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耽美 > 凤饕餮[出书版] > 分卷阅读8
    紧凤若的手,「你是不是想问我怨不怨皇上?」
    凤若一愣,他的确想问来著。不过这件事情似乎不合适现在解释,眼下生宝宝才是要紧。
    「我不是怨恨,我记得父皇曾和我说过,他不能一辈子保护我,我总要自己独立,过自己的日子。」
    玄昱轻轻一叹,「十九王爷只是一个世袭的爵位,不要也罢。」
    凤若眉头微皱,心中更是一沈,玄昱哪里是不怨恨,他恐怕是心结已深吧。
    「其实皇上曾经到这里看过我,那床棉被就是皇上送进来的。」
    凤若停顿一下,低头对视上玄昱的惊诧目光,「皇上说,朝中各方势力均衡,他动一个就可能扯动全身,关押我实在是情非得已的办法。把我放在外面,皇上也担心白月楼会伺机报复,那样就不好了。」
    凤若抿了抿嘴,「玄昱,你真的又怨皇上了?」
    问题悠悠传进玄昱耳里,玄昱点了点头,没错,他的确又怨了一回,他怎麽总是这样?
    知道现在不宜说教,凤若紧了紧玄昱的手,「皇上说你是麽弟,任性一些应该的。」
    凤若淡淡一笑,「皇上还说你是被他们惯的,脾气差不怪你。」
    玄昱苦笑著摇头,别人不怨,他自己可不能不怨。他才看清皇兄们的真情关心,怎麽没过几天就又回去最初了。
    玄昱心情不佳,他肚里的两个小家夥倒是没受什麽影响,他们时不时的动一动,再向下拱一拱。
    玄昱知道孩子下来得快,一定是刚才马车颠簸的功劳。为了保存体力,玄昱不敢胡乱发力,只能在阵痛来袭之时,死死抓住身旁木栏,顽强抵抗。
    凤若似乎比玄昱还要更加痛苦一些,他拼命地向外探著胳膊,却连帮玄昱擦擦汗水都明显力不从心。那种失败感觉,凤若从未体会。
    羊水是半个时辰之後破的,玄昱没有什麽异常感觉,仍旧痛痛,歇歇,歇歇,再痛痛。
    产程如此顺利,玄昱却不敢丝毫放松,他不能在牢里久待,这里阴湿寒冷,久了对身体不好。挣扎著坐起身,玄昱靠在木栏之上,这样的姿势要比平躺更好用力。只是玄昱眉头紧锁,他的髋骨胀得厉害,那种充塞感觉彷佛要把他生生撕裂。
    玄昱不禁自嘲,他还以为腰部以下早就没有知觉了呢,原来他还是知道难受的。
    掌中的手明显变凉,凤若眼眶泛泪,心中哀号不已,他们能不能不生了啊?他不想让玄昱再受这个罪了。
    几个时辰之後,玄昱神志渐乱,无边无尽的难受让他早已分不清什麽时候是阵痛,什麽时候是不痛,总之就是一波接著一波,完全没有停歇的时候。
    凭著仅有的一点冷静,玄昱找准时机挺腰向下用些力气,只是两三个回合之後,他又力尽的靠回木栅。玄昱心中一紧,他努力了半天,为什麽没有一点进展?是时候还没到吗?明明感觉小家夥就在穴口附近,为什麽他生不下来?会不会是被脐带缠住了?
    满心无助,玄昱抓住其莲的双手,著急的想要问问清楚……
    「王爷,没事的,胎头已经看得到了,要不然您先休息一会儿,攒些体力再说。」
    其莲安慰,这样的速度的确算是很快的了。
    正说著,手下突然传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绞势,其莲顾不上身分激动的直吼,「王爷,就是这个时候,快点用力。」
    玄昱精神一震,抓紧其莲的手,屏住呼吸就是几下挺腰,那硕大的异物瞬间直冲出来……
    仿若天籁的哭声传来,玄昱毫无意识的挣扎,身体才一动弹,肚腹里就又是一阵熟悉痛感。天啊,他怎麽会忘了肚里还有一个!
    有了之前经验,第二个宝宝也没费什麽周折,天亮之前,小家夥们异常体面地生了出来,两个都是男娃娃。
    强撑精神,玄昱将两个宝宝放到凤若摸得到的位置,「他们很漂亮。」
    「嗯!嗯!」
    凤若激动,伸手碰了碰其中一个小家夥的脸蛋,那种湿润滑腻的感觉,著实不赖。
    「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你,你起吧。」
    凤若推托,他读的书不多,平时起个菜名都要头痛再三,这种事情根本不能上手。
    玄昱撑起身子,紧了紧两个儿子的褓,「名字你慢慢想,孩子我先带回去了。」
    「嗯,你现在走可以吗?」
    深吸一口气,玄昱凝望凤若,「这里阴湿,孩子们受不了的。」
    凤若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好好想出名字的。」
    紧攥玄昱的手,凤若著实不愿意分开。玄昱微微一笑,盯住凤若双眼,彷佛要把这一份情义牢记在心。
    「我会把花粉送到宫里,这样你就能出来了。」
    「你先养好身体,我的事不急。」
    「我知道,你放心,我和孩子一个都不会有事。」
    後来的事情皆是顺利,玄昱回到紫玉阁,立刻请了皇上过来。一番对话之後,奚文帝总算清楚了事情经过。凤若的清白於七日之後终於重新获得。
    这次挫折凤若丝毫不放在心上。凤凰楼的重张大典,他依旧办得热热闹闹、喜气洋洋。
    为了趋吉避凶,讨个大吉大利,凤凰楼特意购买了新的狮头,凤若称心如意,亲自点晴。先左眼,後右眼,再点额头,以及狮口与狮背。
    震耳的擂鼓连绵响起,凤若转头看向凤凰楼里面,正好与玄昱的视线相碰。
    凤若高兴,连忙小跑几步回去,「他们吵不吵?」
    玄昱微微一笑,他今天开心,再大的动静也不会嫌弃。
    凤若的表情极是灿烂,拉起玄昱的手,「玄昱,其实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你又想提什麽要求?」
    「现在还没想好,要不你先答应我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凤若,你不要得寸进尺。」
    「玄昱,你是不是拿我特别没有办法?」
    「好了,宝宝的名字不用你了。」
    「啊,不成啊!说好我来起的。玄昱,我错了,我再也不胡来了,我起吧,我起吧!」
    又是吵吵闹闹的一天,玄昱不禁莞尔,这样的日子他很是快乐。
    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快乐等著他呢!
    ―全文完―
    番外:《生病》
    凤凰楼生意一向忙碌。
    不过,自从有了两个宝宝,凤若总能忙里偷闲,他要照顾孩子,要关心孩子的成长。
    对於自家的双胞胎宝宝,凤若可谓关怀有加、呵护备至。那种细致的程度,就连凤若自己也深深觉得难得。
    这其中凤若最为在意的,当属儿子的身体。增衣、保暖,每一样凤若都牢记於心,不敢大意。
    这不,时序刚刚步入深秋,凤若就给两个小家夥换上了带绒的夹衣,他怕孩子冻著,万一发烧怎麽办。
    两个孩子之中,大儿子凤星还算老实,乖乖地坐在床边任由凤若摆弄。
    可是小儿子凤辰就不那麽听话顺从了,新衣袖子上的兔毛球球才刚刚穿上一会儿,就被他扯掉了全部。
    凤若顿时头痛,两个孩子的个性怎麽会相差那麽多?这个小的简直太不合作了。
    玄昱看书回来,一进门就看到红扑扑的两张小脸,连忙几步上前,三下两下扒掉孩子的外衣。
    玄昱心中暗骂,现在什麽季节,穿这麽多存心捂汗呢。
    「我,我怕他们冷。」
    知道玄昱心情不佳,凤若赶忙解释。孩子喜欢四处乱跑,不多穿一点万一生病了怎麽办?他怕死发烧了。
    玄昱摇了摇头,「不会发烧的,有我在呢。」
    语气明显缓和,玄昱清楚凤若的担忧。
    蹲在床边,凤若紧了紧儿子的棉布小褂,「这样不会发烧吗?不冷吗?」
    「秋天是该冻一冻的,你这样捂著,如果出了汗会更容易生病。」
    凤若点点头,这番道理他明白,只不过一旦碰到和孩子有关的事情,他就方寸大乱、毫无章法了,真是不应该呢!
    衣裳事件之後,凤若又限制起孩子的活动。现在天气冷,又有些刮风,凤若特意找人看著两个儿子,没事不要乱跑,在屋里待著暖和又踏实,多好。
    一番折腾下来,孩子们没病,反倒是凤若先行「倒」在了秋风之中。
    凤若重重一叹,唯有躲进偏房,一步不敢离开。他怕传染了孩子,发烧的话可怎麽得了。
    无力地躺在床上,凤若微微抬眼,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坏。
    「你,你怎麽过来了?」
    「先把药喝了。」
    玄昱摇了摇头,递过刚刚熬好的汤药,凤若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想不让人进来,太任性了。
    喝了一口,凤若苦上加苦,撇著嘴满脸难过,「孩子们呢?」
    「爹娘看著呢,你放心吧。」
    凤若捧著药碗感觉难受极了,他病了玄昱也不说安慰,过来就先让他喝药,药很苦的知不知道?
    收拾好药匣,玄昱回身一看,凤若手上的药碗仍是满的。
    「你干什麽呢?」
    凤若抿了抿嘴,满眼委屈,「你,你生气了?」
    「你――」
    玄昱的眉心微微皱起,凤若唱的是哪一出戏?好端端的说什麽生气。
    凤若不管玄昱恼火,继续自怨自艾,「我知道,我照顾孩子,孩子没病,我反倒病了,你肯定说我折腾。」
    玄昱「噗哧」一笑,凤若看了更添不满,「你笑什麽?!」
    「我在笑你有病就撒娇吗?说你折腾怎麽了,你本就是折腾了,你折腾的还少吗?」
    玄昱的批评凤若并不接受,低著头神色明显黯淡起来,「你嫌弃我了。」
    「嫌弃你?嫌弃你我还过来干什麽?!」
    玄昱心中好笑,凤若鲜少生病,仅有的几回全是这般耍闹别扭,极尽无赖本事,比孩子们还难伺候。
    摇了摇头,玄昱靠近一些搂住凤若的肩膀,「好了没事的,喝了药烧就能退了。听话。」
    「嗯,那,那你不可以走。」
    「好,我不走。可是凤若,你的胳膊能松一松吗?搂得太紧了。」
    「松一松?」
    「对,松一松。凤若,我让你松胳膊,没让你乱摸……」
    ――番外《生病》完
    番外:《女儿》
    凤若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大多时候都是由府里的下人全权照顾的。
    偶尔一次,凤若亲自陪了一天,顿时就发现了严重问题。这两个孩子怎麽都是不好好吃饭的类型?
    大儿子凤星稍稍乖巧,却也是吃一口愣三口的麻烦个性;而小儿子凤辰就更不用说了,刚才还坐在椅上,一转眼小家夥就能跑到没影,真不知道这快手快脚的利落劲是像了谁?
    如此状况让凤若著急上火,民以食为天,不好好吃饭怎麽行。
    风风火火地跑到後厨,凤若赶快料理了七、八个菜式,再加上面点、羹汤,俨然一桌小号的「凤氏饕餮」。结果自然是吃得顺利,不用人喂,不用言催。
    凤若得意满满,看看吧,孩子们哪里是不乐意吃饭,分明是刚才的饭菜不好吃、不合口味。
    晚饭过後,两个小家夥个个小肚子溜圆。凤若无奈,只有前面抱著一个,後面背著一个,孩子们吃得太撑,要好好消化一下呢!
    站在门口,玄昱眉心微蹙,「凤若,你把他们放下来,让他们自己走。」
    凤若抿了抿唇,回头看了看儿子,小家夥都是不太乐意的样子,「我先代替一会儿吧!」
    「不成。」撂下命令,玄昱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凤若不敢违抗,只能把孩子放到地上,拉著小家夥慢慢溜起了弯。
    「你太宠他们了。」夜晚,凤若洗漱完毕刚坐到床边,就遭到了玄昱的严厉指责。
    凤若微微一愣,神情尽是迷茫,他只是为孩子们做了一顿好吃的,就宠了吗?
    「小孩子不知道节制,积食怎麽办?」
    凤若抿了抿嘴,今天儿子们的确是吃得多了一些,那下回他再做的时候,就少做一些或是看牢一点,这样他们就不会吃那麽多了。
    「你总是这样,他们会无法无天的。」
    「不,不会吧!」
    「什麽不会,辰儿现在就会看人脸色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他多折腾。」
    心中一沈,凤若左思右想,儿子年纪小小就如此聪明,真不知道他是该笑还是该愁。
    转念一想,凤若反倒不在乎了。一岁多的男孩子哪个不是泼皮猴子个性,真要是变得成熟稳当,恐怕他们又要急了。不过……
    「玄昱,要不咱们生个女儿吧?」
    「凤若,我和你说正经事情呢!」
    「我知道啊,也许是我没经验吧,咱们再生个女儿,我一定就有经验了,我一定能把女儿教成听话的小淑女,好不好?」
    「凤若――」
    「生吧,生吧,生女儿吧。」
    玄昱无奈,最近凤若经常提及女儿的问题,所以……
    「你是想要女儿了吗?」
    「当然,我当然想要。」
    凤若毫不避讳,「女儿漂亮又乖巧,看看那些小侄女们,哪个不是标致的像个娃娃。小子们反倒太淘气、太能折腾了。」
    女儿的事情,老实说,如果不是凤若三番五次的提起,玄昱也不会有什麽想法。儿子们麻烦,可是女儿也不一定比儿子省心多少啊!那是另外一种操心。
    看著眼前的炖盅,玄昱深吸一口气,「这是什麽?」
    「甜品。」
    「有何作用?」
    凤若眼睛一转,「润肺的。」
    玄昱撇了撇嘴,「凤若,你当我不懂吗?先说是什麽,不然不喝。」
    凤若犹豫再三,「是,是送女观音汤。」
    「喝碗汤就能生女儿了?」
    玄昱气得跳脚,凤若可不是没有常识的类型,这种无聊传闻他怎麽也信。
    「那,要怎样才能生女儿?」
    玄昱无奈,「生男生女是随缘,怎样都不能决定。」
    一句话让凤若顿时傻眼,他想要女儿,他不想再要儿子了。
    指著桌上炖盅,玄昱额角生痛,「这个你自己解决。」
    「别啊,我特意做的,特意给你做的。」
    掀开盅盖,凤若抬手指了指里面,「你看,全是真材实料呢!不信我拿方子给你检验。玄昱,你乖啊,喝吧、喝吧。」
    抖落一身鸡皮疙瘩,玄昱重重一叹,这已经是凤若做的第七碗「特色药膳」了,至於效果――怎麽可能有什麽效果,穷折腾吧!
    ――番外《女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