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在办公室给她()
    江靳舟倒是得到了出乎他意料的消息。
    程橙没接他电话的那天不仅出车祸了,而且丧失了部分记忆,性格也在那场车祸中有所变了。
    难怪那天她头上带着伤,整个人还乖巧了许多。
    他的玩具撞坏了。
    回忆起那天把她喊来办公室的场景,江靳舟觉得手上这些几百万的生意都没程橙那天露出的惊恐表情有意思。
    江家世代经商,作为江家独子,他的人生早就被安排得井井有条。高三结束他将会出国修习商法,而现在他也在经手一些父亲用来磨炼他的生意。
    得到关于程橙的反馈消息时,他正处理一桩棘手的投标案。他确实是陷入了苦战,但当他想到破解之招之后终于面露喜色。
    然而这份喜悦却是乏味的,远不及发现玩具的新玩法来的有意思。
    从前的程橙那么简单,喜形于色。他让她做什么她便乖乖去做,像只没有生气的提线木偶,而且她往往做事冲动偏激,结果很不好看,时常还要他去善后。
    而现在不同了,她会尝试挣扎,还会忤逆他,她的是非观更加正确了。这种玩具企图逃离控制的感觉并不舒服,但是驯服才有意思,不是么。
    江靳舟放下手上的钢笔,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陈姨,帮我收拾一间房间。”
    “嗯,我要搬过去住。”
    陈姨是南中A楼的阿姨,那是程橙现在住的宿舍楼。陈姨负责清理宿舍楼的卫生,日常事务,有需要的还可以让她帮忙做饭。江靳舟本来也应该住在A楼。
    只是他更喜欢独居的自由感觉,而且他当时也不想被程橙叨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确实是程橙在学校里最‘亲近’的人,在床上的那种。
    江靳舟还记得那天,和程橙车祸后在他办公室那天一样,也是用他这双手,将她送上了快乐的顶峰。区别不同的是,那是她的第一次。
    手指伸进去,还能感受到那层脆弱的阻碍。
    程橙这个女人真是头脑发热就容易不管不顾g一些蠢事,连他是什么样的坏人都不清楚,看见美色就会失了理智,甜甜喊他靳舟哥哥。
    那天他还在学生会办公室整理隔天要用的开会文件,她进来不由分说就坐在他面前,坐在那张上好的梨花木桌上。
    当时学生会出现了些纰漏,他第一次处理事情这么焦头烂额,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偏偏有人没眼力见,在这里闹他。
    “下来。”
    这句话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耐心。
    “不嘛。”程橙摇头使小性子。
    她也不知道是听了校外哪个小跟班的教唆,说只要让男人迷恋上她的肉体,和她在一起是迟早的事情。
    她当时在这块是那么懵懂,连夜就看了一夜的三级片,水也流了一夜。她肖想着江靳舟的身体,模仿着片子里的动作学会了自渎。
    “靳舟哥哥,摸摸我好不好。”
    她柔软无骨的小手抓起他的大手覆在自己的大腿上,脸热的通红。
    江靳舟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看她使出浑身解数要他碰她。
    程橙骨子里是骚的。
    但是她实在太蠢,不该这时候来招惹他。
    江靳舟冷着脸任由她的动作,他的眼神并不友善,甚至带着些警告的意味。程橙却只顾着怎么让他操她了,浑然没发现气氛不对。
    她牵着江靳舟的手指探进自己的内裤里。
    是湿的,在来的路上已经想着他湿了。
    江靳舟对女人向来是可有可无的。他随着江父出席过不少宴会,有大官贵族的千金含羞搭讪,也有风情万种的阿姨对他暗送秋波。他向来都把握住分寸,用所学的社交礼仪礼貌回应。
    他将距离把握的十分精准,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有女人成功留在他身边过,当然,程橙是个例外。
    程家和江家是世交,他和程橙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程橙打小就野,爱吵爱闹,江靳舟偏偏喜静,习惯将所思所想藏在心中。程橙小时候总爱粘他,若是他不应允她的要求,她就会无理取闹撒泼打滚,江靳舟经常被她闹得头疼,遂顺了她的心意。两家父母觉得俩孩子关系十分融洽,程母总会带着程橙来探访他们。
    程橙可以说是一直陪伴在江靳舟身边的人,所以有些事情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代表他能包容程橙的所有。
    他使了点手劲挣脱程橙手指的束缚,手指在湿软的花丛里很快找到了进去的路,抬手挤进一根手指。刚没入一小节就感觉到娇嫩的肉逼紧紧吸附住,贪婪地吮吸,边吸还边流水。
    异物的突然侵入让程橙心下一惊,她下意识想夹紧双腿。江靳舟却快她一步,手肘桎梏住她的双腿,让她无法合拢。
    自找的。
    江靳舟的手指触摸到那层膜,使劲一戳便捅了进去。她紧的不行,废了点劲推开层层褶皱才将手指整根没入,待手指抽离时还发出“啵”一声似在留恋。
    好痛。程橙皱眉咬着唇。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建设,但还是抵不住身体给予的最原始的痛感,连着神经末梢直传大脑。
    些许腥红的液体混着淫水流到腿根,和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比里又紧又湿,绞住他的手指贪婪舔舐。
    连他一根手指都吃不进去,怎么吃他的鸡8啊。手指再次插入搅动,好让小穴尽快舒展。江辰盯着嫩比看它吞吐自己的手指,一翕一合饥饿地舔吸。
    “放松。”他声音压抑,腹中一团邪火灼烧。
    这样淫靡的场景,换哪个正常的男人来都没有足够的自控力可以无动于衷,谅她第一次,江靳舟已经在尽力隐忍了。
    他又添了一根手指。
    “呜呜……疼……”
    待会就不疼了。
    江靳舟的眼神专注看着小比是怎么将自己的两根手指吞进去的,穴口被撑出手指的形状,待会就该换成他鸡8的形状了。
    “插泄了让你吃鸡8。”
    没想到江靳舟还会说这样的荤话,她的身体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色,见到一向冷静自制的江靳舟也有被情欲左右的一天,程就橙觉得今天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快速抽动手指,指尖在她比里的每一寸碾过,淫水在他的抽插深碾下有些发白。顶到某一处时她酥软得不行,大腿微微打颤。
    找到了。
    他朝她最敏感的点疯狂按顶,程橙觉得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沸腾,爽意直冲脑门。她弓起腰全身都在颤抖,力气好像瞬间被抽空。江靳舟清楚看到她抽抽嗒嗒的小比吐出一大股淫水。好生可怜。
    该吃鸡8了。
    江靳舟就着温热粘腻的水,硕大的龟头凑到穴口猛烈地冲撞进去,程橙还没有从高潮中喘息缓解过来就被鸡8撞的皱起了眉。
    她的花穴太窄,吸住龟头就卡住了。
    “太、太大了……”程橙被顶得浑身酥软,混着痛意。
    “受着。”
    江靳舟眯了眯眼挺身整根没入。
    程橙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被他插坏了。小比又涨又痛,生理性眼泪在心里氤氲。
    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催生了更滚烫的情欲,让人只想狠狠地蹂躏。
    真能吸。
    他伸手,五指不轻不重落在她翘嫩的臀肉上。
    程橙呜咽。觉得屁股一阵疼。这一掌打的她缩了缩小比,夹得他的鸡8又爽又麻,江靳舟呼吸更重了。
    比又紧水又多。将他的鸡8全部吞进去了。江靳舟觉得程橙就是个吸艳气的妖精,专门来榨干他的。
    他身体往后,缓缓抽出被小比又舔又吸的鸡8,龟头还没出来又挺身撞在她的深处。鸡8抽出时程橙有一瞬的空虚,这一顶又将她顶到了云霄。犯贱的快感充斥全身。
    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鸡8发了狠碾过她小比的每一处,更是恶劣地朝她最敏感的点插,像是在报复她不合时宜的赤裸裸勾引。
    意识里只剩下爽字,程橙被操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两人交合处的水泛白,江靳舟在不断聚集的快感中临近了兴奋点,他趁机抽出蓄势喷发的鸡8,悉数射在了她的身上。
    江靳舟的呼吸逐渐缓了下来。
    程橙身上的校服沾满了他的白浊。
    靳舟哥哥真坏,射了她一身。程橙抽出纸巾去擦拭,好不容易擦干净了衣服上的痕迹,伸手正要穿好内裤时,一双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没结束。”
    程橙抬头诧异看着他,却发现他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开了荤的男人都这么能做的吗。
    程橙有些想跑,身体却被牢牢禁锢住。
    江靳舟的鸡8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硬起来了,没给程橙多余的喘息时间,他的双手抚上她的大腿往前一拉。小比被送到了鸡8前。
    龟头磨着洞口,碾过每一寸软肉。
    刚刚被抽插过的洞还未完全合上,露出小小的洞口。
    他调整姿势再次整根没入。
    程橙一声闷哼。
    他操的那么凶那么狠,像饿狼一样将她吞食入肚。腿间随着剧烈的动作拍打出啪啪声。巨大坚挺的鸡8在嫩比里捣鼓冲撞。
    “嗯啊……唔唔……啊……”
    程橙觉得自己被他操得欲仙欲死,整个人陷入了欲望的深渊。
    也不知道江靳舟操了多久才终于停了下来,悉数射在她身上。程橙又得擦一次,最后是双腿打颤离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