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互动
    程橙睡了一觉醒来整个人懒懒的,精神恢复了许多,她摸着肩上的厚外套愣了愣,这衣服……她回想了一下这段记忆,这好像是她从沈知言那里抢过来的。程橙将衣服取下伸到他面前:
    “你的衣服……”
    沈知言瞥了一眼她抓紧他衣服的手指,接了过来,抬手重新披到她的肩上,顺带还将外套拉链拉至顶端,将她整个人裹在宽大的衣服里。
    “穿着。”他的口吻甚至有些强硬。
    程橙从衣袖里钻出两条手臂,这衣袖也太长了,她展开了双手手指甚至无法从袖口探出来,她晃了晃手臂,跟只企鹅一样憨态。
    见她穿他衣服的样子,沈知言甚是满意,有种微妙的暧昧感,她最好就是穿着到幢埔转,让大家都看多两眼。他收回眼神,丢了个本子到她桌上。
    程橙疑惑地翻开:
    “这是?”
    沈知言漫不经心:
    “今天的作业。”
    这是她睡过头的那节物理课留的课后作业,今天的题有些难度,按她的笨脑子肯定是写不出来的,指不定又要跟谁可怜兮兮地要了。
    怎么忽然主动把作业给她了,程橙翻着那作业,一些疑惑冒出以后忽然想起,自己睡前好像是埋怨了他一句来的,当时也没想这么多,他这是放在心上了?
    程橙转头看他的侧脸,小声问:
    “你是不是生气了。”
    沈知言眉头稍稍一蹙,很快又恢复如初,反应不大。
    程橙见他没反应,也不知是他生气了还是没听到,身子凑过去开口又问了一遍。她忽然地靠近,饶是沈知言想装作没听见没看见也不行了。
    她怎么不多睡会儿,醒了就叽叽喳喳地,吵死了。
    沈知言转过头俯下身子。
    他在她唇上咬了一下,力度不大,程橙却惊地后退了一大截,本能反应用袖子捂住嘴,一双杏眼湿漉又诧异地看着他。
    流氓。
    随后又惊恐地看着四周,好在老师转过头在写板书,没人注意到他们这小小的插曲。他还真是怎么顺心怎么来,一点都不分场合也不计后果的,这下程橙笃定他肯定是将她那句埋怨记住了,而且一点也不坦率,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生气了。
    她受惊之后的小表情未免太勾人,带了那么点灵气,看得心痒痒的。方才咬住她唇瓣时的感觉有点软绵,只是这么一下,也够他回味一阵子了。沈知言转过去重新坐直了,脸上的冷淡一点儿都瞧不出是刚才会做那种事情的人。
    程橙又气又恼,甚至想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硬气地丢在他身上,可是想想又有些冷,还是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了。还有这作业,抄完了再丢回去也不迟。
    下节实验课,是得去实验室上课的。裴泽朝她走去,她身上那衣服又宽又大,穿在她身上违和至极,一眼便知道不是她的衣服。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眼程橙身边的沈知言,最后停在她身边。
    “走吧。”
    程橙点了点头,撩起袖子找出要用的书。即便换了座位,裴泽也总会和从前一样跟她一起走。只是她的实验搭档不是他了,有些小小的惋惜。
    这堂课的实验有些难,还是测验X质,下课前会进行验收,自然也是不允许交头接耳的,程橙看着手里的实验器材,挣扎了一会儿决定放弃。
    这老师可凶了。
    眼看着他要验收了,程橙将手里的导线凭感觉连在一起,琢磨着好歹也能酌情给点分吧,不至于那么难看。况且她偷偷瞄了周围一眼,看上去完全没头绪,只连了几根导线的也有好些人。
    沈知言将最后一根导线连起来,电路通了,指示灯显示正常运作,电流表电压表的数值也对得上。他看了她一眼,见她还在焦头烂额连着导线,沈知言将手里连好的电路仪器推了过去,抬手从她手里将她那拙劣的作品拿了过来。
    再做一次是来不及了,虽说换了过来,但她的电路这样可笑的连线有辱智商,沈知言索性都拆了,也不打算继续往下做。
    他这是……程橙看着桌上的成品,他怎么把自己连好的电路都给她了,那他交什么。她正想着把电路还回去,忽然听到带着怒意的一句话:
    “你怎么没做?!”
    沈知言抬了抬眼看着老师,没开口解释。桌上的导线和仪器表都被他理好了摆整齐。那老师见他这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态度更恶劣了。
    这老师太凶了,程橙光是在一旁就被唬得一惊一惊的,沈知言不能平白无故替她挨骂,她要开口替他把话都说了。
    “他……”
    听到她的声音,沈知言侧头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大有不让她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他是不是把威胁恐吓人的本事都刻进骨子里了,程橙噤声。
    见他油盐不进的模样,那老师知道自己对这种态度不端正的差生说再多也无益,给他计了零分以后便走了。
    见他替她挨了一顿骂,还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程橙用手戳了戳沈知言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带了点谄媚的意味:“其实你当同桌也挺好的。”其实带了点想圆回之前随口说的那句让他生气的话的意思。
    哦,现在才知道他好,早干什么去了。沈知言垂眸看着她略带笑意的眉眼,最后禁不住她这样灼热的眼神,移开了视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