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摩天轮
    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这么凶。
    她不过是看不见情急之下才没注意抓住他衣服的,他至于这么不近人情吗,程橙觉得莫名其妙,小声抱怨:“不就抓了一下衣服……”
    她说得小声,他耳力却是极好的。他明明在和她尽量保持着从前的相处方式,换作以前。她准会炮仗似地跟他大吵大闹,现在倒是偷偷小声埋怨起来,却不敢理直气壮跟他顶嘴。
    怂。
    这是沈知言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
    被她这么偷偷一说,他身上的戾气消了不少。沈知言去看她的蹙着的秀眉和耷拉的嘴角,她脸旁的秀发散落下来,她伸手将它们别在耳后。沈知言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总觉得她的眉目……顺眼起来。
    忽地一闪,房间里重新亮起血红的灯光。程橙的视野再次明亮起来,她仔细一听,外面好像有机械转动响起的声音,她往门处靠近。那门突然动了起来,在她眼前缓缓打开。
    程橙看见许倾言和江靳舟站在外面,还有场控也来了。场控见到她,火急火燎走到她的身边,眼含歉意跟她说:
    “不好意思啊耽误了这么久,你们预定的时间也快到了,后面的时间表也排满了,为了不影响今天的营业,可不可以商量一下终止游戏改天再来。我们会根据你们需求优先给你们安排,然后费用也不收你们的……”
    场控的态度真诚,言辞恳切。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程橙看了看江靳舟和许倾言,见他们都没有异议,她点点头。
    江靳舟的视线绕过程橙,落在了不远处站着的沈知言脸上,那身形轮廓和眼神总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那就先出去吧。”场控给他们带路,边走边跟他们继续表示歉意。
    离开房间的时候程橙偷偷回头瞥了一眼沈知言,没曾想到他也在看着她。视线撞在一起时她先没忍住心虚地收回了眼神。
    她只是好奇地偷偷看了一眼,正好就被沈知言逮到了。他不会一直都在看着她吧……程橙想。
    人都离开以后,房间里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清。她走了之后倒是清净不少。也好,他本来就习惯了一个人。
    沈知言沉默地站在原地,低头扫了眼地面。地上一个突兀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不是原本留在这个房间里的玩意儿。
    沈知言弯腰捡起来,是一个耳坠,在手里还有些凉意,上面挂着颗小巧精致的琉璃橙子。他认得这个物件,刚刚程橙耳朵上戴着的就是这个耳坠,他出神地看着这个耳坠,想起她秀发别到耳后时露出的圆润的耳垂。
    沈知言合上了五指。
    他们从密室里出去之后找了个餐厅吃完午饭,许倾言带她去玩跳楼机,江靳舟跟在身后,他从昨天早上到现在都没合过眼,对游乐项目兴致缺缺,只是站在场外看他们排队进去玩。
    许倾言带她玩的都是激烈的项目。她禁不住尖叫连连,叫得酣畅淋漓。江靳舟见她笑得这样灿烂,嘴角两个梨涡浅浅的,他心情也好起来。
    游乐园提供了拍照服务,可以帮忙拍下玩游戏的瞬间。江靳舟付了钱让人把她的照片拍了洗出来,又扫了一眼他们刚走过去的背影。
    “旁边那个就别拍了。”
    洗出来的照片上她的脸被放大,明眸皓齿一小姑娘的模样,许倾言的脸正好被她飞扬的长发挡住,效果极好。
    江靳舟看着手里的照片,想起了他家相册里放的他的儿童照,她那会儿可粘人了,明明是他的相册,却经常出现她的身影,不注意看主角都会弄错。他将照片收好,去出口接她。
    程橙腿一软,见到江靳舟,走过去结结实实给了他一个拥抱,“你不去玩太可惜了。”她抬头看他,眼里笑意盈盈。真是玩的开心极了,还会来抱住他,平时可没这么主动,都不怕他了。
    “下次我带你来。”江靳舟回她。
    许倾言在一旁看得多吃味啊,小没良心的,也不看看是谁带她玩的,怎么不给他也来一个抱抱。
    “走,去玩更好玩的。”
    程橙一听又有好玩的,立马凑到许倾言旁边,跟在人旁边乐呵呵走了。
    许倾言回她瞥了一眼江靳舟,人嘛,还是容易拐跑的。
    傍晚时江靳舟接了一通电话,江父叫他过去处理些急事。江靳舟挂完电话之后视线在程橙身上上下下打量,她穿的这么少,又是吊带又是短裙的。他不在她身边了,许倾言还不稍微动动手指就能把人给侵犯了。他突然有些后悔让她出来跟许倾言约会了。
    江靳舟伸手去捏她柔软的脸颊,“别跟他玩些有的没的。”
    许倾言的心思多花啊,带她去玩什么密室逃脱,说不定本意就是在密室里摸着黑就把她奸淫了,他走之后他又会带她玩什么?玩着玩着不会衣服都玩没了吧。
    也不知道小姑娘记没记住他的话,只知道点点头敷衍了事。他走之后她能记住他的话多久,两个小时?还是半小时都没有?
    她哪里会想到男人的龌龊心思。程橙也不知道江靳舟指的是什么,许倾言今天带她玩的她都很喜欢,难道他才大他们一岁,就已经容不下他们年轻人的世界了吗。程橙偷偷想,却不敢当面说出来。
    什么叫和他玩些有的没的。许倾言挑眉,他可都是精挑细选,花了心思在里边儿的。
    江靳舟给许倾言一个警告的眼神:
    “人给我送回来。”
    说完就走了,没了他的存在,许倾言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带着人又去玩过山车和大摆锤,程橙从上面下来时腿都打着颤,又爽又刺激。
    一晃眼都入夜了。
    “走,去坐摩天轮。”
    程橙被许倾言拉着手,她的手又小又软,被他整个包在手心里。这是最后一班摩天轮,程橙和许倾言面对面坐着,摩天轮开始转动,她们逐渐往高空去。
    程橙坐在摩天轮往下俯瞰,整个城市的夜色都尽收眼底,街道大大小小的灯光像繁星一样闪烁明亮,程橙侧头看着繁华的夜色,杏眼明亮。
    许倾言见她眼里都是喜悦,忍不住凑脸过去,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摩天轮的传说听说过吗。”
    “什么?”
    “当摩天轮到大最高点时……”许倾言的桃花眼盯着她的眸,眼里情绪不明。
    他话音刚落,“咔嚓”一声,摩天轮突然停下了转动,连车厢内的灯也一同灭了下去,他们的身影湮没在夜色中。下面传来了大大小小的惊呼声。
    程橙低头去看下面的情况,一看才发现他们的车厢正转到了摩天轮的最高处,悬停在高空中。方才她还在满心欢喜观看下面绚丽的景色,此刻竟生出了一丝恐惧的感觉来。
    他刚说完摩天轮到最高处,这摩天轮就正好停在这顶端。这该不会是他的手笔吧,程橙抬头疑惑地对上许倾言的眼睛。
    他轻启薄唇,将没说完的话继续说下去:“我会亲你。”
    他最后一个字才刚落下,嘴唇就覆到了她的柔软唇瓣上,粗鲁地吮吸着她的唇,舌尖在她的唇瓣上细细舔舐,竟尝出了丝丝甜味来。
    她的唇又软又甜,好吃死了。
    什么又土又旧的传说,他才不会用来哄小姑娘呢。人都在自己身边了,想做什么还要靠传说来起哄吗,把人往身边一带不就随随便便就拿捏了。
    许倾言舔的津津有味,舌尖钻进她的唇瓣,撬开她的贝齿,去逗弄她柔软的丁香小舌,两根舌头纠缠在一起,她躲他就追,蛮横地掠夺她胸腔里的空气。
    “唔……”
    程橙被吻得失了理智,呻吟也被堵在唇里。她手脚发软,身体情不自禁朝他靠近,恍惚间竟不知不觉双腿分开坐到了他的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低头和他亲吻。
    亲个小嘴儿她就不行了,整个人往他身上又靠又贴。真好拿捏啊,许倾言怕她从他腿上滑下去,双手去圈住她的细腰。
    程橙吻得累了就和许倾言分开,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喘着粗气,温热的鼻息都洒在他的脸上。她才亲一会儿就受不了了,许倾言亲的不过瘾,手摸上她的脸,拇指覆上她的下颌,其余的手指摸着她的颈椎,扶着她的脸重新吻了上去。
    他的攻势猛烈,将她的唇瓣又吮又吸,不断蹂躏,程橙因为嘴角合不拢而滑落一道津液。她被吻得浑身虚软,因为喘着粗气,奶子还一起一伏蹭着他的胸膛。她的吊带一边还从肩上滑落,挂在手臂上,露出大片滑腻的肌肤。
    许倾言搂在她腰间的手不安分地搁着衣服在抚摸她的后背,指尖沿着她的脊骨那道线上下滑动,在她后腰凹陷的地方摩挲。
    他的指头所到的地方,都撩起一片火,烧的她浑身难受,积攒起的欲望无法纾解。
    许倾言何尝不是被她细细的低吟撩拨得欲火烧身,腿间支起的一顶帐篷抵在她柔嫩的大腿缝隙间。
    许倾言从她的唇离开,哑着声:“想在摩天轮最高处,干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