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历史 > 斗罗:我赋万物魂技被千仞雪曝光 > 第103章 还是你有点眼光
    第103章 还是你有点眼光
    看着一直没走的吴谦,他心中猜测,对方应该是想要阻止自己把魂导器卖给他人。
    想到这儿,他拿起摆在桌子上的纸,在价格上划了一道横线,改成一百六十杯杯血腥玛丽一件魂导器。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随手一挥,桌子上又出现了二十件魂导器。
    看着他的举动,吴谦有些动怒,对方这是对自己的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而身后那些围观的群众,也不甘寂寞,“天哪,这家伙不要命了吗?当着老板的面把价钱翻了一倍。”
    “你不懂,这个世上有人就是要钱不要命。”
    他们鄙夷的看向司清风,即便对方是魂导器制造大师,即便对方又有着封号斗罗的保护,但这样得罪地狱杀戮场的老板,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没有身后这群人的围观,又或者他们没有鼓动吴谦动手,将吴谦碰得如此之高,吴谦也未必会想要对他们动手。
    此刻,在这些人的鼓舞下,吴谦怒火中烧,魂力鼓动,气机震荡而开,封号斗罗的气势一览无余。
    他凶神恶煞的指着司清风,“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真以为一个魂导器制造大师就能保你不死了吗?”
    见到对方想要动手,老毒物猛的起身,武魂释放,九枚魂环缠绕,气势丝毫不输对方。
    见状,吴谦略感诧异,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有封号斗罗,难怪他敢如此嚣张。
    他看了老毒物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司清风。
    “我劝你最好收起你的魂导器,在这杀戮之都敢与我作对,是身边这位封号斗罗给你的勇气吗?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即便是封号斗罗,在杀戮之都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只见他大手一挥,一团血雾凭空出现,在天空中久久无法散去。
    一瞬间,多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看到剑拔弩张的双方,纷纷释放武魂。
    放眼望去,这些人最低的也有魂斗罗修为,其中还有三名封号斗罗。
    那些在一旁围观的群众见到这番景象,纷纷向后退去,心道,今天可算是来着了。
    能看到封号斗罗之间的交手,比地狱杀戮场内那些低级修为者之间的肉搏,要更加刺激。
    老毒物警惕四周,以防有人突然出手。
    司清风缓缓起身,依旧一副淡定模样,“这就是杀戮之都的气度吗?如果只是这样,那我不得不说,你们成不了大事。”
    “动手之前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希望你能帮我解答,免得到时候你死了,我找不到人问。”
    他用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最嚣张的话。
    这反而让吴谦严阵以待,他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淡定。
    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他,难道他也是一名封号斗罗不成?
    这个想法出现在脑中,结合对方制造魂导器的速度,似乎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即便如此,现在自己这边有四名封号斗罗,还有多位魂斗罗以及众多低级魂师,根本不用惧怕对方。
    想明白这些,吴谦再次自信起来,“大言不惭,不过念在你也有过人之处,说出你的疑惑,也许我心情好的话可以告诉你答案。”
    对于他的无理,司清风也不生气,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我是想问问,你们为什么千方百计的阻挠这里的人使用魂导器?”
    闻言,吴谦皱起眉头,这是杀戮之都的辛秘,不可能告诉这些普通人。
    “哼,这不是你该打探的事情,废话少说,动手。”他大手一挥,示意身后的人行动。
    同时伸出手指向司清风,嘱托身后的人,“封号斗罗的性命无所谓,但这人留着有用,必须要活口。”
    话音落下,那些人闻风而动。
    一时间,地狱杀戮场的门口血气弥漫,威势滔天。
    吴谦站在一旁,严阵以待,以防不备之需。
    他并没有出手,而是死死地盯着司清风。
    在他看来,对方极有可能也是一名封号斗罗,如果他对这些执法者搞偷袭,自己也能迅速出手援助。
    一名速度较快的封号斗罗,率先来到老毒物身边,他们所有人的目标都是老毒物。
    面对这些人,老毒物怡然不惧,翻手拿出一杆权杖,对着靠近自己的人,猛然刺出。
    只见,权杖顶端绿色光芒大盛,喷出一团浓雾,瞬间笼罩对方。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那名封号斗罗闪躲不及,身陷毒雾之中。
    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封号斗罗手中的魂导器,似乎比现在司清风正在售卖的魂导器威力更加强大。
    吴谦扭头看向他,心中猜测,也许他能制造更高级别的魂导器。
    想到这儿,吴谦冷静下来,大声喝道,“都住手!”
    转身向着司清风,深深鞠躬,“还望大师恕罪,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他深知,一个能够制造如此强大魂导器的人,绝对不是寻常的封号斗罗。
    而自始至终,对方那副不为外物所动的模样,更加让吴谦忌惮。
    听到他的话,地狱杀戮场这边的人,和杀戮之都那些执法者纷纷停手。
    见状,司清风若有所思,也摆了摆手示意老毒物停止攻击。
    对方刚刚鲁莽出手,现在向着自己道歉,且恭敬行礼,自己没有必要得理不饶人。
    老毒物收起权杖,大手一挥,空气中,绿色迷雾消散殆尽。
    司清风笑着看向吴谦,“怎么样,这些魂导器你还买吗?”
    吴谦犹豫了一下,“买!”
    听了他的话,司清风扬起嘴角,“行,那付钱吧。”
    在对方拿走魂导器且付了足够的血腥玛丽后,司清风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二十件魂导器,摆放在桌上,将价格从一六十改回八十。
    侍卫见状,又跑去向吴谦汇报,吴谦无奈说了句“我知道了”就遣退侍卫。
    独自走入了暗间,伸出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紧接着,自己也变成了一团血雾,被他所画的圆形吸收,消失不见。
    杀戮之都深处,一片广袤的血潭之中,坐着一位英俊的少年,他双手自然垂放在腿上,闭目凝神,似乎在修行。
    血水顺着他的身躯向上攀爬,抵达小腹处便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