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浪子
    顾昭到了会场没见着许倾言,百般聊赖坐在椅子上打游戏,这种场合他向来不喜欢,许倾言倒好,把他留在这个无聊的场子里,自己不知道躲哪去了。
    许倾言和程橙下了楼,从侧门里出来,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大堂的情况,看见了低头玩手机的顾昭,他牵着程橙的四指不紧不慢走到顾昭面前,微笑地看着他:“人给你带来了。”
    顾昭抬起头见到程橙模样先是眼神一亮,而后虽有疑惑,却还是站起身顺势牵住了她的手,细细打量她的眉眼,她今儿真好看啊,手指也软乎,他牵在手里生怕没个轻重把人弄疼了。
    “我先走了。”许倾言瞥了她一眼,眼里的留恋转瞬即逝,转过身又是一副片叶不沾身的模样。他这一举动大堂里的风向也稍变了,原来许倾言刚才带走的那个少女跟顾昭也相识,说不定是他帮顾昭照看人,她们还是有机会的。
    顾昭从桌上拿下一块蛋糕递到她面前:“你怎么来了。”
    他们家的情况他是知道的,许倾言应该没给她请柬才对。
    程橙接过来尝了一口,香橙味的,她低头一看,还有很多橙子味的点心和酒水,不得不说许倾言品味和她一样,值得一夸,她抬眸用手肘顶了顶顾昭的肩膀:
    “许倾言生日,他不告诉我你怎么也不告诉我。”
    这怎么跟她解释呢,总不能直接说他们两家关系不好吧,顾昭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一时半会难以跟她说清这其中的渊源,只好将注意力转移。他垂眸看见她裸露出来的肩颈和锁骨:
    “你怎么穿这么少。”顾昭说完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直接安在她肩上,这里不说有很多公子哥了,大叔也不少,他们心灵哪有他这样干净,指不定猥琐心思多着。
    倒也不至于这么少,她的小腿都没露出来呢。程橙低头看了眼肩上的西装,好吧,由他。
    配乐忽然停了下来,预示着宴会的正式开始,许倾言的父亲和许暮洲发表过讲话之后许倾言也简单讲了几句,最后祝台下的人玩得愉快便结束了讲话。
    许倾言并没有来他们这边,和别人谈笑风生起来,每次谈话时间也并不长,程橙他笑的倒是有几分真心的,有几位少女眼睛都快糊在他身上。
    “许倾言是不是挺受欢迎的。”
    顾昭抬眸望了眼他在的地方,点了点头:“他以前在北中老出名了,浪子。”
    程橙没想过他之前跟她说的都是真的,原来真有这样多的人在觊觎他。明明平日里看他还挺安分的,听顾昭说了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个人设呢。
    程橙又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他一个人在那个场子里游刃有余,对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却又在不经意间逐渐接近。
    他果然是高手吧。
    程橙收回眼神,“你今天还骑你的小车吗。”
    顾昭思索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小车是指的他那辆摩托爱车,说起这个他可就精神了,犹记得她坐在他的车后座时搂在他腰间的手,还有那么点小满足。
    “你想坐?”
    程橙点了点头。
    顾昭眉眼是藏不住的喜悦,“你等我一会儿。”说完人就跑了,他再次回来时握住了她手。
    “走。”
    这宴会还没结束呢,这样唐突离开是不是不太好。程橙犹豫了一下:“结束了再走吧……”
    “他既然把你交给我了,你乖乖跟着我就行。”顾昭转着手里的车钥匙,把人往门口带,期间还经过自己亲爹面前,他爸在和别人叙旧,聊得正起劲,顾昭挑了挑眉:
    “叔叔好。爸,带媳妇儿先走了,你们继续。”
    ……
    他这也太突然了。程橙手无足措起来,只得调整好表情面带笑意微微鞠了个躬,然后就被顾昭带走了。他带她来到一辆湛黑色的摩托车前:
    “车呢在家里停着,这辆虽然比不上我的,但凑合着吧。”顾昭将头盔戴在她头上,替她扣好了扣子。以后坐他车的机会还多着呢,现在已经能主动替她把头盔带好顺带还搂着她的腰把人抱到后座上。
    她第一次上摩托车的车的时候可笨了。
    “抱住了。”顾昭微微侧头提醒,程橙是知道他的开车风格的,赶紧伸手环上了他的腰间,生怕迟了等他把车开出去之后自己就危险了。
    嗯,就是这个感觉。顾昭低头看腰间那双纤细的手,心情大好,踩了油门疾驰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