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在车上挨C()
    程橙坐在车上忐忑不安地看着手机,她刚刚才给江靳舟发了不回去的短信。仔细一想自己为什么要怕他,她是有自由的,又感觉多了几分底气。
    没过多久江靳舟的电话拨了过来,她看着江靳舟的名字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手一抖给拒听了。
    ……
    感觉自己超勇。
    许倾言倒是接了个电话。
    “是你把人带走的?”电话那头,江靳舟的声音倒是听不出什么异常。
    不愧是江家少爷,也是见过大风大雨的,心尖上的人跟别的男人要夜不归宿了还这么冷静呢。
    许倾言瞥了一眼身边的程橙,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挪到自己身边,“江少这么有空查岗呢,人在我怀里。要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挂了,如果你有兴致我们待会在床上的时候给你直播也行。”
    许倾言说完就挂了电话,将手机切到前置摄像头拍了他搂着程橙亲昵的照片给江靳舟发了过去,脸上还有得意的笑。
    ……太欠揍了。
    程橙将那只挂在她肩上的手搬下来。
    他倒好,在这跟江靳舟针锋相对也不带怂的,江靳舟也确实动不了他,她也能跟他一样硬气就好了。
    身边的人身上的味道又香又甜,换谁还能正襟危坐啊。许倾言看她那双坐着随意分开又细又白的腿,心痒难耐,指尖也痒痒的,他摸上她的大腿,又滑又好摸。
    程橙一个激灵连忙合拢双腿,十指攀上他的手去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双眼诧异地看着他。
    她里面可什么都没穿。
    什么是欲盖弥彰。许倾言停住手上的动作,一双桃花眼仔细打量她的神情,她不敢直视他,眼神飘忽。
    小猫在怕什么呢。她越阻止他就越好奇。
    她拦不住他的动作,许倾言的手一个用力钻进她的裙底。
    好家伙,下面什么布料都没有,她真空着呢。手指再往前进,掰开她的比,里面黏黏糊糊的。怎么,还含着顾昭的精呢是吧。玩挺大的,顾昭还把她内裤都撕了。
    她被操完回来就是真空的么,她的裙子才到哪儿啊,大腿一半都没过呢,在路上走着来阵Y风,那在她后面走路的人不得看见她屁股光着吗,有人色心起来直接把她拽走怎么办,那包厢人这么多,万一她动作大点儿,或者摔了,谁都能看见她下边啥都没穿,露出小比的y样。
    她怎么敢的啊。
    被他发现了,程橙瞧他的笑不大对劲的,身体不由自主往旁边挪了挪,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来瞒他。
    “我……我太热了。”
    呵,太热了。还能想出更蹩脚的理由么。
    “二少爷,到地儿了。”驾驶位上许倾言找的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的停车场,等他的下一步指示、
    许倾言开口,“钥匙给我,你先走。”
    “好的,二少爷。”司机听从许倾言的命令,将钥匙递到他手上,下车后关好车门消失了。
    车上现在就剩他俩,许倾言摸着车钥匙低头若有所思。
    “想试试车震吗。”他抬起头,眼里含笑。
    她能说不想吗。外边可人来人往的,他们在车上做这些事情还不得被人发现,多丢人啊,他怎么都不害臊的。
    可是许倾言虽然在问他,她总觉得他的笑已经笃定了什么。她不由自主头皮发麻起来。
    程橙抱着挣扎的心理摇摇头,“这里光线又暗,空间又小,不舒服的……”
    “没事,我让你舒服。”他说完摁下车钥匙上按钮,抬手将钥匙丢到了前座。
    车门上锁的声音响起。
    ……
    程橙瞬间用手去扒拉车门,怎么开都没反应。他怎么这么混蛋啊。
    这可不能怪他。许倾言认为自己还是对女人很好的,会尊重她们的想法,几乎不强迫女人。可没办法,这么个尤物,刚刚才被自己兄弟C完,骚比里含着他的精液内裤也不穿到处跑,谁能冷静啊。
    许倾言伸手去拉开她的外套拉链,手上的触感绵软,他可是一点稍微厚些的布料都没摸出来,借着外面昏黄的路灯灯光,她胸前的衬衫显出了奶子圆润的曲线,前端还突起两个点。
    她甚至内衣都没穿。
    “这也是太热了?”许倾言挑眉问。
    程橙连连点头,态度诚恳。
    这得热成什么样儿才能内衣也不穿,内裤也不穿啊。晚上都能热成这样,那盛夏的正午还让她穿这么多,得多难为她。
    许倾言对女人多好啊,怎么会舍得让她难受呢。
    “我帮你凉快些。”许倾言伸手一颗一颗解开她的衬衫扣子,将她的衬衫褪下,露出下面一对绵软的J1a0乳。
    “会被人看到的……”程橙双手捂在胸前
    笨,怎么会看到呢。这可是单向可视车窗,他怎么舍得让别人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啊。许倾言没告诉她,他捏了捏她腰间的肉,“让他们都在外面看我插你好不好。”
    他哪能这么做呢。程橙听到他的话,想象出了车外围着不少人的画面,小比里居然吐出了一泡淫液。
    明明是抗拒的事情,怎么身体会做出这样的反应。程橙往后缩了缩,想将身体藏在阴影里。
    她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裙子,许倾言用手掰开她的腿,两指分开羞涩吐水的小比。她的比里黏糊糊湿哒哒的,还有男人的麝香味。
    顾昭没给她完全清理干净,里头还含着不少他射进去的精液呢,吃了这么多精还不舍得吐出来,这张嘴多馋啊。
    许倾言伸进一根指头去捣弄,那里被顾昭的大鸡8捅了那么久,还没完全恢复呢,手指轻而易举就滑进去,里头热乎乎的。
    “小比怎么变松了,刚刚是不是被人插了?”许倾言抬头看她因为害羞而染上绯红的脸,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在试探她呢。
    听他这么一问,程橙的心不由自主悬起来。怎么能告诉他顾昭把她拉进厕所里操她呢,她连忙摇头否定:“没、没有的事情。”
    还说没有呢,这骚比还在往外流着男人的精,她当男人都跟她一样笨吗。许倾言抠弄出一些粘液,又添了根手指进去,“那怎么会松呢,是不是自己偷偷玩了?”
    宿舍里都三头豺狼虎视眈眈,天天将鸡8塞进她的骚比里。她还能放着又热又硬的大鸡8不用,去玩那些冷冰冰尺寸又小的玩具或者是她那几根纤细的手指不成。许倾言当然知道她脸皮薄,他就喜欢看她又纯又骚害羞的样子。
    “你胡说,我没有。”
    在他的抠弄之下,连声音都娇娇的。像催情素一样,听得许倾言更兴奋了,鸡8又胀大了几分。
    这车垫上都被她流出的淫水濡湿了一块,流下一滩深色的印记。许倾言见抠得差不多了,解开K带将那根充血挺立的肉棒释放出来,伸手将她的腿分开到最大。
    龟头摩擦着小比,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和淫水成了最好的润滑剂。他的龟头顶弄在阴蒂上,绕着那颗充血的小红豆打转。磨得她又酥又麻,比里痒痒的,想要大鸡8进来。
    他在逗弄她,程橙被磨得心痒难耐,偏偏他就是不肯插进来。她只能挺身将比往前送,屁股摇摇晃晃求他给小比吃鸡8呢。
    真够骚的,这比离开鸡8可怎么活。
    许倾言眯眼眼角上挑,眼尾发红。他一个挺身将滚烫的鸡8插进又湿又热的甬道里,瞬间就抚平里比里的褶皱,塞了个满满当当。他双手抓住那两条白嫩的腿,前后顶着胯将鸡8往里边抽送。
    “啊……唔……”
    心满意足吃到了鸡8,程橙发出了娇喘。
    “嘘,小点声儿,”听她浪叫,许倾言善意提醒,“想把人都吸引过来看你的比是怎么被鸡8插的吗。”
    不能被人看见的,她还要脸呢。程橙咬住唇红着脸隐忍。
    好听话啊。
    许倾言勾唇微笑,将鸡8抽出大部分,又整根狠狠没入,每一下都顶在了她的宫口。把程橙插得淫水直流,脚趾头都蜷缩起来。
    他调整了个角度,抽插的速度快了起来,耻骨不停相撞,鸡8疯狂顶在侧边,撞得她欲仙欲死。车上狭小的空间里只有鸡8在比里不停抽插发出的水声。
    “顾昭怎么草你的?”许倾言哑着声音问。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刚刚还要问她那些试探X的问题,他怎么这么坏心眼啊,就喜欢看她慌张掩饰的样子,又不去戳穿她,亏她又害怕又紧张。
    程橙气急了,小比紧紧一缩,让在她比里驰骋的鸡8进出变得困难起来。
    许倾言被她这么一绞,爽得头皮发麻,几乎快泄了。这才操了多久啊,真射出来他面子还挂不挂得住了。男人在床上的自尊心很强的,他可不允许自己出现几分钟的记录,成为他这一生都洗去不了的耻辱。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火气这么大呢,不就是调侃了一下。他都还没怪她跟顾昭高一块了。许倾言伸手轻轻掐了一把她的腰,“放松点,要不今晚在车上别走了。”
    他多坏啊,还要威胁她。
    许倾言觉得这样不过瘾,还要将她翻了个身。程橙双手撑在沙发椅上,两瓣娇嫩的屁股撅起来,一副乖乖等操的模样。
    许倾言多了解顾昭啊,他猜他刚刚肯定是后入她了吧,那小子就喜欢玩野的,后入的姿势插得深,他肯定喜欢。
    许倾言扶着鸡8从后面整根插入,扶着她的T挺身不断用大鸡8奸淫她的骚比,比肉紧紧吮吸着他的肉棒,像张贪婪的小嘴在舔舐。淫水被鸡8堵在了比里,又随着鸡8的抽插流出。许倾言伸手摸了一把她的淫液,抹在她的屁股上。
    “啊啊……唔……”
    他抽动的速度极快,每一下都顶弄在她的深处,程橙觉得小比又酸又胀,还伴随着舒服的感觉。
    许倾言在她的骚比里不停驰骋,头上青筋隐隐,大鸡8捣鼓了许久之后有了些意,他将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她的比里,小比被烫的不停抽搐。她在他的抽插中早就泄了几次,双眼迷离躺在车椅上喘着气。缓过神来的时候许倾言裤子都穿好了。
    他在欣赏她被他送上高潮的模样,妩媚又惹人怜爱,那对杏眼迷离地看着他。火是不可能泄的,今晚还长着呢,待会有的是时间弄她。
    程橙起身将衣服穿好,许倾言从前座找回了车钥匙解锁,门开了,她迈开腿双脚踩在地上,一抬头发现不远处站了个熟悉的身影,
    江靳舟站在一台黑色的迈巴赫门前,那车就停在了附近。他们刚刚做的太认真,都没发现这车什么时候来的。
    “许二少,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江靳舟在看他们。
    夜太深了,四周的店铺都关了门,只有几盏路灯还亮着,程橙看不清江靳舟脸上的表情。
    得,跟他领人来了,许倾言挑眉。生日都过了,他还能用什么借口跟他抢人呢。
    行,C也C过了,当礼物了。许倾言虽然舍不得,但也不能在街上跟江家少爷明着撕破脸皮。听说他们还是青梅竹马呢,到底是领先了起跑线,说话也硬气。
    “上车。”江靳舟瞥了一眼程橙,声音冷冷的。
    程橙哪敢拒绝啊,软着腿打开门,爬进去乖乖坐好。
    江靳舟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目视程橙的许倾言,转身也进了车里,将门关紧。前头的司机立马将车子启动,油门一踩开走了。
    程橙忐忑不安坐在江靳舟身边,总觉得他身上寒气比人,她都不敢靠近,车上一度陷入了死寂。程橙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转移注意力,让自己的心平复起来,然后她就听到了江靳舟的声音,吓得她风景也不敢看了。
    “跟人玩车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