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又遇到他了
    南中今天在举行校运会。几乎整个南中的人都在C场聚集起来举办开幕式,为到来的比赛做准备,教学楼几乎不见人影。
    程橙是回来拿钱包的,她报了一场下午长跑的比赛,把检录地址比赛时间抄到了纸上放进了钱包里。
    就在她刚打开钱包时,不知道哪里窜出来一只狼狗,直接把程橙吓一大跳,连连后退几步,手上的钱包没拿稳掉在地上。
    一身乌黑油亮毛发的小狼狗看了一眼直接钓着她的钱包跑了。
    ?学校里还有这种贪财的小狗。
    程橙回过神来拔腿就追。
    比赛还没开始她倒是先跑起来了。
    程橙两条腿没四条腿跑得快,一路跟在它后面,被它带到了一片更荒凉的地方,一溜烟直接跑进了一个大仓库里。
    程橙停下了脚步,她认得这里。
    这里好像是教学楼后面废弃的仓库,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
    它是住在这里吗?
    这附近一片死气沉沉的,已经许久没人来打扫过了。仓库连门都没有,里面昏沉沉一片,能见度极低。
    程橙站在外面踌躇。
    她并不是很想进去,但是想起钱包还在小狼狗嘴里。
    还是进去看看吧。
    她小心翼翼抬起脚,里面的地上堆了不少杂物,还有碎石木材,她低着头看脚上,怕自己没注意就被绊倒了。
    只是才刚走两步,身子突然被一双手拉扯,她被人扣着手直接用力摁在墙上,结实的臂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她本能睁大了杏眼,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情。
    “谁?”她颤着声问。
    ……
    “……是你?”
    将她扣在墙上的人开口说话,压在她脖子上的手臂也稍微松开了些。
    他们贴的近,这里又寂静,连她微弱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肌肤的直接接触还能感受到她的胸腔的起伏,呼出来的热气直接洒在他的手臂上。
    沈知言看清了她的眼睛,几乎是瞬间就认出了这对水灵杏眼的主人,是那天救了她的女人,此刻她被他抵在墙上,正无辜地看着他。
    原来他们还是一个学校的。
    ……
    沈知言犹豫了一下将压着她的桎梏松开。
    方才被他用力抵着喉咙,压迫着她呼吸的空气,喉咙痒的难受,现在获得自由之后她开始咳嗽起来。
    程橙也认出了那是沈知言来,只是他的戒心未免太强了,她还什么都没g就被他强行压在墙上,他还真是粗鲁,亏她还救了他一命。
    幸好今天校运会人流密集,还有校外人员进出学校,学校要求带好口罩。她和那天救他时一样戴了口罩,沈知言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呢。
    她平复下来后开声询问:“你怎么在这?”
    “与你无关。”他的态度并不友善。
    好吧,本来也没期待他能跟她正常交流。她还没忘了她来的目的:
    “那你有看见一只狗吗,刚刚跑进来了。”
    ……
    沈知言盯着她的脸,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他当然知道她在说的是什么,那只小狼狗是他养在这里的宠物。学校里不让养宠物,它的存在不能被人知道。
    他别过脸。
    “没见过。”
    然而就在他刚说完,一声小狗的呜咽突然响起,小狼狗从他身后窜出来咬着他的K腿,在他的腿上又蹭又舔,一副与沈知言十分亲昵的模样。
    ……真的没见过吗。
    “这不是跟你挺熟的。”程橙指了指它。
    猜到了沈知言应该是想保护它,她也没继续深究,程橙双手合十露出了诚恳的表情,“它把我钱包叼走了,你能让它还给我吗。”
    看着她故作可怜的模样,沈知言陷入缄默。
    他是会狗语吗,谁拿的问谁去。
    沈知言并没有好心到会帮她在这里找钱包,他还有事情要去做,不想继续待在这里浪费时间,他转身想走。
    程橙见状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不让他离开。
    他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一点都不顾念‘旧情’,程橙有些急了,她的证件都还在里边呢。见他不肯妥协,她想了想,抬高了声量,“我叫保安把它带去加餐。”
    程橙当然不会这么做,只是想小小的威胁一下沈知言,希望他能考虑一下,帮帮她的忙。
    沈知言停住脚步,觉得这种趾高气扬的命令语气和声音莫名熟悉。他想起了那个盛气凌人的女人,不好的回忆一股脑涌上来,他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见他脸色变得铁青,程橙以为是自己刚刚的话精准踩到他的雷点了,她开始变得心虚,声音还越说越小。
    “除非你带我去它回去的地方找找……”
    有一瞬间他想去摘下她的口罩看看那张脸到底是不是那个又蠢又坏的女人,但是见她逐渐弱下来的气势,一看就知道刚刚只是在虚张声势。
    胆子这么小,怎么可能是那个恶女。
    晾她也不敢。
    沈知言轻嗤一声,“放手。”
    程橙几乎是瞬间遂了他的意,松开了抓紧他衣服的手,而后想到自己的钱包,手又伸回去攒紧了他的衣角。
    她怕他就将她丢在这里一个人找了。
    ……
    “再不放手就自己找。”
    哦,原来他答应了。
    好好跟她说不就行了,害她紧张兮兮怕他当老赖跑掉。
    程橙乖乖的松开了他衣服。
    沈知言把她领到了仓库的一个角落里,程橙蹲在地上仔细看,那里都是一些精致的小物件,还有不少女生的钱包和发圈手链。
    还真是又贪财又好色的一只小狼狗啊。
    程橙看了一眼在摇尾巴吐舌头的小狗,看到那些物件还眼睛亮晶晶的。
    听说狗随主人……她悄悄瞥了一眼一脸不耐烦的沈知言。
    虽然表面冷漠无情,其实他该不会也是这种人吧。
    程橙只敢偷偷想。
    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钱包,伸手去拿回。
    她蹲在地上。小狼狗兴奋地绕着她打转跳跃。
    还蛮可爱的。程橙伸手去顺它的毛发,毛茸茸的触感极好摸。小狼狗还一个劲往她身上蹭,逗得她笑意盈盈。
    “你这狗养的还挺好。”毛发柔顺,朝气又活力。想必沈知言平时对它是极好的,她想起了他腹部的伤,忍不住询问:“你的伤应该还没好吧。”
    距离上次救他还不到一个星期,那伤肯定是痊愈不了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多养会儿,这么早就回来学校了。
    “不用你操心。”
    问问也不可以,真是冷漠死了,也不知道他平时是怎么与人相处的。程橙皱了皱眉。
    “这里是……”她发现小狼狗身上有一处缺少了一块毛发,露出了下面丑陋的伤疤,好像是被烧伤的。她动作柔了几分,在那伤附近轻轻抚摸。
    是出过什么意外了吗。
    沈知言去看那道伤痕。
    那是那个恶女的杰作。
    程橙以前也被这只小狗横窜出来吓一跳,她对狗毛过敏,不容许学校里有狗的存在,她派人去找没找到,便下令学校里的人看到它必须把它抓起来弄死。
    这狗是他在学校仓库找到的,他找到的时候这只狗才刚出生没几天,它的母亲和两个兄弟姐妹就死在这个仓库里。它的母亲是无意闯进学校里生下孩子的。
    沈知言看着它觉得同病相怜,带它回家里养了没几个月,小狗会跑了就会回到这个仓库里,沈知言觉得它是想念母亲了,对这个仓库有执念。只好在这里把它继续养着。
    它白天很少出这个仓库,沈知言会在傍晚学校人少的时候带它去散步遛弯,它惹怒程橙后有一次他不在,它偷偷溜出去被程橙叫的人找到了。
    他们绑了它要放火把它烧死。
    他及时从这些人手上把它救了下来,可惜还是被烧伤了一块地方,那里长不出新毛了。每次看到它身上这块伤,都会想起程橙。
    他讨厌这个女人。
    又跋扈又恶毒。
    现在的程橙根本不记得这回事了,她想起的部分记忆里只有沈知言和她针锋相对的场景,还没回忆起他们到底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她摸着摸着小狗,突然觉得鼻子发痒,眼睛也开始发疼。
    程橙打了个喷嚏,眼睛里不知道怎么就蓄了些眼泪,又痒又肿,她伸手去肉。
    自己怎么了。
    觉察到她的不对劲,沈知言仔细看她的脖子,白皙的肌肤上泛了些红色的小疹子。她这是过敏了。
    程橙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总觉得身体开始发痒,很想伸手去挠。沈知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
    “你狗毛过敏你不知道?”
    啊原来她过敏了,程橙眨了眨眼睛。
    蓄了泪的眼水汪汪的。
    沈知言看着那双杏眼,可怜兮兮的。一下子不知道如何跟她说话了。
    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他一把松开她的手,“去医院,别死在这里了。”
    连这个时候说话都这么没有人性的温度,程橙强忍着想挠的欲望站起身。
    钱包也拿回来了,自己确实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
    “谢谢你了。”她收好钱包,对沈知言说。
    小狗还是可爱的,只是自己跟它好像确实没有什么缘分吧。她不舍地看它最后一眼,从仓库里走出去了。
    她走后沈知言蹲下身子,伸手捋顺小狼狗的毛发,语气淡淡。
    “以后离她远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