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武侠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 第五六四章 我有病
    “贼子修走——”
    伤势沉重的龚元象和罗万术一不留神,被凭空跳出来的贼子抢了宝物去,岂会善罢甘休?立刻变怒吼着追了上去。
    两件镇国神器啊,若是丢失了他们也无法跟国主交代,就算是活着回去也必定被拿掉了“庇护者”的头衔,邓国有好几位强大七境,早就等着接替他们,等的都不耐烦了。
    况且除了去追那贼子,他们还能怎么办?难道说留下来继续和两尊神兽分身战斗?疯了吗!
    显然就这样偃旗息鼓灰熘熘的回营,也是无法接受的选项。那样的话两位庇护者在手下中必将威信扫地,辛苦组建的势力在不久的将来会分崩离析。
    所以这一场愤怒的追击,实际上是两位庇护者一瞬间多方权衡之后做出的选择。虽然他们心里很清楚,能够从他们手中夺走镇国神器的贼子,也不是他们现在可以战胜的。
    孙大人的破虚神通十分好用,但并非无懈可击,尤其是到了七境之后,很容易被追踪。之前的百变身就曾紧追不舍,现在两位庇护者也从虚空中嗅探出一丝蛛丝马迹,带着手下强者全力追赶。
    映剑仙子很纳闷:自己堂堂七境,却为何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巴?嘴巴张开很久合不上。道兄真的把他看上的宝贝都抢走了!难道说乐观的人真的会有好运气?
    可是映剑仙子毕竟也是七境,很清楚的知道这不是“运气好”这么简单,道友用来切开煞尸身的那件法器,捆绑龚元象的“绳索”,都能证明即便是正面战斗,龚元象恐怕也不是道兄的对手!
    而且道兄的追随者,那个之前被自己认为是“不知进退”的小丫头,怎么也能从罗万术手里硬抢走镇国神器?
    至少也是高位七境!可是本仙子为什么没看出?要么是那小丫头的境界还在本仙子之上,要么就是有真正的大能,施展秘术遮蔽了她。
    映剑仙子深深看了小公主一眼:道兄带着五位追随者,如果这个小丫头乃是七境,那么其他的四位……难怪道兄很纵容他们。
    本仙子之前还曾经劝说道兄,这些追随者只是四境,能力不足,关键时候该放弃就放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羞耻而可笑啊……
    映剑仙子心中各种杂乱的念头乱冒的时候,身后忽然追来一团煊赫金光,广阔百亩,威势惊天!两位庇护者在其中气势汹汹:“贼子休走——”
    这一片百亩光云乃是两位庇护者手下五位第七大境、二十七位第六大境联手凝聚的军阵!两位庇护者居于军阵之中,终于有了和贼子一较长短的底气!
    孙大人正在摆弄斩神台和仙枢核,小公主也美滋滋的把玩着雷池镜。牵星盘也是镜子,小公主心里臭美:我果然是个小仙女呢,到手的宝物都是镜子,此乃上天安排,要照出我的绝世容颜。
    又想到绊脚石是个死胖妞,颜值上逊色本公主十万八千里,心情就更好了。
    她选择性忘记了,自己可是被那个小胖妞从氓江都司赶出来的……
    只要我觉得我赢了,那我就是赢了!
    后面两位庇护者追来,打扰了孙大人和小公主欣赏宝物的雅兴。映剑仙子主动请战:“道兄,刚才出手是否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这些追兵本仙子可以出手帮忙阻拦。”
    山之剑一共还可以发动十击,映剑仙子没信心凭借这十击打退两位庇护者,即便这两位重伤在身。仙子盼望自己山之剑一出,两位庇护者被唬住,不敢死拼自动退走。
    仙子也确实觉得,刚才抢夺宝物,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道兄和他的追随者,可能动用了某些秘术,以巨大的损耗换来对庇护者瞬间的压制。
    可没想到孙大人还是一摆手:“不必,本尊自有办法惊退他们。”仙子敏锐的注意到,道兄说的不是击退,而是惊退,莫非他也跟自己一样,想把两位庇护者唬住?
    孙大人返身迎向了追兵,负手凌空而立,鼻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哼,不知死活!”
    不得不说神阳主的卖相真的很好,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了,都觉得这是一位得道高人,会心悦诚服的尊称一声“老神仙”。
    而此时老神仙一挥手,十二座小天地碾压下来!
    轰轰轰……
    恐怖的压力让军阵光云瞬间跌落,从高空中一个斜插重重的撞在大地上,两位庇护者手下的强修再也维持不住军阵,惶恐中瑟瑟发抖。两位庇护者同样骇然:这是何等的存在,一人十二座小天地!
    在场最低也是第六大境,都能清晰的分辨出来,这十二座小天地真的是属于一个人,而并非多位七境的小天地拼凑起来。
    孙大人自己就有六座,神阳主成了孙大人的傀儡,一切都属于孙大人,他的六座小天地自然也是孙大人的。
    如果此时孙大人面对的是一些低阶修士,这一手恐吓之术反而不灵的。因为在低阶修士的印象中,六境便只能六勋,七境便只能六界。但是两位庇护者却知道,对于那些真正的天纵奇才来说,六界并非极限,为了更容易晋升第八大境,他们可能会多在七境进行积累,开辟出第七座小天地,甚至是第八座。
    天轨逆变之前,七境小天地多于六座的并不罕见。只不过天轨逆变之后,这些“传说”也渐渐散迭,后辈修士们少有听闻。可两位庇护者一定是知道的。
    这种“见多识广”,让他们明白一个人拥有十二座小天地,是多么的可怕!他们落入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认知陷阱中,何况他们本来就对孙大人颇为忌惮——人家能从自己手里硬抢走镇国神器!
    “退!”两位庇护者各自施展虚空神通,带着自己的手下狼狈逃遁。
    等他们一路逃窜回了自己的营地,才算是惊魂稍定,今天真的是损失惨重。但是面对一位拥有十二座小天地的可怕存在,手下也不能埋怨庇护者大人不战而退。
    谁敢战那才是脑子有病,不值得追随。
    于是这结果竟然变成了……各方都能接受!
    映剑仙子目瞪口呆,发现自己的下巴真的是合不上了。她和两位庇护者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我的个天,十二座小天地!
    孙大人吓退了两位庇护者,拽了一下映剑仙子,转身就走:“没见识。刚才已经告诉你了啊,这是吓唬人的。”
    映剑仙子好容易回过神来,道兄已经飞出去几百丈了,她连忙跟上,姿态已经有几分恭敬了。不管是不是只能用来吓唬人,可那是实实在在的十二座小天地!
    孙大人路上把玩着玄元浑天棍,这宝物可大可小,孙大人觉得太大了不好带,便心念一动缩成了二尺来长,随手丢给了映剑仙子:“这件战利品分给仙子,其他的归本尊和小公主了。”
    映剑仙子接住了这根棒子,总觉得有些古怪……她更不敢收:“不可。此战全凭道兄和这位……小公主出力,战利品我没资格拿。”
    她烫手一样,把二尺长的棒子赶紧还给了道兄。
    孙大人也无所谓,映剑仙子确实没有出力,而且玄元浑天棍本也不适合剑修使用。别的宝物孙大人又舍不得给,日后有别的收获,多分给她一些就是了。
    斩神台和雷池镜都是镇国神器,要知道在楚山国,镇国神器乃是仙枢臂,也就是说在中州这两件宝物比得上仙枢机的一部分!
    斩神台在龚元象的手中,轻松就能截断一条大江!不过在面对煞尸身的时候,似乎只留下了十几道伤痕,却没能造成致命的伤害,似乎远远比不上屠龙神器短剑一划就切开了煞尸身的胸膛。
    之所以会如此,一则屠龙神器掌握在二弟的须子中,二则还是那句话,术业有专攻。屠龙神器本就是专门针对真龙打造,天生就是用来对付神兽的。
    在其他的战场上,面对普通的对手,斩神台不会比屠龙神器逊色。更甚者……若是真的面对“神明”,就到了斩神台的专业领域,效果必定胜过屠龙神器!
    至于那一枚仙枢核,就更不用说了,乃是孙大人来到中州最大的收获。和之前的仙枢臂、仙枢尾乃是一套。这三件仙枢机彼此接近的时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它们之间的关联,虽然它们还不能组合在一起,却也彼此进行着能量的交换。
    孙大人感觉自己装备了这三件仙枢机之后,便是不动用其他的法宝,也能轻松击败龚元象和罗万术!孙大人心头甚至有些“贪婪”浮起,舍不得将这“心脏”交给焚丘,留下自用也很香。
    这次几件重宝,感觉跟白捡一样,孙大人格外满意,又伸头去瞧小公主手里的雷池镜。小公主甜腻腻的撒娇:“哥哥,这个送给人家好不好嘛。”
    “人家、人家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疾病,宝镜收集癖,看到了漂亮的小镜子,弄不到手的话,会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严重了可能要香消玉殒呢……”
    孙大人瞠目结舌,你为了贪墨战利品,硬生生给自己编造出一个病症!
    “不必如此……本来就打算给你的。”
    小公主是出力了,自然应该给她一些好处。而且玄元浑天棍同样不合适——玄元浑天棍也是八阶法宝,结果在三人中处处被嫌弃,法宝有灵已经抑郁了。
    小公主紧紧攥着雷池镜,跟哥哥强调:“我是真的有这病。”
    孙大人:“……”
    在三人身后,第三涧的方向上,仍旧传来隐隐的风雷声。映剑仙子露出几分疑惑几分愁容:“煞尸身恐怕已经被分食,可神兽分身为何会内斗?”
    孙大人在心中把整件事情,重新梳理了一遍,询问道:“仙子,是谁告诉你们,这些巨兽都是神兽青龙的分身?”
    这一提醒,映剑仙子勐地明悟过来:“是了,关于神兽分身的事情,全都是知命妪说的。凭借三元门在中州的威望,我们所有人,不曾有半点质疑……”
    大家来到翻龙峡之后,一步步的搜索找到了第五涧附近,然后发现了种种异常,又和不同的巨兽遭遇,知命妪便丢出了“神兽分身”的说法。
    孙大人道:“如果这些巨兽真的都是神兽的分身,那么它们彼此吞噬就说明,神兽已经没有了本体。分身厮杀,哪一个获得最终的胜利,就会重新化为神兽青龙!”
    然后孙大人话音一转:“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些巨兽根本就不是什么分身,它们就是一群强大的妖兽!知命妪在混淆视听,若是如此的话,真正的神兽青龙又在哪里?知命妪故意放出假消息,是否有什么阴谋?”
    孙大人心中想到了第五涧水底的那一具骸骨,心中暗道:“难道那才是神兽青龙?”
    映剑仙子也觉得费解:“这样多的巨兽……每一头都在八阶以上,怎么全部出现在翻龙峡之中?”
    “可以肯定的是,百变身和魔意身分食了煞尸身,已经在群兽争夺中占得了先机。接下来它们两个很可能会猎杀其他的分身。”孙大人顿了一下,看向映剑仙子:“那些不曾吞噬煞尸身的分身,想要增强力量,对抗它们两个,会怎么做呢?”
    仙子勐然反应过来,声音有些颤抖:“道兄的意思是……”
    “魔意身之前为何要诛杀修士,吞噬灵魂?这是它在增强自身的力量。而其它的分身在接下来的不利处境下,很可能也会如此做。它们会主动猎杀进入翻龙峡的修士!并且为了尽快增强力量,对抗百变身和魔意身,它们必须猎杀高阶修士,我等七境可能是它们的首要目标!”
    “我们来图谋神兽,它们也在图谋我们!”
    孙大人和映剑仙子心头凝重,对未来的血雨腥风充满了忧虑。唯独小公主,举着两面宝镜,这边照照、那边照照,这两面宝镜真是越看越喜欢,镜子里的人儿,也真是越照越漂亮呢。
    ……
    高世图并未投靠任何一位庇护者,或者说是他两边都得伺候着,谁也不敢得罪——他并非心甘情愿如此。
    开垦军团的统帅,说起来好像很威风,可是跟两位庇护者大人相比,任何一位都能从修为和权势任何一个方面,碾压的他不能反抗。
    今天第三涧的大战,高世图当然知道。两位庇护者铩羽而归,两处营地都一片沉寂,高世图两边都看望了一下,将开垦军团的最近收集的修行资源送过去一些。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趁此机会,高世图又求见两位庇护者,再次表达了自己想要投靠的意思,不出意外的又被拒绝了。
    高世图暗中冷笑而去。
    高世图和他的开垦军团,如今的处境和之前的映剑仙子类似。按说翻龙峡是他的地盘,可是两位庇护者来了之后,他立刻被边缘化了。
    并且两位庇护者都不愿意接纳他。庇护者大人手下有诸多强修,多他一个就要多分一份好处。邓国的修军序列中,开垦军团的地位一直都是最低的,高世图虽然也是第七大境,可两位庇护者也看不上他。
    两位庇护者带着国主的圣旨,他们在翻龙峡中一切需求,都交给高世图的开垦军团供应!高世图心中憋闷至极。
    开垦军团在翻龙峡中修建了战堡,高世图作为本地军团统帅,房间原本在战堡的最高层,但是几个月前,高世图忽然说自己喜欢住在院子里,于是手下的修兵们在战堡内一处空地上,为他修建了一座院子。
    高世图回来之后,简单安排了军团的事务,便回到了自己的修行静室,落下了防御阵发之后,他在蒲团上坐下来,心思一沉元神也跟着坠入大地。
    战堡有着严密的防御大阵,地面下也被封闭,并且有专用阵法时刻检查地下波动,以防妖兽土遁攻击。
    但是对于高世图来说,一切布置了如指掌,他的元神轻车熟路的避开了一切监视,不断地沉入大地之后,顺着一条地下水脉钻进了大河中,时间不长便出现在了第五涧中。
    水中的力量和寒意对他似乎毫无影响,他一路下潜到了水底,循着一条特定的线路,绕过了某些可怕的危险,出现在了一个地方。
    他一出现,便有无数深奥玄妙的符号在水中飘飞而来,宛如活物一般绕着他的元神不断游动,似乎是在做着某种检查。
    高世图一动不敢动,直到这些符号退回去,他才敢继续向前。紧接着高世图看到的,却不是孙大人所见到的那一具骸骨,而是一头真实的神兽青龙!
    青龙在此地建造了一座简朴的水宫,在水宫深处,露出几枚兽卵。
    “阁下。”高世图拜倒,和庞大的青龙神兽相比,高世图的元神显得无比渺小谦卑。青龙神兽的声音在他的心中响起:“何事?”
    高世图把今天第三涧的战斗说了:“小人去第三涧查看过了,煞尸身已被分食。”
    青龙发出了一声不满的低吼,悠长回荡,随后才说道:“这些蠢货,到现在才完成了一杀。”
    “你做的不错,回去吧,答应你的东西,你会得到。一切按计划行事,盯紧他们!”
    “小人遵命。”
    高世图的元神原路回到了肉身中,坐在蒲团上凝眉思索片刻,又取出了离天宗主的联络灵符,可是灵符仍旧没有回应,高世图叹息一声:“怕是……陨落了。”
    高世图将自己的朋友们又梳理了一遍,最终还是摇头:“罢了,除了离天宗主之外,其他人皆不可靠。将他们招来,反而会坏事。”
    他又恼怒的抱怨:“魔意身那蠢货,不去找庇护者的麻烦,怎么把本将军的手下杀光了!”
    在高世图的院子门外,站着两名卫兵,和往常一样在高将军修炼的时候忠诚值守。他们在等待机会,只要高世图离开,便会立刻开始破解小院的阵法。
    这阵法乃是高世图亲手布置,稍有不慎便会被他察觉,所以两人十分小心谨慎。
    开垦军团在翻龙峡中进行“资源采集”,每天有大批的修兵进出战堡,不需要映剑仙子出面,孙大人轻而易举的就用《十鬼魔心》之法,控制了好几位修兵。
    离天宗主是高世图叫来的,高世图又提供了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情报”,孙大人又怎么可能不调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