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露营 гōusёωu1.čōm
    没想到程橙刚把裴泽送走,一辆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摇下去,江靳舟的眼神从裴泽离去的背影挪开,看了她一眼,眼里没什么异样的情绪:
    “上车。”
    这是要去哪。程橙疑惑地看着他,正准备开口询问,却见他的视线扫了眼她短裤下露出来的两条腿上,然后听到了他的声音:
    “先去换条长裤。”
    虽然不知道他是要带她去哪儿,但是他肯定都计划好了,她只需要听他的安排。程橙回去换了条长裤出来,一头钻进车里,她担心他等得急,小跑回去又出来有些热,这会儿坐上了车,便将长发撩到肩后。
    “他怎么来了。”
    程橙刚坐稳,听见江靳舟的问题先是一怔,后来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裴泽呢。原来刚才他看见了,她侧着头去看他的反应:
    “裴泽是来给我送作业的。”
    还挺负责。江靳舟瞥了一眼她那对充斥着好奇的眼,抬手把人摁在椅背上,去将她的安全带拉好。他伸手去摸安全带时身子和她贴的近,垂眸就能看到她浓密的睫毛,再往下能看见她衣服露出来的一个印记。
    江靳舟将安全带扣起,用手指将她的衣服领口往外扯了扯,那滩红紫色吻痕印在她的肩头。他伸出拇指指腹去摩挲,力道好像要将那吻痕抹去一样。ⅴìρyzщ.℃óⓂ(vipyzw.com)
    送个作业送到了床上。
    程橙这才想起了裴泽是在她肩上亲了那么一下,没留意他还吮了个吻痕出来。现在还被江靳舟逮住了。她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总而言之不敢直视他。
    江靳舟看着她心虚的模样,收回了手。
    她想到了些什么,抬眸看他:
    “对了,我们要去哪。”
    “上山。”
    难怪让她换了条长裤出来。程橙看着窗外的不断变化的景象,天越发沉了,街上的灯光有些绚丽。她看着便起了困意,下午被折腾得厉害,饭后也有了些倦意,迷迷糊糊之间要睡过去了。
    眼看她的头要倒向一边,他抬头扶住,将她脑袋抵在他的肩上,让她睡得更安稳些。江靳舟伸出手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捏了捏,指腹的触感细腻软嫩。
    她要能时时刻刻像现在这么安分倒好了。
    夜色逐渐变深,车一路绕着轨道驶向山上,最后停在了一处地方。江靳舟看了眼手表的时间,还来得及,便没叫醒她,也不知她梦到了些什么,往他肩上蹭了蹭。他刻意地伸出手去蹭她的尾指,她又习惯性地勾住了他的手指。
    最后她是自己醒过来的。程橙睁了睁眼调整了姿势,坐直了些,正准备再合上眼睡一会儿,发现车已经停了。她睡眼惺忪地看着他:
    “到了。”
    江靳舟看了眼她因为压在他肩上睡而红着的半边脸,“下车。”
    程橙解开安全带从车上下来。山顶比她想象的要冷些,她刚哆嗦了没两下,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肩上。
    江靳舟抬头看着无边无际的夜空,这里离天空近,星辰也比平时看的要更亮些。据说凌晨会有流星雨,他那天看到新闻的时候不知怎的便想起了她来。
    有些想和她看一次。
    江靳舟已经让人去搭好帐篷了,他将人领到帐篷边,附近还生了篝火。程橙坐在折叠椅上看着火苗在面前跃动,想着好久没和他单独出来玩了,今晚的星辰也挺好看的,这么安静坐着,她想的便多了。
    “你出国之后会忘了我吗。”
    她在担心什么没意义的事情。江靳舟转着手里的烧烤,听到她的话先是瞥了她一眼,眼神像在看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弱智,而后将烤串递了过去。
    “不会。”
    他一看就没怎么烤过东西,程橙咬了一口还夹生的。她将烤串从嘴边移开,眼睛犹豫地看着他,小声说:
    “没熟。”
    ……
    江靳舟从她手里将烤串重新接了过来。他没动手下过厨,这方面确实不如她身边的其他几个男人。
    程橙又想象了一下国外的生活,她看的美剧里大学生活还挺精彩且戏剧性的,他去了国外会不会也喜欢上了那里的生活。
    “外国美女又高身材又好,还很热情,我也想去国外玩……”
    “你回国的时候记得要给我带礼物……”
    她这话里话外都是让他不要忘了她的意思。江靳舟觉得自己些年就这么养了只白眼狼,她究竟是哪里看出来他能把她给忘了的。
    “张嘴。”
    程橙的话还没说完却被江靳舟硬生生打断了,语气还带了些冷漠的意味,她看着他湛黑的眸,听他强硬的语气觉得有些委屈,却没多说什么,只是配合地张开了嘴。
    江靳舟将烤串放进她嘴里,瞥了眼他的手。
    程橙会意地伸手拿着签子,一口咬下去都尝不出什么味道来,有些难吃,然后她听见了他一字一句。
    “就跟你说这一次。”江靳舟皱着眉:
    “我只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