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喂她上面的嘴吃(微) гōusёωu1.∁ōm
    程橙被裴泽几番捣弄后累得不行,裴泽要带她去浴室清理被她阻拦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让这个男人和自己共处一室,说是清理,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男人的鬼话听个乐得了。
    浴室里的湿热的温度正好加剧了她的困倦,程橙疲惫地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只能任由倦意将她吞没,迷糊中她不知被谁从水里捞起。
    江靳舟将她身子擦干净,放置在床上。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吻痕烙在上面,一副被男人蹂躏过的凄惨模样。他的手指贴上她的唇瓣,顺着这些吻痕一路滑下到她的腿间。
    两指分开她的小比,露出里面微微外翻的穴肉。
    瞧,都被野男人g肿了。
    穴里是干净的,想必刚刚在浴室的时候她自己将里面的精液都抠弄出来了,怎么抠的?江靳舟想着她将自己葱白的手指伸进自己刚被男人鸡8满足过的比里捣弄,温水流进去带出白浊粘稠的精液。
    弄着弄着肯定又有感觉了吧,这么骚的比,她的手指能满足自己吗,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的?是不是背着靳舟哥哥藏了什么假鸡8,假的哪有真的好玩。
    真是越长大越不乖了,江靳舟收回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他只是不在那么半天,她就在宿舍开起荤来。
    真想把她叫起来让她说说自己的骚比是怎么被裴泽g的,有他g的舒服吗,裴泽才操了她几次,他又操了她多少次,他懂了,小比这是喜新厌旧了,没良心的东西。也不数数它被他干翻多少次,吞了他多少精液,连捅破那层膜也是他g的。
    真是没心没肺。江靳舟摸着程橙的脸,低头将唇覆到她的唇上,他吻得极凶,似乎要报复她刚刚背着他和别的男人酣畅淋漓。
    她的唇软软的,他咬下去倒有些舍不得了,浅浅啃咬一番后又吮吸着她的唇瓣,掠夺她的空气。
    程橙被江靳舟吻得难以呼吸,从睡梦中强行被唤醒,她睁开眼,生理性眼泪蕴在眼里,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伸手推开江靳舟,大口呼吸着涌入的新鲜空气。
    配合上这些吻痕,倒像是被他干了。
    是他留的才好,也不用那么碍眼。
    程橙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眼神幽怨地看着江靳舟,为什么每次睡着都能被他弄醒。她真的好想睡个安稳觉。
    见她气的脸颊鼓鼓的模样,江靳舟觉得方才的气恼消散了几分。
    脾气还不小。
    她虽然性子有些变了,起床气这点倒和从前一样。
    江靳舟觉得程橙这点倒是极可爱的,他的手抚上她的大腿,质问她:“被裴泽干了多久?”
    他也能将她的比C肿的。
    怎么能问她这种不害臊的问题呢。
    听到他的问话,程橙抽出枕头将红着的脸埋了进去。
    声音透过棉花变得小小声。
    “不记得了。”ⅴìρyzω.ℂóⓂ(vipyzw.com)
    男人都小气吧啦的,这还要比较一下谁g的久吗。
    “下次找我。”
    ……
    程橙哪敢,她潜意识里觉得他只会比裴泽更能捣弄她,她还能醒着从他房里出来吗。
    听她没了声,江靳舟将她的双腿分开,程橙的x还疼着呢,她觉察到了他的动作之后立刻将枕头从脸上拿开,露出了那张惊恐的脸,江靳舟按住她挣扎着想起身的身体。
    “躺好,不插你。”
    听到他的话,程橙表情稍有松动,听话乖乖躺着,视线对焦白净的墙顶,感官在安静狭小的空间被无限放大,他轻微的小举动都能被她感受到。
    冰凉的两指分开阴唇,羞涩的花穴展露眼前,凸起的粉嫩阴蒂下是那又会吸又会吞的洞。
    江靳舟的指尖插入,一瞬的酸胀,她皱起了秀眉。
    有点疼的。
    随后凉意涌来,痛感被逐渐淹没。
    好舒服。程橙眉头舒展开来。
    江靳舟在给她上药。
    野男人C肿了比之后就不管不顾了,靳舟哥哥多好,还会给你上好药,等比养好了之后还不报答一下靳舟哥哥,伺候他的鸡8。
    这股舒适感的结果是程橙又流水了。江靳舟肯定已经发现了,她重新将枕头掩面,想找个洞钻进去。
    这比怎么这么没骨气呢,只是手指插一插就发大水了。
    江靳舟看着从比里涌出来的淫液,浇湿了他的手指,他手上的动作一滞,神色晦暗。再看她的反应,脸埋在枕头下当鸵鸟呢。
    她的身体又骚又浪。光是一碰,就骚出水了。偏偏反应又是纯的,枕头下的脸肯定红透了,说不定连话都说不利索,问她你这比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她肯定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我也不知道,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反差啊。
    忍着下腹升起的火意,江靳舟将药膏涂满比里的每一寸。涂到最后床单濡湿了一片,小比又湿又滑,淫靡至极。
    想插的,怎么会不想呢。她能不能管一下自己的比啊,他的鸡8胀成什么样了都,还搁这流水勾引男人,偏偏还娇气,插不了。
    他喉结滑动,将她脸上的枕头取下。
    她睁大了杏眼看他。
    “裴泽喂你吃过鸡8没有?”
    怎么又提他。他总是问一些她难以启齿的问题。
    程橙别过脸去,声音不大不小。
    “没。”
    这下总该放过她了吧。
    潜意识里程橙就是他的附属品,别的男人也只能做他对她做过的事情,她的第一次都是要献给他的。以前总是插她的比就完事了,看来以后还得摸索更多花样,叫她死了找别的男人这条心才好。
    听到她的否定,他总算是心情好了些。
    “给我舔。”
    ……
    哈?程橙刚转过头看他,却发现江靳舟已经将他的鸡8放了出来凑到了她的唇边,勃起的性器青筋轧结,那根鸡8近在咫尺,她还感受到鸡8散发出来的热气。
    是烫的。
    她和他双眼对视,江靳舟眼神炽热滚烫,灼得她一时忘了反驳,鬼使神差伸出小舌快速舔了一口,完了还思考了一下。
    嗯,不过如此,也没什么味道。
    怎么能这么撩人啊。江靳舟被她作的快要压抑不住了。他哑声道:“再不好好舔我不介意换张嘴。”
    程橙自然知道他指的什么,被他一恐吓连忙坐起身十指覆上那根雄赳赳气昂昂的大鸡8,在性器的对比下葱指衬得更白了。
    别插小比了,那儿还疼着呢。
    程橙观察这根鸡8,阴精顶端张合的马眼不停向外吐出前精,她咽了口口水,唇凑过去,粉色的舌尖舔着青筋轧结的柱身,感受那些凹凸不平的纹路。
    顺着柱身向上,舌尖来到了蘑菇头处,绕着凹陷的沟壑打转,舌尖的力度时轻时重,挠得江靳舟发出医生沙哑的呻吟。
    程橙觉得手上这根鸡8还在发胀,软软的一层组织下是充血而硬挺的海绵T,随着鸡8的胀大青筋越发狰狞勃大。烫的她险些松了手。
    程橙的舌尖来到了冠状沟处,贴着剐蹭,唾液濡湿了一片,混合着流出的前精低落到她光滑的腿上,舌尖和他的鸡8分离时,粘稠的液体还拉了丝线。
    她的樱唇一张,艰难地将他的鸡8含入嘴里,江靳舟见状一个挺身,粗大的鸡8几乎要撑满她的小嘴,蘑菇头顶到喉咙里,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他真的坏极了,知道她要吞吃鸡8,立刻就挺身顺势直接狠狠插进她的嘴里,顶的她一个措手不及。程橙一阵干呕,眼里蕴了些泪。
    让她吃鸡8就算了,还这么不安分。程橙气极了,扶住鸡8想将它从嘴里取出来。江靳舟哪会不知道她的意图,他捏了捏她的脸,‘善意’提醒:
    “考虑清楚了再吐。”
    他又威胁她!
    程橙怨念地瞪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吃着鸡8。她手握着阴精露出来的部分前后撸动,舌苔覆上了柱身,舌尖用力舔刮。
    小嘴将龟头含住,她的舌头舔的累了,就开始吮吸鸡8。
    江靳舟舒爽地发出一声低叹。
    随着她的不断吞吐,粘稠的唾液已经将鸡8裹了一层,还有不少滴落到床上的,江靳舟再也忍不住她这种隔靴挠痒的行为了,他的五指覆在她的后脑勺上,将她的头往他的胯下压。
    一下一下,吞进去又吐出来,后脑勺随着吞吐而不断起伏。马眼撞到喉咙深处,已经有向外喷精的征兆,江靳舟将身体后挪了稍稍,悉数射到了她的脸上。
    程橙的脸上挂满了刚刚射出的浓精,有些滑落到了嘴角,又顺着脸的轮廓流到下巴处挂着,汇成了一颗小珠滴落到床上。程橙好奇味道,伸出舌头卷了些许进嘴里品尝。
    腥的,难吃。她皱眉。
    江靳舟见她这一动作,眼都看直了。
    怎么会这么骚呢。下面的嘴想吃,上面的嘴也想吃,他伸手覆上她的下体,“下次射进这里好不好。”
    不好的,两张小嘴都要吃到才算好。只S一次怎么能满足她呢,最好就是往她的比里射得满满当当的,还要让她夹紧小比不准流出来,下面的嘴吃不下了轮到上面的嘴,喂她喝营养的牛奶。
    光是这么想着,鸡8又有了原始的X冲动。
    江靳舟觉得自己真是栽在她手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