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侵略( ®ōusёωu1.čō㎡
    男人的眼神太具侵略X,让她无处遁形。
    “你……”程橙的葱指抵在他胸前,试图将他拉开距离,却无法推动分毫,沈知言锐利的视线在她脸上审视着,好似要将她看透,她对他凌冽的视线感到不安,抖着唇轻声说:“沈知言,你醉了……”
    沈知言很清楚自己没醉,他也知道他正在把她压在身下,两具身体紧密接触着,他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吸时起伏的曲线,在似有若无撩拨他。
    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沈知言的两根手指压在她柔软的唇瓣上,指腹描摹着她唇的轮廓。就是这张嘴,以前怼人嚣张跋扈,现在却用来在男人身下发出嘤咛,他眼神一黯,手指挤开唇案奢狠地伸了进去。
    她贝齿闭合,沈知言只进了半节指头。
    “张嘴。”他冷漠地命令她。可小姑娘却还在负隅抵抗,消磨着他仅存不多的耐X,沈知言的指腹在她贝齿上滑过,声音清冷:“不知道裴泽明天还能不能见到你。”
    他在威胁她。哪有人这么过分的,她今天才被他的两个小弟绑过来荒郊野外,他虽救了她,可现在怎么又欺负起人来了。
    程橙皱了皱眉,不情不愿分开贝齿,沈知言的手指立刻钻了进去,两根手指强势地在她嘴里捣鼓,里头又湿又热,他夹着她柔软的舌头,轻佻地逗弄。
    异物的入侵让程橙喉咙一紧。
    沈知言模仿着性器抽插的动作,手指粗鲁地抽出七分,又狠狠没入,他的手指上都是她的津液,浸得亮晶。
    她的嘴也这么吃过别人的鸡8吗。沈知言边插边冷漠地想。
    他的手指没入两根指关节,刺激她不断生津。程橙因为他手指的缘故嘴合不拢,津液从嘴角溢出。沈知言瞥了一眼她嘴角的津液,便将手指又送进了几分,指头抵住她的喉咙,顶的她直想干呕,眼角湿漉。ⅴìρyzщ.℃óm(vipyzw.com)
    她在他这种蛮横的动作下竟生出了可耻的欲望,腿间隐约有了湿意,她忍着这股难以言喻的欲望,下意识咬住他的手指,带了私心,她用的力道狠了些,希望他能因此停住胡作非为的动作。
    可沈知言却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微微蜷曲手指顶弄她的舌根。他在思考,她下面也是这样湿软的吗,水也会这么多吗。
    程橙盯着他专注的视线,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收回手的,也不知道什么毛病,非得用手指捣鼓她的嘴。她动了动唇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沈知言仔细分辨才听出来她的话。
    “我们沟通一下好不好……”
    嗯,不好。
    沈知言眼皮都没抬。她说话时因为本能会动下颚,他的手指就这么被她一松一合地夹着,这么骚,真把他手指当鸡8了啊。沈知言手腕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眼里泛着危险的光。
    “你究竟想干什么……”
    他这会儿倒是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掠过她湿润晶莹的唇瓣,撞进她不安的眼里。她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又不是没被人C过,他想干什么昭然若揭。
    沈知言抽出手指,指尖落在她光滑的脖颈上,声音冷漠:
    “草你。”
    也许是酒精作祟,也许是早就种下的邪念,他对她产生了难以控制的欲望,通通在这一刻迸发出来。欲望和理智交织纠缠,他都几乎忘了自己曾经对她多么深恶痛绝,更别说想操她了。如今却真真切切,看着小姑娘怯懦的眼神,摸着她软乎的身体,想弄脏她。
    他把话说的太直白裸露,倒把程橙弄不会了。他不是应该讨厌极了她吗,怎么还会想做这样的事情。她的小手慌张地钳制住他的手腕,话都说不利索:“我我们这样不可以的,沈知言你会后悔的……”
    哪来那么多事,裴泽可以,他就不可以么。嫌她聒噪,沈知言皱了皱眉。稍微一使劲就从她的手里挣脱开,手指摸上她的腿。
    他毫不客气将她的腿掰开,露出里面绵软的内裤,他伸手将内裤褪到她的膝盖,借着灯光看清她两腿之间的闭合的细缝,饱满的阴户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张开,俨然一副含羞待放的模样。
    沈知言黯了黯眼神,两指急不可耐地探进闭合的阴唇里,指腹摸到又黏又湿的液体,他的手指压着两片阴唇,露出下面粉嫩的小比,他垂眸去看,里面水润一片,泛着亮光,在他的视线刺激下又涌出一股湿热的淫水,从穴口流到T缝。
    “骚货。”沈知言哑声开口,“我看看你比被操松没。”他将一根手指抵在她出水的比口,手指才刚浅浅伸进半个指节,就被她的的穴肉死死含住,裹着不肯松开。他往里戳了戳,费了点劲。
    确实紧的。沈知言抬眸掠过程橙不安的视线,没想到她这儿这么会夹,不是被很多男人C过么,怎么还这么紧。程橙感觉他深幽的视线像在说‘你合格了’一样,她臊得厉害。
    沈知言仔细看着她的眸,手指往里头挤进去一个指关节,出声问道:“骚比吃过几根鸡8。”
    ……
    天呐,沈知言疯了。
    程橙从未想过这些露骨的荤话会从他嘴里这么平静地说出来,她耻得白净的细颈染了一层绯红,挣扎着坐起身,支支吾吾开口:“我不做了……”
    他根本就是在她的羞耻心边缘疯狂试探,她哪里听得了这么粗野的词,以前和裴泽他们做的时候也没听过这样直白羞耻的荤话,现在听着他说,耻意让她无地自容。
    沈知言压着她的双腿。她好像还不太清楚现在的情况,以为自己有什么筹码在跟他谈条件呢,沈知言狠厉地蜷了蜷手指,忽然猛地抠着她的骚穴,激得程橙浑身一个哆嗦。
    “回答我。”
    程橙被他的手指搅得腰肢一软,被迫低声开口:
    “四、四根……”
    才四根。他都以为她骚到谁都能上了呢,隔三差五就来招惹他,他甚至怀疑就连那次在他面前露N也是蓄意勾引,不C一下她她都不知道收敛。
    “四根够你吃的吗。”沈知言往里添了根手指,她的骚穴被撑的开了些,他甚至能看清她的水被他插得飞溅出来。果真和上面的嘴一样多水。
    他又想起了那天她被顾昭压在TC垫上操干的模样,她的一对乳儿都跟着晃荡起来。沈知言越是回想,欲望就越是强烈,抠弄她骚穴的指法愈发粗暴,就是冲着她高潮去的。
    “嗯嗯……啊……”
    程橙的欲望正被撩拨起来,唇齿间溢出情难自禁的呻吟,沈知言却骤然停下了动作。程橙睁了睁半迷的眼,眸里的委屈像在责怪他不让她爽到底。
    刚刚还说不想做了,抠了两下比就原形毕露。沈知言见她这副含春的媚样,足够g魂的,他强抑住想把鸡8插进她穴里的欲望,冷声开口:“衣服撩起来,自己玩玩骚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