷走了。江家上上下下现在都在找他三叔,每个人被分配了不同的城市。他因为之前在北京上学,就被分到了北京,正好我有事求他帮忙,就一起来了。到北京后,他发现了三叔的蛛丝马迹,就一路追踪过来,恰巧救了我。至于那蛛丝马迹是什么,那是他们养蛊的人才能发现的痕迹,说了我也不懂。

    二,那个中年男人是他三叔江心远。江心远本来在他家族里平平无奇,蛊术一般,性格也不是很好,心眼小,睚眦必报,所以不受待见。大约一个月之前,江心远和江家另外一个人起了冲突,两人动了手,没想到一直比较弱的江心远在打斗中竟然占了上风。随即,打斗的双方都领到了责罚。当天晚上,江心远竟然潜入江超姥姥的卧室,把家族的巫毒罐偷走了。

    江家世代养蛊,那巫毒罐是每代家主调制蛊毒用的罐子,代代相传,可以说是聚集了几百年的蛊毒精华。用这罐子培育出来的蛊虫,效果特别好,调制蛊毒也事半功倍。巫毒罐被偷,自然是天大的事。

    三,接下来,他要马上找到江心远。两天内找不到的话,我俩都得死。

    这话听得我心里一颤。“为什么?”

    第十章 小巷中的人头

    -

    第十章 小巷中的人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