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在浴室给她用按摩小B()
    难得下了场暴雨,窗外的天黑沉沉一片。空气还透着湿意和凉意,十分适合睡觉。
    程橙惬意在浴缸里吹着泡泡,热水将疲劳都冲刷走了。她决定洗完澡要好好睡个懒觉,来犒劳她这些天的辛苦。
    她正沉浸在愉悦之中,门被突兀打开,又接着关上。
    程橙抬头就看见许倾言正朝她走了过来。
    程橙疑惑地盯着他。
    他刚刚才从外面回来,似乎是没有带伞,遭受了暴雨的残害,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糊着身体。
    “一起。”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说完慢条斯理褪下身上的湿衣服。
    她还没说话呢,他怎么就动手脱起衣服来了。
    程橙看得瞠目结舌,将一丝不挂的身体往水里藏了藏。水面上浮着一层厚厚的泡沫,掩住了下面的春色。
    这么小的浴缸,怎么能装下他们两个。
    许倾言走到浴缸旁边,她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精瘦的身材,顺着腹肌的纹路下去,鸡8还沉睡着,一大坨挂在腿间,形状可观。
    头顶的灯明晃晃的,程橙只是扫了一眼便不敢再多看,迅速挪开了眼。
    许倾言见她害羞,勾唇一笑,弯腰将她从水里捞起,抬脚伸进了浴缸。
    程橙连忙伸手捂住胸前。
    真是的,她哪儿他没见过呢,还害羞呢。
    许倾言坐在浴缸里,将程橙置于他的腿上。小小的浴缸装不下两人,此刻倒显得比仄起来。
    “要不,还、还是你先洗吧。”程橙刚坐到许倾言腿上,就感觉他的性器在以一种速度不断胀大,滚烫的鸡8抵在她的股间难以忽视。程橙觉得那玩意儿硌得慌,双手扶稳浴缸想起身逃开。
    许倾言抬手拦住她的腰,将她重新拉回来坐到他的腿上。
    小姑娘单纯极了,都这样儿了还想从男人手里跑掉呢,怎么会就这么让她溜走呢
    “学了些按摩手法,给你按按。”
    许倾言骨节分明的手从抚上了她的肩胛,中指和食指并拢,指腹按肉她的肩井x,他的力道把握的正好。在他的按肉下程橙觉得肩膀放松了许多。
    “这里也要按摩一下。”
    趁着她放松的间隙,许倾言的一双大手绕过她的腋下,一把拢住她的一对J1a0乳。指缝间还溢出雪白的乳肉。
    “唔……”程橙猝不及防,低声呻吟。
    许倾言用手指沾了点泡沫,点在她的奶头上。用手指指尖揉捏她的奶头,虎口卡在奶子的轮廓上,从下往上托起,缓慢推至奶头处。
    一对J1a0乳在许倾言的手上揉捏按压,变化成各种形状。
    “舒服吗。”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耐着性子在抚慰她的身体。
    怎么会不舒服呢,都舒服得流水了。也不知道他都是哪儿学到的这些的,这么熟练,是不是第一次这么做呢。
    其实这是他第一次伺候女人的身体,许倾言找了影片观摩了很久,就等着在程橙身上实践呢。看她这么享受的模样,觉得自己这些天的辛苦学习没有白费。
    他的指尖离她的胸膛这么近,还能感受到她紊乱的心跳呼吸。她在动情。
    他将泡沫都抹在了她的r上,许倾言的手掌平放,五指并拢,双手托罩住她的一边奶子,一只手往下推,一只手向上推。雪白的奶子都被他玩出了粉色的指印了。
    他又用指尖绕着乳头打圈,起初的速度缓慢,像羽毛似得轻挠,挠得程橙尾椎骨都酥麻起来。后来便开始转的狠了,指甲还会有意无意剐蹭到凸起的奶头上,蹭得程橙浑身一个激灵。
    他玩够了她的一对乳儿,手掌贴上了她的腰,轻轻摩挲她腰间那处软嫩的地方,
    程橙怕痒,身体不由自主开始扭动起来。她无心撩拨,还不知道身下的许倾言在隐忍得多难受呢,那娇嫩的臀肉挤压着鸡8,又压又蹭,贯会磨人。
    “腿张开,这里也肉肉。”
    他分开她的双腿,搭在了浴缸两边。双腿被分得极开,两片阴唇就这么暴露出来,他两根手指将那处分开,露出下面的花穴。
    许倾言坐在程橙身下,看不见那处娇艳欲滴的模样。光是想象着就心痒难耐,哪还有耐心给她慢慢用手指g到高潮,小比肯定也忍不了,手指怎么能满足呢。
    许倾言草草用手指插了两下就忍不住了。
    “嗯?用鸡8给你肉好不好。”
    没等程橙出声,他用手托起程橙的两瓣臀肉,将她摆弄成跪在浴缸的姿势,让她双手撑着浴缸边缘,她正翘着T背对着他。
    这下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后入的绝佳姿势。
    许倾言扶着鸡8凑到小比附近,找准位置一个挺身插入到她湿漉的小比里,刚入了半分,就能感觉到里面的比肉将突然入侵的鸡8往外推送。
    “唔啊……”程橙被插得失声娇喘起来。
    这比被插了这么多次怎么还是这么紧呢,是裴泽和江靳舟鸡8不够大么,这处又紧又热,刚入了一个龟头就绞得他头皮发麻。
    这可不行啊,那俩真是没用的东西,还是得他来才行,每天抱着她C,准保给她比C成他鸡8的形状,更方便他每天插入。
    许倾言摆着胯,龟头碾磨着小比,缓慢捅开狭窄的小穴将鸡8挤进去。他太大了,每进入几分就能听到程橙的娇声呻吟,好听极了,听得他鸡8又胀大了一圈。
    怎么这么会叫呢,他的五指摸上她的臀瓣,手下的肌肤又软又嫩,摸起来手感很好,爱不释手。
    鸡8插进滚烫狭窄的穴里,两侧穴肉紧紧贴合着鸡8,里边又窄又小,小比贪婪地吮吸着鸡8,鸡8将穴里的褶皱都碾平。
    怎么这么能吸啊。遇到这么个比,哪个男人还能保持理智啊,恨不得天天插着小比才好,抱着她在宿舍里边走边插,睡觉也要让小比含着鸡8睡。
    许倾言硬着头皮将鸡8一捅到底,宫口被龟头狠狠挤压着,捣得小比又吐出了滚烫的淫液浇在柱身上。
    “太、太深了……”程橙被他撞得话都说不清楚。
    他的鸡8又粗又长,后入怎么能插得不深啊,是不是太瞧不起他了。
    许倾言扶着程橙的两片臀瓣,胯部开始前后撞击,肉棒在小比里进进出出,带出一小部分穴肉后又往里送。他插得爽极了,喘着粗气不断抽插小比,一波又一波的强势深入,囊袋拍打在她的嫩T上。
    媚肉层层叠叠,鸡8抽出来没捅进的部分还没还原成以前的形状,又被他插进来,许倾言大开大合C着骚比,小骚比没命地吸着鸡8,交合处不断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怎么会这么好C啊,许倾言才插了一次就食髓知味了。青筋暴起的肉棒在穴口反复摩擦着,淫水从穴口出往外泛滥,将他鸡8淋湿。
    程橙被插得娇喘连连,声音又娇又媚,身体跟着许倾言的抽插节奏摆动,前面那对乳儿还跟着晃个不停。他操得狠了,大鸡8猛烈地拍打在穴口。程橙在一阵又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中失去了力气,险些扶不稳浴缸。
    得扶稳了才行啊,要好好适应现在被鸡8开拓的时间,以后才能更舒服。
    许倾言忘情地大开大合操干骚比,又粗又长的鸡8攻势凶猛,还会画着圈搅动一番。他还没射精呢,她倒是先些了了,淫水飞溅,顺着白嫩的大腿流到了浴缸里,和里面的水混在了一起。
    经过他这么长时间的操弄,这水早就没有起初那么温热了。许倾言将浴缸的水放掉,程橙方才埋进水里的身体也逐渐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中。
    姣好的身材,优美的曲线。哪个男人看了不会鸡8胀啊。
    他的腰部耸动,粗壮的肉棒插进穴里又抽出来。这么娇的人儿,他今天X质极好,非常有耐心在肏逼,也不知道等他射出来,她能泄几次。
    许倾言伸手摸了一把腿间的淫水,就着这些水又去揉捏她的x,好像那些淫液跟精油似得。
    多淫荡的身体,许倾言被小比伺候得舒服死。他操得爽极了,终于将一股镜射进了她的比里,那精液滚烫,烫的她的比一阵抽搐收缩。
    许倾言射了精还意犹未尽往比里捅了几下,才将鸡8抽了出来。那娇嫩的小比早就被他用鸡8撑开了,此刻鸡8抽出来之后里面的淫水混着精液藏不住了,顺着穴口流到腿间。
    许倾言伸手去摸,还能拉丝呢。
    程橙脸色绯红,细声喘着气瘫倒在空浴缸里。
    许倾言看着她这副娇娇的模样,软下去鸡8又有了硬起来的迹象。她这副模样换哪个男人不疯啊。
    她见他又挺起的性器,突然坐起身连连后退,“不、不要了……”
    都被他操出哭腔来了。
    她方才都泄了几次了,再来她会晕死的。男人的体力怎么能这么好啊,程橙光看着许倾言的鸡8就开始胆战心惊起来。
    她被摧残得不清,许倾言也不强迫她了。他温柔地伸手掰开她那双虚软的腿,“帮你清理。”
    许倾言双手分开她的两瓣阴唇,打开花洒,水流对着小比冲S。
    哪有人这么清理的啊,程橙快哭了。他怎么能这么坏呢。什么温柔体贴都是装的。那细小的水柱刺激着红肿的阴蒂,还有些喷到了还未合起的穴口里,好像有手指在她的比上按压。
    水流的冲击强度并不弱,娇嫩的小比被操得分外敏感。
    许倾言看着那小比开始抽搐收缩,一股淫液涌了出来,将里面的精液也带了部分出来。
    她被花洒S泄了。
    这么淫靡的场景,许倾言看得眼角都发红了,一双桃花眼写满了隐忍。
    这比怎么这骚啊,花洒都能把她高泄了,平时她洗澡的时候也会这样吗,没有男人的时候就用花洒来满足自己,在浴缸里玩自己。
    许倾言伸手去抠弄她的比,将里面的精液都抠出来之后,用毛巾将她的身体擦拭干净。他都穿好衣服了,她却只有浴巾裹着。
    谁让刚才许倾言用花洒的时候,把她放好的衣服都弄湿了。程橙觉得他就是故意的,他心眼多着呢。
    许倾言抱着只围了一条浴巾程橙从浴室里出来,正好撞见了顾昭。
    顾昭看了一眼许倾言,又看了一眼程橙,眉头开始皱起来。他没有想过自己最好的哥们儿竟然和自己这么讨厌的女人关系这么密切。这女人不是说喜欢自己么,怎么还能和许倾言高上了。
    难怪许倾言转来南中不和他一个班,非得转去一班,原来是因为她,他们什么时候高在一起的?为什么许倾言也不告诉他啊,他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以前哪个女人他没跟他说的。还真是水X杨花的女人。
    顾昭胡思乱想了一通,心情极差。
    这宿舍其实是有他一个位置的,只是他从前嫌程橙烦,没在这儿住。今天他回来宿舍是因为顾潇今天生日,他来找许倾言一块儿去给他姐过生日,给他打电话打不通,顺路便来宿舍找人了,没想到进门就遇到程橙和他一起从浴室出来,那个女人还没穿衣服,只围了条浴巾,他不傻,里面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程橙见顾昭脸色不大好,她伸手锤了锤许倾言的肩膀:
    “放我下来。”
    声音还娇娇的,想必刚刚被许倾言操得舒服。
    许倾言遂她的意弯下腰,程橙双脚着地后按着胸前的浴巾一溜烟跑了。
    他和顾昭这么多年哥们,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知道顾昭一直烦程橙才没跟他说这事儿,还以为是他不喜欢程橙才面露不悦,正想着要怎么解释呢,顾昭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
    “该走了。”
    不对劲,以他的性子不得将程橙的缺点细说一通,劝他赶紧和坏女人一刀两断。
    怎么反倒这么安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