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历史 > 不良人之神农不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影子
    “大帅,他打晕看守的不良人,逃走了!”
    终南山藏兵谷,石瑶在袁天罡的身后禀报道。
    石瑶在杀死朱友贞,并亲自将朱友贞的头颅挂上了凤翔城墙,便回了终南山藏兵谷。
    没办法,梁国覆灭,玄冥教也早已被鬼王朱友文给清洗了个干净,已经没有继续伪装成孟婆,潜伏玄冥教的必要了。
    其中有玄冥教总部的核心势力全部都被鬼王一股脑的全弄死了,现在只剩一堆从五岳分部召回的弱鸡,没什么利用价值的原因。
    也有因为朱友文与姜云卿搭上了关系的原因,袁天罡有意催生姜云卿的成长,故而并没有让石瑶再去干预玄冥教,而是让其回到藏兵谷管理不良人部分事务。
    “终于忍不住了吗?”
    袁天罡暗哑的声音并没有丝毫的变化,显然此事亦在他的预料当中。
    “属下担心,他可能会给殿下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殿下此时正在着手寻找龙泉宝藏!”
    石瑶面露忧色,毕竟那个人在经过镜心魔的操刀之后,经过一定的伪装,不管是样貌,身形,还是医术、武功,都与李星云极度相似。
    那个人若是想伪装成李星云,无疑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属下的意思是,需不需要给酆都提个醒?”
    想到李星云此时正外出寻找龙泉宝藏,代掌京师,商州,陕州等三州之地的是酆都,石瑶不由补充道。
    “鸠占鹊巢不也很有意思吗?”袁天罡却是森冷的笑道。
    “大帅是想给他一个机会?”
    石瑶有些心惊,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试探性的问道。
    “不给他一个机会,他又怎会安心成为殿下的影子?”
    袁天罡微微侧头,森冷的面具下投射出森冷的目光,仅是微微流露的气势,便使得石瑶轻轻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当然,袁天罡也并不是为了威慑石瑶,紧接着便转身,迈开步子走在城楼上。
    “有本帅的铺路,又有姜云卿的出谋划策,殿下这一路走的太顺利了,这不是一个中兴之主该走的路,本帅要的也不是挣扎在乱世的落魄大唐,本帅要的是贞观之世、开元盛世!”
    石瑶静静的跟在袁天罡的身后,想起逃走那人的身份,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可对于这对兄弟而言,未免太过残忍了些。”
    “要想成就大事牺牲在所难免,这点你应该懂。”
    袁天罡微微一顿,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情感掺杂其中,显得尤为的生硬而又不可撼动。
    而石瑶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石瑶不懂,但石瑶知道,您走过的路比任何人都长,您的眼界比任何人都宽广。”
    “所以,本帅肩上的担子也就比任何人都要沉重!”
    ……
    陕州境内,一个被一袭黑袍包裹得严严实实人蹲在一谭清泉前,这泉水并不是多么的清澈,但却十分的平静,使得这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水面自己的倒影。
    黝黑的兜帽下,是一张血红的恶鬼面具,看上去十分的狰狞恐怖。
    那人紧惕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动静,这才慢慢的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并不狰狞但比那血红的恶鬼面具还要来得更加恐怖的面容来。
    只见那平静的水面,正倒映着一张四分五裂的脸庞,一道道疤痕并不是凸起,而是微微的凹陷进去,就好像是在刻意拼凑成一张脸。
    黑袍人熟练的从自己黑袍中暗藏的口袋里拿出好些个瓶瓶罐罐出来,小心翼翼地摆在岸边。
    这容不得他不小心,当时袁天罡就在藏兵谷中,所以在打晕看守的不良人之后,他并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只是带走了自己房间内的一些东西就仓促逃跑了。
    而这些药粉是他用来遮掩脸上疤痕用的,并没有多少,可能都不够他用几次的,自然是得小心着点的,若是就这么洒了,还不够这一次用的,那他就很危险了。
    将各式各样的药粉按照比例调配,随即对照着水面的倒影,将其抹在了脸上纵横密布的疤痕上。
    他的手法很熟练,很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也对伤疤到底是在他的脸上,熟练些也不无道理。
    不一会儿,他手里的动作便停了下来,又小心翼翼的将岸边的瓶瓶罐罐给收了起来。
    此时的水面,这才倒映出一张正常的脸庞,这张脸很是英俊,但若是有些见识的看到这张脸的话,必然是会吃惊的。
    这不就是李星云吗?
    是的,并不是水面的倒影出现了问题,而是这个人的脸真的就和李星云一模一样,不管是粗看还是细看,任何细枝末节都似乎没有漏洞。
    如果不是这人之前在那鼓捣他那张脸,谁又会怀疑他不是李星云呢?
    黑袍人收拾好东西,起了身,低头看了看那一谭清泉,他方才的动作很轻,这陕州的山涧里也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水面依旧倒映着他的身影。
    看到自己的脸,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黑袍人却是莫名的恼怒,运转内力,一掌隔空拍在清潭里,那张倒映出来的脸上。
    “嘭~”
    “凭什么你一出现,就要把我的一切夺走,凭什么你一出现,我就要靠着成为你才有与你争夺的机会?凭什么你一句空口白话的承诺,他连同所有不良人都要为你奔波?”
    “是,你是有一身高贵的血脉,但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包括那一身高贵的血脉!”
    就好像李星云就在他的面前一般,黑袍人可谓是愤怒至极,最后的话语几乎是吼出来的。
    “哗啦~”
    被其一掌拍得激荡炸飞而起的泉水稀里哗啦的落下,就在谭边的黑袍人瞬间就被浇了一头冷水,整个人也瞬间冷静了下来。
    现在一个人无能狂怒是没有丝毫作用,他此行逃出来,就是要证明给一个人看看,除了那一身先天无法决定的血脉之外,无论是哪一点,他都要强过李星云。
    尽管他清楚,即使最终证明他各方面都要强过李星云,大帅还是会选择李星云,但他相信只要他能获得李星云的那一身高贵的血脉,他就可以变成那个被大帅选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