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玄幻 > 斗破之萧族冰圣 > 第一百二十七章:不欢而散
    凰越没有其他动作,只是扫视了一下四周后,便在依凰那疑惑的目光中开口说道:“琅琊阁这些年和魂殿已经越来越势同水火了吧?”
    虽是疑问,但凰越的表情却充满了笃定。而依凰也没有反驳,这件事在中州并不是什么秘密。
    当初琅琊阁一次性清除掉魂殿七座地煞分殿,纵使当时对方没有大举反扑,多年来的小动作那是一点不少。
    像之前那般对萧雾、叶胜寒等琅琊阁后辈出手已经属于寻常了。而伴随着这些天才后辈这么多年来实力成长到老一辈的层次, 这种事情渐渐少了不少。
    但那只是魂殿将目标转移了而已,许多斗尊以下的弟子出行都会受到魂殿护法的袭击,尽管很多时候对方都是血本无归,但依然乐此不疲,仿佛只是为了恶心他们一般。
    而两个月前魂殿十位尊老加上魂殿九天尊,所组织的对依凰亲传弟子——仙儿的伏杀则是将双方的矛盾推上了顶点。
    那一次若非仙儿凭借数名琅琊卫的拼死保护以及厄难毒体的强横,让得自己成功撑到了支援赶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饶是如此,在那次袭杀中,琅琊卫当场阵亡三位,其余两位重伤,沦为废人。这也是琅琊卫建成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
    仙儿的厄难毒体更是在之后突然爆发,若非萧雾及时出手稳固封印,香消玉殒估计不可避免。
    为了报复,琅琊阁再次向魂殿的几座地煞分殿发起进攻。然而,就像是早有预料,许多魂殿分殿都转移了位置,让琅琊卫扑了个空。
    而从那之后,琅琊阁和魂殿又一次开始打的热火朝天。而这可能也是天妖凰族前来的原因,想到这里,依凰心里有些想笑。
    “怎么,天妖凰族对中州的事情也有兴趣?”依凰神色玩味,随意的说道。
    正常情况下,魔兽家族都只是待在兽域的那一亩三分地,很少插手中州事务,不过……
    多年来太虚古龙一族隐世,不在外界现身。看来这天妖凰族是耐不住寂寞, 想要争取一下那所谓的三大魔兽家族之首的位置了。
    听出了依凰语气中的嘲讽,凰越冷哼一声,却没有主动挑起纷争,而是自信的说道:“我们天妖凰族可以帮助你们解决魂殿的麻烦,不知依副阁主意下如何?”
    “哦,怎么解决?有什么条件?”依凰好奇道,别人不清楚彼此间的实力差距。那只是因为他们连个斗圣都没有,在蝼蚁眼中,狮子与巨象都是一样的望不着边际。
    但她还不知道吗。
    所谓的魔兽界三大家族和远古种族相比那可是差远了,巅峰时候或许还有点搞头,但现在嘛……
    天妖凰族最强者只是个五星斗圣的凰天,和魂殿殿主也差不多,更不用说人家还背靠魂族。依凰实在想不到他们究竟哪里来的迷之自信来充当和事佬。
    说得轻巧,若真是这么简单,萧寒当初就将魂殿给推平了,哪还有今天这么多麻烦事。
    甚至认真论起来,曾经的丹塔就可以将魂殿撵出中州了, 何必让对方像如今这样做大。
    现在琅琊阁的冲突规模一直是处于双方的控制范围之内的。
    魂殿企图以此吸引琅琊阁的目光, 自以为瞒天过海,防止琅琊阁打搅自己在其他地方的好事,也不至于让前者孤注一掷。
    而琅琊阁则是将计就计,也希望借着这么个机会拖延时间,直到萧寒的修为成功恢复,给琅琊阁上最后一道保险。
    当然这些事情也唯有琅琊阁聊聊几位高层清楚,普通长老都没有这个资格参与谋划,外界对此更是一无所知。
    而天妖凰族可能正是受到这些信息影响,认为琅琊阁可能有些撑不住魂殿的攻势,此时是个雪中送炭(趁火打劫),插手中州的好机会,这才黄鼠狼给鸡拜年。
    果不其然,听了依凰的话,凰越神色义正辞严,“我们天妖凰族愿意充当中间人帮助琅琊阁与魂殿议和。”
    “至于条件嘛…”
    “只要琅琊阁以后给我们天妖凰族行个方便,顺便在某些场合支持一下我们天妖凰族即可。
    当然,我们天妖凰族也可以送一位后辈天才进入琅琊阁,以壮琅琊阁声势。如何?”
    凰越仿佛给琅琊阁多大便宜一般说道。
    依凰嘴角抽搐,她头一次见到趁火打劫还如此正义的表现。
    凰越这话说得好听,实际上不就是要将琅琊阁绑上天妖凰族的战车嘛!
    算盘打得还挺响,以琅琊阁现今在中州的影响力与地位,真要是流露出丝毫支持天妖凰族的意思,后者在中州的行为将方便不少。而对方若真的将天妖凰族后辈送进琅琊阁,那绝对是让后者百口莫辩。
    而相应的,琅琊阁更会平白承担许多风险。比如天妖凰族的天敌——太虚古龙。
    倘若琅琊阁真的走投无路也就罢了,但现在这情况,她是脑袋抽了才会答应如此荒唐的条件。
    “这个嘛……”依凰想要张口委婉拒绝的时候,凰越再次添了一把火。
    “若是依副阁主同意,你和你的父母可以进入我天妖凰族族谱之内。何如?”
    在凰越看来,他这个条件已经很优厚了。作为天妖凰族的老人,凰越对于天妖凰族的血脉异常看重。
    在他原本的观念里,与外人结合的天妖凰族成员就是叛徒,应该从族谱中划掉名字的存在。
    更不用提与外人混血诞生的后辈了,他能够给出这么个条件完全是看在依凰现在的成就份上。
    这并非羞辱,而是在凰越原本的观念中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推己及人之下,他认为自己的条件很有诱惑力。
    依凰的神色顿时就变了,原本还想委婉一些,现在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啊,她冷冷开口道:“不必了,我依凰可入不得您天妖凰族的眼。至于合作之事,我们琅琊阁会谨慎考虑的。”
    凰越脸色极为难看,他何尝听不出依凰话语中的拒绝之意,心道:“这个杂血竟然如此不知好歹,我早就说过,族长完全不用给区区叛徒后裔任何面子。哼!”
    不过,经过了琅琊阁门前的下马威后,凰越也聪明了不少,至少没有将心里话说出来。
    只是用他那极为苍老的声音说道:“还希望依副阁主谨慎考虑,切莫毁了琅琊阁的百年基业。”
    “这点我琅琊阁自会注意,倒是天妖凰族也要小心一些,莫要被某些魔兽给送上餐桌了。”
    “你……”凰越立刻气急,他虽然顽固,但不是真的一点脑子都没有,自然能听出依凰是在嘲讽天妖凰族被太虚古龙当食物的事情。
    即将暴起,却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只能冷哼一声,带着天妖凰一行人告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