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言情 > 小皇叔腹黑又难缠 > 第246章 你才去死!你全家都去死!
    周莲的话,江九和余辉都在外听着,拦住柳轻絮动手,也是怕她气大伤肝把自己折腾到。何况周莲外表是个女人,实则内心是个男人,让王妃骑在这么一个半男半女的人身上,属实不太好看。
    不过王妃吩咐做事,他们可是乐意的。
    余辉从裤管里抽出匕首,蹲到周莲跟前。
    手起刀落,利落果决,直接给周莲脸上刻了个‘x’。
    柳轻絮还捏着拳头,根本没消到气,甚至恨不得立马把周莲剁成一块一块。可她也知道,周莲暂时不能死,她不但跟舞毒有联系,在绑架十皇子一事上,还证明她同宫里的那位也搭上线了!
    在弄死周莲之前,怎么也要从她嘴里撬点东西出来!
    宫里那位他们不惧,他们在乎的是毒王……也就是舞毒的下落!
    江九突然提议,“王妃,这周莲偏执成狂,想必从她嘴里撬不出什么,何不用另一种方式把舞毒引出来?”
    柳轻絮立马朝他看去,从他眼神中猜到了他所提的‘方式’,“你是说找人易容成她的模样?”
    江九摸了摸后脑勺,“属下不擅长易容术,手法有些粗劣,很容易被人识破,不过属下想试试。”
    柳轻絮摇头,“就算易容成功了,我们也不知道周莲是如何与对方联系的。如果对方联系周莲,而我们的人对不上暗号,那对方也会起疑心,反而打草惊蛇。”
    江九想了想,觉得她说得在理。
    余辉还蹲在地上,突然回头看他们,“王妃,周莲不是要凤阳镜吗?我们何不拿凤阳镜与她做交易?”
    柳轻絮眸光顿然闪亮。
    对啊,她怎么就把凤阳镜给忘了呢!
    “行,就这么办!”
    “王妃。”轻柔的嗓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柳轻絮朝门口看去,忙招手唤道,“月香,快进来。”
    江九双脚不由得朝门口走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月香道,“我听景胜和秀姑说,这人的易容术属实罕见,心中不免好奇,所以过来看看。”
    江九朝柳轻絮看去,见她对自己点了点头,这才回月香,“她用的的确不是寻常的易容术,而是人皮。”
    闻言,月香眼中露出惊骇,“人……人皮?”
    江九将她带到周莲身边,蹲下后,与她认真说明起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术,这张人皮脸已经同她的肌肤彻底融合,难怪之前我怎么都卸不掉她的易容。”
    月香盯着周莲的脸,无比揪心,“能使这样的邪术,可见周莲背后之人有多厉害!”顿了一下,她看向柳轻絮,“王妃,依奴婢看,此事还是别告诉秀姑,她姑母被害,对她来说已是打击,若是她知道自己姑母死后还被人剖皮,只怕她更加接受不了。”
    “嗯。”对于这事,柳轻絮也有考虑过。
    “王妃,你们不是去阳明峰了吗?”月香起身,好奇地问道。
    柳轻絮笑了笑,“我们是准备去阳明峰的,虽然柳元茵的话不可信,但我们也是真的想抓住苗子。只是出了王府不久,我们始终有些不安,想着去阳明峰的时间还早,所以就折返了回来。没想到这一回来,收获如此之大!”
    月香忍不住感慨,“幸好你们折返回来了,不然这一府的人怕是真的都要掉脑袋。”
    柳轻絮上前搂了搂她,“让大伙累了一晚上,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月香赶忙打断她,“王妃,您千万别这么说,本来就是我们失职,没及早的发现阮姑婆是周莲冒充的,才导致十皇子他们被劫。论罪,我们是该受罚的。幸好你们折返回来把十皇子救下,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柳轻絮哥俩好的拍着她肩,“等把那些糟心的人和事解决完后,我给大伙放假,让大伙吃吃喝喝好好的疯玩几日!”
    月香嘴角抽了抽,“……”
    她一直觉得平阳公主的性子就够洒脱够豪迈了,到了瑧王府才发现,王妃不拘小节起来那才真叫人凌乱。
    看着她在柳轻絮勾肩搭背下凌乱无措的样子,江九上前把她的手握住,然后往自己身边拉。
    “王妃,属下还有点事想同月香说。”
    柳轻絮看了看自己搭空的胳膊,再看看他们握在一起的手,顿时忍不住笑侃,“哟,占有欲这么强啊!”
    江九和月香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红了脸。
    可江九握着月香的手没放,拉着她就往外跑。
    “呵呵……”柳轻絮笑得不行,还扭头朝余辉说道,“你看江九多争气,说娶媳妇就娶媳妇,你啥时也找个媳妇回来?”
    余辉一脸哭相,“王妃,属下也想啊,可是去哪找啊?”这一个个成双成对的,他早都看不下眼了!
    “呃……”柳轻絮打趣归打趣,可认真考虑起余辉的婚事来,她也真为难了,“那个,这么多年了,你就没中意的姑娘?”
    余辉黝黑的脸比平日里更黑了一层,“王妃,属下觉得您就是拿属下寻开心的!属下打小跟着王爷,王爷从来不近女色,您说属下有机会接近女人吗?”
    柳轻絮摸着鼻子干笑,“呵呵!你也别气馁,等你遇见喜欢的,大不了我帮你抢回来。”
    余辉汗,“……”
    他只是羡慕江九,也想像江九那样有个媳妇而已,怎么说得好像他没人要只能靠手段才能拥有女人?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长得也不差啊,就是黑了点而已,而且跟江九比起来,他可比江九有情调。江九这愣头小白脸都有人要了,凭什么他还单着?
    ……
    周莲一醒来就又嚎叫又咒骂,“柳笑笑,你个臭婊子,老子做鬼也要弄死你!”
    之前被暴揍成猪头,这会儿哪哪都疼。特别是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更让他难以接受。
    可惜此刻他被绑在木桩子上,摸不到自己的伤,只能叫骂着发泄满腔的愤怒和仇恨。
    “贱人!你这个贱人!等老子出去,老子一定找几十个男人l了你!”
    余辉握着匕首上前,满身杀气的喝道,“闭嘴!你再敢辱骂我们王妃半句,我现在就割了你舌头!”
    他是真想一刀捅了周莲,立马让他归西。可王妃事前就提醒了他,说这人脏话连篇,不管听到他说什么都别动怒。
    看着他眼中释放出来的杀意,周莲抿紧了唇。
    但因为愤怒和仇恨,他仍旧直着脖子,满眼的狰狞,如被困的恶兽死死瞪着他们。
    反观柳轻絮,坐在小几边,悠然地喝着茶,就像看猴一样欣赏着周莲的惨样。
    “你、你到底想怎样?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周莲歇了片刻,又受不了她那般富贵悠然。
    柳轻絮对门外打了个响指。
    很快,江九从门外进来。
    手中捧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
    柳轻絮接过铁盒,放小几上,一言不发地打开,并将盒子里的东西转向他,让他能看清楚。
    “凤阳镜!”周莲激动地叫道,两眼都快凸出来了。
    柳轻絮可不仅仅是想拿凤阳镜诱惑他,还有一件事她想确认……
    看着周莲激动无比的样子,她心中顿然有了答案。
    而这答案也让她很是惊讶。
    府里丢失了三面凤阳镜,虽然都是假的,但好像无人能辨出真伪。燕容熙手中那一面,她故意给了提示,他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手中的凤阳镜是假的了。
    而另一面在柳元茵那里。如果苗子真的追杀她,那说明苗子那边也没起疑。
    剩下的那一面在楚坤砺那里。他们夫妻一直忍着没找楚坤砺说事,就是想看看楚坤砺究竟想耍什么花样。
    周莲跟毒王,也就是舞毒有来往。
    而这一次十皇子被劫一事又证明周莲与苏皇后母子有联系。
    这也间接的证明了苏皇后母子暗中一直与毒王勾结!
    这三边的关系算是明确了。
    可让她惊讶的是,周莲看到凤阳镜的反应,好像并不知道瑧王府丢失过凤阳镜!
    赤冥的弟子不是以他为尊吗?有人拿到凤阳镜居然都不告诉他?
    呵!
    这可真是好笑了!
    “周莲,凤阳镜就在这里,你想要吗?”她嚼着笑问道。
    “柳笑笑,你想做什么,直接说吧!”周莲瞪凸的眼珠子转向她。
    “我也不做什么,就看你爽快不爽快了。只要你告诉我舞毒的下落,我不但可以放了你,还会把这凤阳镜送给你。”
    “你有这么好心?”周莲又盯着那铁盒子里的东西,咽了咽口水后,激动的情绪突然平静下来,哼道,“谁知道这凤阳镜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我也没试过,毕竟我没想过要回去。”柳轻絮耸了耸肩,然后反问他,“当然,你要是觉得我拿假的糊弄你,那我便把它还给我家王爷。要知道,他可宝贝这镜子了,要不是看在我生了两个孩子的份上,我家王爷才舍不得拿出来呢!”
    说完,她当真把铁盒盖上,然后作势要交给江九。
    见状,周莲急声叫骂起来,“你tm给老子放下!”
    柳轻絮眸子暗转,心下更是笃定了。
    果然,其他人都没把凤阳镜的事告诉过他!不论真假,都瞒着他的!
    仔细一想,她似乎也能理解。
    传言凤阳镜与宝藏密切相关,谁拿到凤阳镜会傻傻地交出去?
    她对江九挥了挥手。
    江九又退到身后。
    柳轻絮双手放在铁盒子上,笑问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与我做这笔交易了?”
    “我……我……”周莲死死地瞪着她双手,但说话却吞吐起来,甚至眼中还露出恐惧的神色。
    “嗯?”柳轻絮有些看不懂了。
    “我不能说……”周莲咬着牙,“说了会死!”
    “?!”
    柳轻絮忍不住拧眉。
    余辉和江九在旁边同样直皱眉头。
    余辉忍不住拿匕首在他面前挥了挥,“你不说,也同样会死!”
    周莲直起脖子冲他骂道,“老子说了实话现在就能毙命,你知道什么叫蛊虫吗?不知道就给老子滚一边去!”
    他这番骂声一出,柳轻絮他们都忍不住目瞪口呆。
    周莲以为他们不信自己的话,激动地道,“你们爱信不信,反正老子说不得,其他种了蛊虫的人也说不得,说了立马就死!”
    蛊虫……
    真的假的?
    柳轻絮下意识朝江九看去。
    可江九脸上失血,显然也是被周莲的话吓到了。
    接受到她的眼神,江九揪着眉轻轻的摇头。
    他跟着师父学的都是医术,治病解毒还行,解蛊……
    他不会啊!
    柳轻絮起身,黑着脸走向周莲,绕着他来回走了两圈,突然道,“周莲,咱们打个商量,行不?”
    “商量什么?”周莲满眼戒备的瞪着她。
    “你拿凤阳镜不就是为了回二十一世纪吗?就算你回去,也只是灵魂脱壳回去,身体还是会留在这里的。不如你自行了结,死了不就能回去了?你做下这么多恶事,按这里的律法,砍你十次脑袋都不够你赎罪的。你就行行好,直接告诉我们舞毒的下落,也当你将功补过了。”
    “你!”周莲差点吐血,破口大骂道,“老子是凤阳镜带来这里的,只有凤阳镜能带我回去!你让老子自行了结,是想老子做孤身野鬼?老子告诉你,门都没有!老子就算死,也要拉你当垫背!”
    面对他大骂,柳轻絮也不生气,摸着下巴,很认真的同他说道,“就算凤阳镜带着你灵魂回去,你能保证那边还有你的躯体?你都穿越过来这么久了,躯体怕是早就被人火化了!”
    “……!”周莲张着嘴,突然说不出话来。
    “你就行行好吧,反正横竖都是死,你要是交代出舞毒的下落,等你死了,我还能给你立个牌位,你也不至于做孤魂野鬼。”
    “你才去死!你全家都去死!”
    “周莲,你敢再骂一句试试!”柳轻絮猛地沉了脸。
    “骂你又怎样?你把老子害得这么惨,现在又把老子搞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老子告诉你,老子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老子都要想办法弄死你!”
    “是我害的你吗?”柳轻絮被骂笑了,当然,是冷笑,“你伙同那些人做下的恶事,需要我一件件数给你听?难不成是我逼你去做的?还有你所谓的蛊虫,难不成也要算到我头上?”