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手(微) ®ōusёωu1.čō㎡
    沈知言给她上完了药,她心满意足地将缩进被窝里,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忽地想起了些什么又坐起来,手在床上比划了一道线:
    “你不许越过这条线。”语气里带了些警告的意味,说完又钻进了被窝里。
    沈知言扫了一眼她比划出来的分割线,轻嗤一声。
    她未免天真了些,用一道虚无的线就想困住他。也难怪这么容易上了他的当,太好拿捏了。
    程橙将头埋在暖和的被窝里。身旁多了个睡觉的人,一股莫名的压迫感萦绕在附近,她有些难以入眠,合上了眼又睁开,往复如此,越发精神起来,连仅剩的倦意也消磨掉了。
    她该不会要失眠一夜吧。
    没睡的也不止她一人,沈知言稍稍将被子抬高些,往里不动声色一瞥,就看见一张小脸满是愁绪,杏眼明亮。
    这么个温香软玉在身边,屋子里又都是她身上甜滋滋的味道,他怎么睡得着。起初她还刻意躲着他,钻进被窝里背对他离得远远,后来便什么都忘了,翻来覆去间靠他越来越近。
    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划的那条线了吧。
    沈知言给过她机会了,本来想到她受了伤,若是能关了灯倒头就睡,他便隐忍下来无事发生,只是现在看来,她好像并不想睡,她这样撩拨,不做些什么就不是他了。
    “不睡是么。”沈知言掀开了被子。
    只是他话音刚落,她便赶紧闭了眼装死。
    演技太过拙劣,沈知言也懒得出声跟她周旋。长臂一伸,把人卷了过来,垂眸就瞧见一对惊慌湿漉的眼,双手抵在他胸前指责他的行径:ⅴìρyzщ.℃óm(vipyzw.com)
    “……你你越线了……”程橙慌乱地用手去推了推他的胸膛,想拉开彼此的距离,他的手却牢牢环在她的腰间,让她动弹不得。她能怎么办,是她主动把人留下来的,猎人对猎物起了歹心,又怎么能轻易放手。
    她紧张地摸了摸她的
    沈知言往她腰间捏了一把,让她安分些。
    “干你。”
    他的话太过直白,她就不该问他的,听得她脸禁不住一红,支支吾吾组织不了语言来回应他没羞没臊的话。
    沈知言看着她快速变化的表情,明显一副吃瘪的模样,动了动唇却找不到话来回应他,脸还红了起来,怎么被操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么容易羞耻,看来还是得多C,而且还要换着花样来。
    他贴得太近了,程橙的手心覆在他胸膛上还能感受他身上的温热和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有力地传到她的指腹。他温热的呼吸甚至洒在她的脸上,这种暧昧的距离让她险些陷了下去,她深吸了口气保持冷静,见无法挣脱腰间的束缚,便抬了腿朝他踢去。
    沈知言眼疾手快将她的玉足钳制住,包裹在温热的手心里,这下她连腿的自由也失去了,想将腿抽出来,沈知言非但不放手,还用指腹去摩挲她的足心,忽如其来的痒意让她险些惊呼出来,扭着腰肢想躲避。
    “沈知言……”她念他的名字,“我错了,你、你别挠了……”
    她根本躲不掉他的攻势,在挣扎之间,睡衣还往上跑了些,沈知言稍稍垂眸,就能看见她露出一截白净的腰肢,往上看,她呼吸时胸膛起伏之间,睡衣贴着勾勒出奶子的弧线。她好像未穿内衣,奶尖隐约凸起。沈知言黯了黯眼神,另一只手钻进她睡衣里,手心都是她身上滑腻的触感,又软又热。
    他的手是凉的,摸在她身上激得一阵战栗。程橙两只手攀上他的手臂,想阻止他胡作非为的手,却抵挡不住他的蛮力,一不留神就被他越摸越上,竟掐住了她一只奶尖。
    果然是没穿,一摸就摸到了柔软的绵乳,触感极好。
    她小声惊呼,不敢再乱动了。
    沈知言将她的玉足松开,翻身压上来,将她两条不安分的腿压在身下,一对黑眸翻滚着欲望,凌厉而隐忍看着她:
    “还踢吗。”
    她服了软,急促摇头。
    沈知言奖励似得往她奶尖上掐了一把,惹得她秀眉微蹙,哼唧一声。
    她都这么服软了,他怎么还乱来,真是好难对付。程橙的睡衣被推到x下,空气里的凉意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喷嚏,一双水灵的眼对上他的视线:
    “……我冷。”
    话里是带些委屈的,沈知言瞧着这对可怜的眼,手上动作一滞,他忍得这般难受,却蓦然被她一句话,一个眼神弄得心软了些,他报复X地狠狠肉了一把奶子。
    真是麻烦。
    他抽回了手,将方才一番乱斗被踢开的被子胡乱盖在她身上,程橙摸到了软和的被子,十指攥紧,将被子拉到了脖子上,心满意足。
    被她这么一个小插曲,他眼里的欲望消散了些,可是温顺的猎物就这么在他嘴边,身上都是香甜诱人的气息,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走呢。沈知言的手将她攥紧被子的手指掰下来握在手心里。
    她的手又软又小,柔若无骨,稍微大力些都怕将人捏疼了。他将她的手握住揉捏,摸不过瘾,又将她的手指展开,指尖在掌心里摩挲。
    有些痒,程橙抽回手往后躲了躲,又被沈知言迅速抓了回来,被迫承受他暧昧的挑逗。她手心这处十分敏感,被他轻轻磨了几下忍不住皱了皱眉,腿夹得紧了些。
    沈知言仔细打量她的手,十根葱指纤细柔软,指尖还微微泛红,跟小猫肉垫一样粉嫩。
    就是这样的小手,最适合用来摸鸡8了,手指费力地圈住上下撸动,最后被射了一手粘精,看得眼馋还会张嘴去舔来吃,舔完了精液觉得不够,又去舔鸡8,想想她这副模样都觉得销魂,好不容易隐下去的欲望又涌了上来,沈知言握住她的两只手往身下带去,按在跨间鼓起的包上。
    程橙双目错愕地看着他,手心搁着裤子都能感受到他的灼热,危机感翻涌上来,引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她慌乱想将手抽回,却被他死死按住手背。
    沈知言握住她的手腕,哑声道:
    “用手弄出来就不草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