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高辣文 > 打脸(校园nph) > 被中了春药的男人C了()
    程橙出车祸了。
    只身一人在医院抢救,医院不知道如何联系她的亲属朋友,只能等她醒来。
    好在伤的不重,只是轻微脑震荡和一些身体擦伤,连额头上的伤口也是极浅的。
    程橙醒的很快。
    照过颅内CT没有发现颅内的出血以及脑组织挫伤和颅骨骨折的情况,医生简单交代询问了一下情况便通知她可以缴费出院了。
    她打开手机,发现通讯录一片空白。
    她好像忘了什么,仔细回想竟然什么也想不起。但是缴费时输入支付密码却极其流畅。
    医生判断她失去了部分记忆。
    从医院出来时天已经很晚了,人行道路边却还有小推车在卖水果。
    程橙过去应该是没有经历过买路边水果的行为,她好奇驻足在水果摊前,眼睛打量着灯光和月光笼罩的橙子。
    “小姑娘买水果吗?很新鲜的。”老板娘和蔼可亲,见程橙打扮有些怪异。
    她点头。
    “要这个。”手指指了指橙子。
    “好嘞,要多少。”
    程橙没自己挑过水果,她思索了一下还是把选择的机会交还了回去。老板娘挑了一袋个头大的放上称。
    程橙正要付钱,却意外发现手机没电了。她摸了摸口袋,倒是有个钱包。
    “一共五十五。”
    程橙打开钱包,有一堆派不上用场的黑卡金卡,和一叠厚厚的红色纸钞,她伸手抽出两张放到摊上堆积着的橙子上
    “谢谢,不用找了。”
    然后拎着水果头也不回地走了。
    程橙是记得路的。她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准确无误回到了住所,指纹锁很快通过了她的指纹也验证了她的猜想,将门打开。
    将橙子放到桌上之后,程橙对着镜子有片刻出神。
    她喜欢画浓妆,烟熏妆经过一天的摧残已经脱妆了,眼线还有些晕开,连嘴唇都是常人难以驾驭的乌紫。
    原来她喜欢这种妆。好像是受了那场车祸的影响,程橙看着镜子里的鬼脸开始反思自己的喜好,甚至对着镜子咧开了嘴,露出一个职业的假笑。
    更吓人了。
    程橙收住表情,迅速卸了妆,在浴室里洗去一身的疲惫,恰到好处的热水将身上每个部分都伺候得舒舒服服。
    她不知道的是,门在她享受洗澡的过程中被人打开了,她却浑然不觉。
    程橙围了条浴巾出来,推开浴室门的瞬间人都是精神清爽的。
    然而还没等她自己走出浴室,一双手却将她拉了出来,随即身体被转了个圈,她的背抵在了冰冷墙上。
    一双手捂住她的唇,程橙发不出一丝声音。
    是谁?
    程橙的呼吸开始急促。
    她动了动身体,想使劲挣脱束缚,却发现身体被人牢牢禁锢住,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纹丝不动。
    嫩。
    这是裴泽此时此刻的第一个想法。
    手上的肌肤细腻且软嫩,像牛奶冻一样滑腻。
    他的身体和她贴的那样近,还能嗅到程橙身上刚沐浴完的沐浴液奶香味,香香甜甜的萦绕在他的鼻尖。
    果真是一块牛奶冻。
    倒让他爱不释手了。带着薄茧的指腹细细摩挲着程橙后背的肌肤。
    想到被自己摁在墙上的小女人应该是个尤物,本来在药物刺激下肿胀的鸡8现在更是硬挺得不行。
    裴泽平时不是个重欲的人,也从来没有经历过人事。哪知道女人的身体有这样的魅力。
    若非不是今晚遭遇了那样的暗算……
    客厅的灯在他进来前就熄了,摸着黑裴泽也没有看清程橙的脸,理智早就逐渐被春药一点一点吞噬,而且还有这么个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引诱他的女人在身边,什么理性思维全都被他抛诸脑后。
    他要操她。
    这是他仅存的简单粗暴的唯一想法。
    另一边程橙因为被捂着嘴感到莫名其妙,她瞪大了双眼想看清楚面前的人的长相。
    突然被人摁在墙上又贴的那么近,她确实始料未及,一颗心跳得剧烈。
    裴泽虽然丧失了思考能力,程橙却是清醒的。逐渐冷静下来的她开始思考现在发生的一切,程橙清楚门是安了指纹锁,刚刚也没有砸锁的大动静,而且把她摁在墙上的这个男人……轮廓倒有几分印象,只是她实在想不起来名字,越努力回想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他……
    该不会是自己的同居男朋友吧。
    程橙秀眉微蹙,冒出了个大胆的猜测。
    感觉到裴泽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他的身体明明那样烫,连周围的温度都好像因为他的存在而灼热起来。可是他的指尖却是发凉的,所到之处的凉意让程橙直颤栗。
    看他这个动作该不会是要和她……
    “你……”
    程橙剩下的半句话被裴泽覆上来的唇堵在肚子里。
    他吻得激烈,大有风卷残云的气势,好似要将她嚼碎吞咽进自己肚子里。
    程橙心理清楚,这个男人现在欲望附T,怕是已经箭在弦上了。
    果然,程橙感觉到下腹突然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抵住,硌得慌。那是什么东西她也清楚,但是没想到隔着布料都觉得发烫。
    像根炽热的铁棍。
    怎么不先沟通一下给她一个心理准备。
    太流氓了吧。
    裴泽甚至还啃咬她的唇,明明力道不大,却攻势猛烈,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程橙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她被吻得双腿发软,若不是裴泽的手臂架着,怕是要直接跌坐在地上丢人了。
    可是,可是......
    她偏偏不争气得湿了,程橙真切感觉到腿间的异样,脸上悄无声息爬上红晕。
    吻得程橙一度怀疑自己要窒息了,这个吻才停了下来,随后顺着脖颈往下,一口咬住了她锁骨下的肌肤。
    痛。
    程橙皱眉。
    这人是属狗的么。
    她很想让这个男人动作温柔些,只是还未开声交流便被他拦腰扛起。
    裴泽动作并不温柔,将她丢在床上便欺身压了下来。程橙只裹着一条浴巾,刚刚推搡间已有松动的迹象,这会儿更是一扯便脱落,露出她洁净的胴体。
    窗外的月光浅浅盖在程橙身上,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裴泽觉得这就是上天派下来折磨他的妖精。他的呼吸越发急促,鸡8涨得难受。
    不知道这样诱人的身体,下面那张小嘴是不是也这么令人销魂呢。
    他的鸡8已经涨了许久,好想插进又软又湿的比里啊。
    裴泽跃跃欲试,掏出壮硕的鸡8,伸出手掰开那两片阴唇。
    不摸不要紧,一摸还真是不得了。
    呵,真够骚的。
    程橙湿的一塌糊涂,腿间都是黏腻的淫水。坚挺的鸡8抵上小比,刚使点劲就被淫水弄得滑离穴口,撞在她娇嫩的阴蒂上。
    “啊......”程橙被这突如其来的撞高得禁不住呻吟。
    她的叫声更是一剂催情剂,成为最好的助兴。
    裴泽喜欢听,这叫声让他十分满意,体内的劣根X隐隐发作。
    是啊,她的x那么紧,水又那么多,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插进去啊。当然得多试几次。
    这可不是他故意不进去的啊。
    裴泽挺起腰又是一次猛烈的撞击。
    可怜的阴蒂充血肿胀起来,小比迟迟吃不到鸡8又馋得吐出一些水,可怜兮兮的。
    “啊呜……”
    为什么还不用鸡8插进来啊。
    程橙怀疑他就是故意的,故意C在她的阴蒂上,让她又爽又痒。
    堪堪入了一个龟头,穴里又紧又热,绞得他差点精关失守。
    真是又骚又贱的比,明明那么馋男人的大鸡8,吃不到就可怜兮兮流水,可是大鸡8捅进去又这么紧,吃都不能好好吃。
    裴泽的鸡8那么粗,只进了个龟头就让程橙觉得又胀又疼,难受至极,原来吃鸡8这么疼,她哪里还想吃什么鸡8啊。
    “呜……吃不进去的……”程橙求饶,声音都带了些许哭腔。
    怎么会吃不进去呢。
    裴泽忍着,将鸡8一点一点往小比里送。
    你看,吃的进去的。
    现在进去的过程虽然会有些难受,但吃进去以后会很舒服的。所以你要先忍着,待会就会好起来了。
    “啊……嗯呜……唔唔……”程橙十根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指关节都在泛白,胀意和痛意一阵一阵卷席着她,她颤声:“不要了……出、出去……”
    裴泽置若罔闻。
    不,你要的。
    鸡8被小比不停吮吸,那么会咬,它多渴望啊,怎么会不要呢?明明吃的津津有味,而且还意犹未尽呢。就快全部吃进去了,全部吃进去之后就会喜欢了啊。
    裴泽的鸡8整根没入,被又湿又软的小比紧紧含住,鸡8将比里的褶皱都撑开了,小比紧紧适应着他的尺寸。
    看,这不是通通吃进去了吗。
    裴泽被她的比绞得不行,身体都沁出了一层薄汗,他起身稍微抽出,随后又狠狠顶在她的最深处。
    “唔啊……”
    身体已经有些适应小裴泽,痛意逐渐缓去,取而代之的是酥酥麻麻的痒意,慢慢顺着尾椎骨爬上。
    可是她不知道,这场欢爱现在才正式开始。
    裴泽初经人事,哪里会懂花样,只知道最原始的挺身抽送。但是再让他多C几次,他一定换着法子C身下的小女人。
    将她的比操的离不开他,哭着求着让他进去,求他射给她。
    光是这么想着,一股热气又从腹中涌上,裴泽眸中的光黯了下来,将程橙身子翻了过去,她现在正趴在床上,白嫩的T翘起来,鸡8还塞在比里。
    “啊啊……轻、轻点……唔……”
    后入的姿势让程橙觉得这根鸡8捅得更深了。偏偏男人还在激烈的抽送,每次都好像要捅到她的子宫深处。程橙连脚趾都酥爽得蜷缩起来。
    怎么可能轻点,当然是要把她的比操狠了,不狠点能满足流这么多水的骚比吗。
    程橙感觉到这个男人速度根本没有丝毫减慢,他根本是个混蛋啊。
    快感随着裴泽的鸡8抽出没入而逐渐堆积起来,身后的男人也在小比的吮吸下快要大到兴奋的阈值,他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快、快要到了……
    程橙感觉到意识在放空,双腿更是软弱无力,小穴在一阵一阵痉挛。伴随着滚烫的白灼液体射进比里,她也大到了高潮,比里吐出一阵湿热的液体,浇在龟头上。
    好爽。
    程橙觉得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舒服,身体本能反应大口喘息着新鲜空气,沉浸在高潮后的快感之中。
    而裴泽在射精完之后意识逐渐开始模糊,眼皮开始不听使唤往下坠,可即便是这样也想努力看清身下的人的模样。
    妈的。
    平生没说过粗口的他此刻竟有了忍不住的冲动。越想看清就越陷入意识模糊的沼泽。
    果然还没等他看清,已经失去意识昏了过去,倒在程橙身边。
    程橙瞪大双眼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人,借着月光看清了他的轮廓,这熟悉的眉眼令她模模糊糊中竟然有了一些记忆。
    他是……
    裴泽?
    裴泽。
    可是程橙想不起来关于他的更多记忆了。
    她软着腿从他的床上撑起身体,脚刚落地就险些摊回床上,比里灌的淫水和精液争先恐后流出来,顺着大腿根滑落。
    程橙有些恼,瞪了一眼床上的罪魁祸首。
    抽出桌上的纸巾伸向两腿之间。
    这个臭男人,二话不说就射进自己身体里,又操得那么狠,还好只做了一次,要是今晚再被他g两回,她怕是要嵌在床上一天都起不来了。
    她才刚洗完澡,又被g的得重新去洗一次。
    怎么想都是裴泽的错。
    在体内深处的精液没有被擦拭去,又顺着腿根流下。程橙加快了走到浴室的步伐,此刻只想着想着赶紧清理身上的狼狈。
    重新洗完澡后程橙看着镜子里那个被滋润过后面色红润的脸,分明是舒服的。顺着脸往下,锁骨上还有裴泽留下来的一排牙印。
    这个男人真狗啊。
    程橙伸手摩挲那排牙印。
    她洗完澡出来之后看到地上稀稀落落的液体,刚刚被操的记忆又翻涌上来,她红着脸用拖把处理赶紧,走进裴泽房间环视一圈。
    还真是朴素。
    偌大的房间里放的东西却不多。
    视线又落在裴泽身上,男人刚刚操她的时候衣服都不带脱的,掏出鸡8就开始g,多饥渴似的。
    疲软之后的小裴泽和大裴泽一样安睡着,刚刚就是这根东西让她欲仙欲死。仔细一看,连睡着的时候都是这么一大坨,柱身白净,龟头粉嫩,硬起来在她的比里又顶又撞……
    停,不能再想了。
    只是一根鸡8。
    程橙心虚地咽了口口水,爬上床将小裴泽放回内裤里,还不忘贴心帮他将裤子穿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